加嬭编钟铭文初议

发表于2019年-10月-20日  0条评论 

付振起(中国室内装饰协会)

夜读《加嬭编钟铭文》[1],或有所得。共得几处意见,与师长学友共同探讨。

(1)余,文王之孙,穆之元子,之邦于曾。

整理者以为这里所说的是周文王的孙子,穆侯的长子。笔者结合加嬭之邦于曾,即前往曾国分析,加上后面加嬭自述内容分析来看。文王之孙,穆之元子,实际所指可能为楚国世系。根据《史记·楚世家》等史料记载来看,我们易知“楚文王—楚庄(堵)敖—楚成王—楚穆王—楚庄王”的这个传承世系。加嬭说自己是文王之孙,穆之元子,结合楚世系来看,她应该和楚庄王是姐弟关系,她为长姐。后来楚曾联姻,她嫁给了曾侯。那么,后续内容就很明析了。

(2)余非敢作闻(婚)

此处第五字,整理者读为“耻”字,与第三字作“怍”相呼应。笔者以为非。此字从耳从鬼,字形上如为(闻、昏、婚)字近似,我以为当婚字为是。如图例:

从上图可以看出,铭文中的“闻”突出了“耳”的字素。加嬭钟此字作“闻”通“婚”,当无疑。而且如此,则与上述介绍自己家室显得更自然紧密些。大意就是,作为文王孙子(女),穆王长子(女),我不敢擅自婚嫁。

(3)楚即为彳弋(辶弋)

“辶弋”多见于黄组类田猎甲骨卜辞中,如合集36394、36395、36396[3]等,作为“行”的意思。

此处的“彳弋”,整理者作“忒”。余以为当为“辶弋”,与甲骨卜辞同样用法,作行解,即本篇中说的是楚国与曾国联姻之事。意思就是(后来)楚国与曾国达成联姻之行。

(4)吾徕匹之

匹,从上文来看,匹并非为整理者所作的“敌对”之意,笔者以为当为匹配,匹对之意,即《尔雅·释诂》“匹,合也”,《广韵》“配也,合也,二也”。

本处衔接上文之意,就是楚曾两国达成联姻成行后,我嫁到了曾国。

(5)密臧我猷,大命毋改。

笔者以为,此处密臧当作“密藏”,即是说心中暗藏谋略,受天应命而不改。从这里可以看出加嬭这个生活在公元前七世纪到六世纪当楚穆王、楚庄王时期的女政治家,其有着不输于男性诸侯的气魄和智慧。

(6)余浼小子

(7)结语

笔者综上分析认为,该篇铭文打破了以往男性贵族记录先祖和自己事迹的记录,给我们留下的是一个类似后来汉唐时期“吕后”、“武后”的女性人物,对于我们研究春秋战国时期的南方地区的政治生态和政治文化,具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完稿写于9.11晚

(联系邮箱:458785746@qq.com)


[1]  郭长江、李晓杨、凡国栋、陈虎:《嬭加编钟铭文的初步释读》,《江汉考古》2019年第3期.

[2] 容庚著,张振林、马国权摹补:《金文编》,中华书局,1985.

[3] 郭沫若主编:《甲骨文合集》,中华书局,1978-1982.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