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絜博士发表《应公鼎铭与西周宗法》

发表于2009年-1月-14日  2条评论 

撰稿:刘源(中国社会科学院 历史研究所)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发表了一组“新出金文与西周历史”专栏文章,包括朱凤瀚教授《卫簋与伯si诸器》(第1~7页)、陈絜博士《应公鼎铭与西周宗法》(第8~17页)、何景成博士《论西周王朝政府的僚友组织》(第18~25页)、韩巍博士《单逑诸器铭文习语的时代特点和断代意义》(第26~33页)等4篇论文。本站将分别给予简略介绍。

陈絜博士《应公鼎与西周宗法》一文主要提出如下观点:(1)器铭中的yinggongding_dao是一个字,该字从鼎簟声,可读如稻,是一个祭祀动词,有用鼎等礼器盛放稻粱,祭祀祖神之义。珷是西周武王专用字,“珷帝日丁”的先祖名号类似“文父日乙”等金文中称谓,其例甚多;珷帝即周武王,帝字可理解为二戴《礼》所谓庙号之“帝”。(2)应公鼎铭文中的“珷帝日丁”说明西周晚期应国曾行日名之制,但这一现象只能解释为西周晚期应国某一代国君的个别之举,不能证明应国始终实行日名制,也证明不了姬周王室有类似的习俗。(3)应公鼎所见西周晚期应国国君作器祭祀武王的现象,说明“诸侯不敢祖天子,大夫不敢祖诸侯”之类君统与宗统的隔断说,与春秋中期以前的实际情况不符。西周时期乃至春秋中期以前,在大小宗之间的祭祀体系中,必有一位祖神是重合的。该文对于应公鼎的年代,甲骨文金文中“帝”字的内涵也多有阐发,此不详细介绍,建议大家阅读原文。

应公鼎

应公鼎(M8:33)

应公鼎铭文拓片


Related Post

共 2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应公鼎铭文公布近两年了,大家都据此谈论“周人不用日名说”是否还成立与否的问题。陈絜博士此文实事求是地指出应公鼎铭文中珷帝日丁不过是个别现象,不足以完全否定周人不用日名说,其看法是中肯的。这篇文章篇幅较长,论证全面深入,是研究应公鼎的一篇力作。


  • 有深度,需要研究研究啊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