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凤瀚教授撰文讨论伯从父簋

发表于2008年-10月-20日  2条评论 

中国古文字研究会、吉大古文字研究室《古文字研究》二十七辑(中华书局2008年9月)上发表了朱凤瀚教授《由伯父簋铭再论周厉王征淮夷》一文(第192至199页),介绍了中国文物咨询中心征集的一件伯父簋。此簋铭文与周厉王征伐南淮夷有关,比较重要。此前清华大学李学勤教授也撰稿讨论过此篇金文(《谈西周厉王时器伯父簋》,《安作璋先生史学研究六十周年纪念文集》,齐鲁书社2007年11月),称该器有甲、乙两件,甲器器盖皆存,但仅见过照片,乙器仅存器身,配以形制、纹饰相似但铭文不同的器盖。李文未刊铭文照片、铭文拓本及器形。故朱文为首次发表伯父簋及其铭文照片、拓本及乙器盖铭照片及其拓本。

朱凤瀚先生文章也认为,综合器形、纹饰和铭文内容来看,该器为厉王时物。并谈了铭文释读中的几个问题,重点讨论了“服子”称谓之来由,及南淮夷所居 的中心区域问题。他联系宗周钟、翏生盨、噩侯鼎等器铭文,提出“服子”之义可能有如下之意,即南淮夷被征服后历来履行向西周王朝贡纳布帛、谷物、人(奴 隶)及貯的义务,以此来服事西周王朝之附庸;厉王时期,南淮夷活动之中心区域在江苏西北部,淮泗交汇处,今洪泽湖周边地区。

父簋及铭文照片

父簋铭文拓本

宗周钟铭文(《集成》260—1)

Related Post

共 2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