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厚宣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在历史所举行

发表于2011年-12月-17日  0条评论 

HuHou-xuan

胡厚宣先生(1911-1995)

2011年12月15日上午,“胡厚宣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在历史所举行。会议由王震中副所长主持。中国古文字学、先秦史学界的专家学者、安阳代表、《甲骨文合集》编辑组成员、历史所同仁等70余人参加了此次纪念活动。

历史所卜宪群所长首先致辞,高度评价了胡厚宣先生开创历史所甲骨学殷商史学科并使之发展壮大的学术贡献。杨珍副所长宣读了吴振武、陈伟武、黄锡全、彭裕商、郭平英等先生的贺电。与会专者学者、来宾也分别发言,缅怀胡厚宣先生的道德文章。

宋镇豪先生说,胡厚宣先生一生发表甲骨著录书16种,论文160余篇,搜集甲骨1万4千余片、拓片1万多张,成就斐然,概括说来在三个方面:即甲骨的收集和著录、甲骨学殷商史的研究及将甲骨学推广到海内外的功绩。胡先生治学重视新材料,曾说:我写文章,必有别人未见的材料。又重视专精的研究,曾说:写书容易,而论文不易。故他的成果得到学界认可和推重,徐中舒先生曾说平生膺服三人:海宁王静安、南阳董彦堂、望都胡厚宣。

李学勤先生的发言,主张从20世纪学术史的角度看待胡厚宣先生的成绩。胡先生可称得上是20世纪甲骨学前50年的总结者,後50年之带头人。他所写的《殷墟发掘》、《五十年甲骨文发现的总结》、《甲骨学五十年论著目》等书,在20世纪50年代推广甲骨学发挥了很大作用。因为董作宾先生的《甲骨学五十年》《六十年》当时还未出版,而且中国大陆也看不到;而陈梦家先生的《殷虚卜辞综述》则更多是向前看。李先生说,胡先生把平生全部精力、惊人的毅力都投入甲骨学、殷商史的研究,很让人敬佩。他回忆张政烺先生曾说:“我们(张先生自称)虽然念了些书,但只有胡先生才是真正的专家。”最後,李先生赞叹《甲骨文合集》编辑组的团队精神,肯定《合集》是精深的学术研究巨著,认为新出版的11卷《商代史》就是《合集》为基础而产生的成就。

张坚先生(安阳文联主席)代表安阳各界发言,他回忆了胡先生对安阳的深厚感情,及对安阳考古、文博事业的大力支持。

朱凤瀚先生说,他们那一辈学者年轻时学习甲骨学,首先阅读的就是胡厚宣先生的著作,他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殷墟发掘》。谈到胡先生的学术贡献,他说胡先生实际上是“甲骨学”的奠基人,一方面表现在他利用甲骨刻辞开展商史专题研究,如他的《甲骨学商史论丛》即便放在今天,也是先进的;一方面表现在他结合卜法拓宽甲骨学的研究,如考察“五种记事刻辞”。胡先生的文风,力求资料全面、解释细致、语言平实、论证明白,在今天仍值得大力提倡。朱先生认为,胡先生之所以取得如此高的成就,与他的学历背景和学术经历是分不开的,胡先生在北大读书时即加入潜社,点校三礼注疏,毕业後又去史语所工作,主持了著名的M1004大墓发掘,并参与整理YH127甲骨坑的材料,故他并非走的是单一书斋学者的道路,能把考古工作实际经验与治学相结合。朱先生还回忆自己1990破格评为教授,胡厚宣先生写信祝贺,让当时身为“後学小子”的他深为感动。他说,与胡先生接触,感动他非常平易近人,虚怀若谷,今天的专家学者也应仿效这种提携後学的道德风范。

刘一曼先生说,就她个人接触、交往,胡先生对甲骨新发现的关注给她留下很深印象。1994年,纪念甲骨文发现95周年学术讨论会在安阳召开,当天下午胡先生就前往考古所安阳工作站参观1991年发现的花东H3甲骨,他看了23版,约一个钟头,认为刘一曼先生指出花东H3甲骨字体虽有“晚期”特征,但出土于早期地层的观点是正确的,使刘先生受到鼓励。胡先生还指出H3甲骨文虽然和五期一样用单刀契刻,但字形不一样;H3与YH127坑甲骨有相近之处,如都有甲桥刻辞、涂朱、涂墨等,但字体风格不同。最後,他嘱刘先生认真整理H3甲骨,并尽快发表。刘先生又提及,1992年张政烺先生也来安阳看过H3甲骨照片,也认为非常重要。关于胡先生的治学方法,刘先生谈了两点:一是他搜集材料非常全面,统计完备、分析细致,这与今天有些学者学风浮躁,只看部分材料就写文章的做法不同;二是胡先生注意甲骨文与考古材料相结合,如《殷代的刖刑》一文引用1972年后冈H16小墓二层平殉葬的刖足奴隶资料,撰写《中国奴隶社会的人殉和人祭》一文也引用了丰富的考古资料。

王宇信先生回忆了胡厚宣先生对後学的教诲和奖掖,并强调胡先生在培养安阳甲骨学人才方面的贡献,及创建殷商文化学会过程付出的辛劳。他说,胡先生使学术走出象牙塔,与社会生活结合在一起。

孟世凯先生回忆了胡厚宣先生在编辑《甲骨文合集》过程中两件事。一是1965年7月25日,在济南看完山东博物馆甲骨後,他陪胡先生坐火车去济宁,由于事故夜里11点才到,济宁招待所不愿接待,最後只好服务员房,尽管胡先生腿不好,仍须下楼上厕所。次日早餐,2角钱一份,只有稀饭和玉米面贴饼子,还吃不饱。但胡先生并不抱怨,他自谓生于农家,不怕吃苦。二是1973年《合集》组从干校返回历史所,工作仍无法顺利开展。1973年5月22日,胡先生写信给郭老,最终使《合集》列为国家项目,定在中华书局出版,工作才又走上阳光大道。

齐文心先生回忆了胡厚宣先生作为老师,对自己的宽容和关爱的种种往事。如1965年去青岛拓甲骨,胡先生奖励吃德国西餐;天津王襄先生甲骨曾拿到胡先生家,胡先生一片片给她讲解;胡先生利用业余时间带她去琉璃厂选书等等。

林小安先生发言,强调胡先生除了爱幼,还很“敬老”,曾多次去医院看望顾颉刚先生。对于历组卜辞的时代,胡先生曾回复徐中舒先生,不主张提前。对于新材料,胡先生也很慎重,如他和张政烺先生都未参加“丁公陶文”笔谈。

纪念会上,胡厚宣先生的公子胡振宇先生也发言并向与会学者、来宾致谢,并接受了安阳师院甲骨文研究中心赠送的礼物。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