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史料研读班”第八期简讯

发表于2010年-1月-22日  1条评论 

下田诚博士讲演现场之一

下田诚博士讲演现场之二.jpg

插图:下田诚博士(上排右一操作电脑者)讲演现场

2009年12月18日,先秦史料研读班进行了第八次活动,主讲人为日本学习院大学文学部助教、中国社科院历史所访问学者下田诚博士,他讲演的题目是《中国古代国家形成与青铜兵器》。此次活动由宋镇豪研究员主持,参加人员有苏辉先生、先秦史研究室科研人员及本室研究生。

下田诚博士为讲演准备了充分的材料,包括讲演PPT的打印装订本、三篇新发表论文复印件、苏辉硕士学位论文《秦、三晋纪年兵器研究》中讨论三晋纪年铜戈型式部分的复印件,PPT装订本中附有“战国韩国国都郑县制造的青铜兵器铭文”、“郑县的令”、“花房卓尔《春秋时代·晋の军制——三军の人事构成》”、“战国韩国地方制造的青铜兵器铭文”、“韩国地方的令”等资料,给听众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他的讲演分为两部分,一是回顾战国兵器研究的学术史,在研究战国兵器铭文的目的方面,赞成陈絜《商周金文》一书提出“金文资料史料化和古史重构”。二是讲演的重点,即韩国兵器研究——新式官僚制形成过程。下田博士以1971年11郑韩故城出土的青铜兵器为中心,通过对兵器铭文中官名(令、司寇)和人名的考察,讨论了战国时新式官僚制度的形成及其特点,他的观点是,虽然韩国已实行官员不世袭的新式官僚制度,但韩氏宗亲王族(韩氏)及姻亲赵氏仍是新式县制和官制的骨干分子。此外,他还介绍了韩国兵器铭文的特点(如铸款、刻款、先铸后刻、界格等),并花了较大精力来讨论编年问题。

讲演结束后,宋镇豪研究员主持了讨论,他说战国刻铭兵器乃至先秦有铭兵器的研究方兴未艾,韩国有铭兵器的研究重点还是材料的整理、发表,郑韩故城出土170多件有铭兵器中,已公布材料不足30件,还有大量的整理工作要做。先秦有铭兵器最早出现于西周早期后段,见于洛阳出土的墨书题铭,目前私人收藏者较多,“史料化”研究要在辨伪、文字释读、编年断代等方面开展。战国有铭兵器研究,还可扩大,综合考察中山、秦、燕、齐、吴、楚等国材料。先秦兵器研究也大有可为,如可编纂《殷墟兵器图录》等书。王震中研究员建议研究兵器刻辞,要加强古文字学素养。王泽文副研究员认为下田博士将前人相关论著按年代编排,可反映出学术发展历程,很便于读者;他还提出兵器铭文的纪年能否提供三晋历法研究的线索及能否对战国年表进行修订这一问题。

下田诚博士回答了听众提出的“冶”、“image库”之image的释读问题,他也认为郑韓故城出土有铭兵器这批探讨战国新官制的最好材料,其研究之重点是进一步整理与公布相关材料,并希望能参与到整理工作中去。

宋镇豪研究员最后总结说,“先秦史料研读班”2009年活动丰富多彩,视野开阔,希望明年还能继续朝此方向开展,使大家能有收获,有提高。

Related Post

已有1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这类研究的确是要以古文字的正确释读为先决条件的。这则简讯中提到现场有人问到了“止土”(上止下土)一字的释读问题,不知下田诚博士是否可以在本简讯后面附上该字的拓片,让更多人可以学习、讨论。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