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史料研读班”第二期简讯

发表于2009年-8月-22日  9条评论 

2009年8月21日上午9:30至12:00,历史研究所先秦史研究室进行“先秦史料研读班”第2期。全室同仁、访问学者、研究生等15人参加了这次学术活动。本次“研读班”由赵鹏博士主讲,有两项内容:一是介绍“甲骨缀合成果汇总”工作情况;二是讨论殷墟卜辞中两种写法的“雀”字是否同一人。

dushuban_no2_01_small

图一、宋镇豪先生发言

dushuban_no2_02_small

图二、赵鹏博士(右一)在作学术报告

赵鹏博士整理甲骨缀合成果的做法是,将《甲骨文合集》出版以前与出版之后分为两大部分,分别整理。她特别提到本室前辈桂琼英先生在甲骨缀合领域的贡献,同时也对近年来青年学者在甲骨缀合方面的突出成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关于两种写法的“雀”字是否同一人的问题(一种是“隹”上三点;一种是“隹”上有一竖笔相连,竖笔旁有外撇的两点),赵鹏博士从字体分类和卜辞事类两个方面进行了考察,发现两种写法与不同的组和事类之间有一关系。她推测可能一种雀指人名,一种雀指国族名。

宋镇豪研究员肯定了赵鹏博士在甲骨缀合汇总工作方面的成绩。他认为“雀”字的两种写法,或无深义,可能是刻手求字形变化所为;通过字体分类来考察“雀”字不同写法的分布规律,还是很有意义的;但相关卜辞的事类不必硬分到两种写法的“雀”字名下。卜辞中人、族、地名往往合一,“雀”也存在此种情况,过去研究雀的活动和地望的文章有白川静《殷代雄族考》、李学勤《商代的南土》等,可以参看。对于桂琼英先生对甲骨缀合工作的突出贡献,宋先生也表示钦佩,希望她的成果能早日整理出版。

讨论会后,我们找到殷墟M1001出土角刻文字材料“亚雀”,此当为官名,其“雀”字的“隹”上的中点亦为相连的一竖笔。

Related Post

共 9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關於“雀(上从“小”)”、“雀*(上从豎兩邊分書兩向外弧線)”是否爲一個字,其實還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我們之前的整理大概認為兩字形是一個字。從甲骨文字體分類角度來看,賓組一類中用“雀”形較多,其他類用“雀*”形較多。從語義所指的角度來看,確指是人名的用“雀”形較多,可能指族地名的用“雀*”形較多。兩個字究竟是一字異寫,還是不同的兩個字;所指究竟是一個人的名字,還是不同的兩給人——這是很重要的問題。請各位學者指教!


  • :shy: 不好意思啊,上面倒數第二句話漏掉一個字,寫錯一個字。應該為“兩個字形究竟是一字異寫,還是不同的兩個字;所指究竟是一個人的名字,還是不同的兩個人——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 除极少辞例或可一议外,大部分辞例看不出所谓“究竟是一個人的名字,還是不同的兩個人——這是很重要的問題。”研究卜辞,不能如此作秀吧。


  • @振宏
    这个问题的提出,是因为确有两种写法的“雀”字在一条卜辞之中的例子。正是由于有这样的例子,对相关辞例做一考察,还是有必要的。呵呵,批评别人也不能作秀吧。


  • 希望能早点读到您关于雀方面的文章,这点雨无正先生也很关心,呵呵


  • 能注意到如此细微的差别,值得钦佩!不管就目前的辞例来看,两字形用法有无差别,都应该引起注意。如果今后还不断有这样含“雀”的甲骨材料出土,用法仍无别。宋镇豪先生的说法或许可以考虑。


  • “雀”(“雀*”)在甲骨文中主要見於師賓兼類、賓組一類、典賓類、師歷兼類、“有”類、子組、非王圓體類、非王劣體類卜辭,因此我們基本可以斷定“雀”(“雀*”)的主要活動時期應該是在武丁中晚期。“雀”(“雀*”)所在卜辭內容有一定數量涉及到“祭祀”、“征伐”,此外也涉及到田獵、農業、納貢等內容。當然“雀入若干”也是記事刻辭中較為重要的一部份內容。商王也比較關心“雀”(“雀*”)的疾患。因此我們可以進一步說“雀”(“雀*”)是武丁中晚期的一個比較重要的部族,“雀”(“雀*”)在當時有著較高的社會地位。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弄清楚“雀”、“雀*”究竟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應該還是比較重要的。


  • @布衣山水
    赞成


  • :shy: 應該是“師賓間類”、“師歷間類”。汗!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