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甲骨輯佚—安陽民間藏甲骨》328辨偽

发表于2009年-7月-19日  9条评论 

【首發】齊航福(1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生 2河南省社科院歷史與考古所)

編者按:經蔡哲茂先生提示,齊航福先生此則辨偽已經由朱歧祥先生在〈甲骨文辨偽一則〉一文中揭示,見張玉金主編《出土文獻語言研究》(2006年廣東教育出版社)。屬於不謀而和。這里保留齊航福先生的文章,也提醒學友注意朱歧祥先生的大作。

2009年7月28日

为搜集無名類卜辭中與雙賓語結構有關的新材料,筆者近日研讀《殷墟甲骨輯佚—安陽民間藏甲骨》[1]時,發現其中第328片可能是偽刻的片子。由于無法看到原材料,這里我們只能說出自己的想法,并盡可能地給出合理的解釋。不妥之處,還望師友指正。

clip_image002

【圖一】《輯佚》328

image  image

【圖二】《小屯南地甲骨》2345全圖及局部截圖[2]

疑為偽刻的理由:

1、部分字形罕見。如“惠”字作clip_image002[5],而無名類中常見寫法是作clip_image004,下部底座是三角形。又如“祝”字作clip_image006,而無名類常見作clip_image008

2、貞問內容怪異。如“又丁止”,依據原辭例,“丁”有兩種可能的解釋:或為人名,是因為他的“止(趾)”有疾,所以要舉行祭祀來禳疾;或為神名,指名“丁”的祖先。因為無名類中沒有見到過單獨稱為“丁”的祖先神,而且“又+神名賓語+原因賓語”式的雙賓語結構還從未出現過,所以后一種解釋基本可以排除。 如果是前一種解釋,祭祀動詞往往是使用“禦”,而不是“又”,所以這種解釋也很是可疑。

較為可靠的是,我們找到了《屯南》2345,《輯佚》328極有可能就是據這一版而作偽。

《輯佚》328和《屯南》2345兩版一為左胛骨、一為右甲骨。行款上一為下行而左,一為下行而右。乍一看,它們應該是“同對卜辭”[3]。據我們了解,一般情況下“同對卜辭”上的字形和書體應該是一致的。但是,很明顯,這兩版上的好多字相差不少,尤其是“惠”和“祝”二字。屯南屬于科學發掘品,它上面的“惠”和“祝”二字都是無名類中常見的寫法,不會是偽刻。這樣看來,《輯佚》328就很是可疑了。

《屯南》2345中有“又正”二字,卜辭中常常可以見到。由于作偽者對卜辭辭例不太熟悉,所以誤把其中的“正”當作“丁止”兩個字來看了,所以這就有了《輯佚》328中的“又丁止”。

我們的思考:早期作偽者由于對卜辭了解甚少,所以那時的偽刻多見“詞不成句”者,這樣的例子《英國所藏甲骨文字》中常常可以見到,不煩舉例。后來,作偽者往往據某些真片而作偽,這時候如果不能夠找到其所依據的片子,很多情況下是很難斷定其為偽刻的。

(感謝黃天樹師在本文的寫作過程中給予的幫助)

【文章下載】

齊航福2009年7月19日《殷墟甲骨輯佚》328辨偽.doc


[1] 段振美、焦智勤等:《殷墟甲骨輯佚—安陽民間藏甲骨》,文物出版社,2008年9月。下文簡稱《輯佚》。

[2]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小屯南地甲骨》,中華書局,1980年10月。下文簡稱《屯南》。

[3] 同對卜辭的概念是由蕭良瓊首先提出的,參見蕭良瓊:《卜辭文例與卜辭的整理和研究》,《甲骨文與殷商史》第二輯第33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6月。

Related Post

共 9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从匕从鼎那个字黄天树师提醒我陈剑先生《甲骨金文论集》32页有论,可惜家里没有这本书,没有办法查看


  • wenyin2222 :从匕从鼎那个字黄天树师提醒我陈剑先生《甲骨金文论集》32页有论,可惜家里没有这本书,没有办法查看

    陳劍老師的文章《甲骨金文舊釋“䵼”之字及相關諸字新釋》並未收入《甲骨金文考釋論集》,而是收在《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二輯,13-47頁。又見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80。


  • 本文沒有下載鏈接,請補上。


  • @草曷
    多谢!已经有同学帮我传来


  • @草曷
    已补上下载链接。本来没有打算提供文章下载,因学友有要求,还是抽时间上传了。由于人力有限,本站有较多不足,如学术动态不能及时介绍或无法介绍,还请大家多提建议,并给予谅解。我们将尽可能给学友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这里也感谢众学友对我们的热情支持!


  • 據蔡哲茂先生提示,此則辨偽已經在張玉金主編的《出土文獻語言研究》(2006年廣東教育出版社)一書中由朱岐祥發表的〈甲骨文辨偽一則〉已經提出了。又是“不謀而同”,看來這一版的確的有問題。


  • @ibuffalo
    抱歉,这属于本人搜集材料不全造成的失误。以前对于辨伪留意太少了


  • 回校后会认真拜读朱先生的大作,向朱先生表示歉意!


  • @wenyin2222
    我也惭愧呀,在综述里还介绍过朱歧祥先生的文章,却未想起。只记得他曾怀疑过“丽伯取行”的一版。经蔡先生提醒才发现这则朱先生已指出。你的发现是英雄所见略同,也促使我们更重视这版的辨伪。呵呵。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