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公盘新释(付振起)

发表于2020年-8月-18日  0条评论 

晋公盘新释

付振起(中国室内装饰协会)

今日晚间,笔者得闻“重器”晋公盘从海外追索回国。搜索相关资讯之余,观摩了该盘整体与铭文内容情况,并夜读了吴镇烽先生的《晋公盘与晋公盆铭文对读》[1]与张崇礼先生的《晋公盘铭文补释》[2]等学者研究情况。

有关器物的整体情况,吴镇烽先生在其文中已有重点说明。本文不作赘述,笔者主要就铭文一些还未释读和释读不同之处,谈谈看法。为方便书写方便,在铭文隶定部分综合两位先生部分意见,简体宽式隶定如下:

隹(唯)王正月初吉丁亥,晋公1

曰:我皇且(祖)觞(唐)公膺受大命,2

左右武王,殽(繇—猷)威百蛮,3

广辟四方。至于不(丕)廷,莫[不]4

秉(威)。王命觞(唐)公,建宅京5

(阜),君百生(姓)乍(作)邦。我剌(烈)6

(考)宪公,克光亢配,彊(强)武7

鲁宿,灵名□不,虩=才[上],8

严寅恭虔。今台(以)乂9

朕身,孔嘉晋邦。公曰:余10

(唯)今小子,敢帥井(型)先王,秉11

德韶,協燮万邦,哀莫12

不日卑沫(末)。余咸畜胤13

士,乍冯左右,保薛(乂)王国。14

刜典(畏忌),台(以)(严)虩若15

否。乍(作)元女孟姬宗彝般(盘),16

甾广启邦,虔恭盟祀,卲(昭)17

答皇卿,协顺百黹(弊)。唯18

今小子,敕薛(乂)尔家,宗妇19

楚邦,乌(於)(昭)万年,晋邦隹(唯)20

雗(翰),永康宝。21

  • “殽威”的释读

在第三行的“殽”字分析中,吴先生读为“教”。笔者以为“殽”可为“繇”,可通为“猷”。“猷威百蛮”即为“威猷百蛮”。威猷有“克壮威猷”,犹威谋。它表示在对待未依附的蛮夷能够武力震慑的同时,也能够用谋略进行处置。

二“莫[不]秉(威)”的释读

根据吴先生的分析,笔者赞同其关于“秉”字分析。原铭文中疑有脱“不”字。“秉”字之后一个字,疑也为“鬼”和“戈”字形,即为“威”。“秉威”,《后汉书·荀悦传》:“安居则寄之内政,有事则用之军旅,是谓秉威。”秉威表示的执掌大权。结合上下文,就是说晋国始祖唐公接受天命,辅佐其父武王,一方面能够做到有勇有谋的处理其他尚未依附的势力,另一方面回到朝廷又能到做好内政事宜。

三、“京师”的理解

第五六行有“王命觞(唐)公,建宅京师(阜),君百生(姓)乍(作)邦”之句。《史记·晋世家第九》有“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珪以与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请择日立叔虞。成王曰:‘吾与之戏耳。’史佚曰:‘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于是遂封叔虞于唐。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故曰唐叔虞。”《左传·昭公元年》有“及成王灭唐而封大叔焉”。根据《史记》、《左传》、《竹书纪年》等封唐叔虞的记载来看,其封建事件当在成王时期,而武王时期当为未封建时期。而此处却说“建宅京师,君百生(姓)乍(作)邦”。也就有了武王封建的记录。而这里的京师,结合下文来看,应当不是在周都城镐京宅居,而是在封地建立大型都邑的意思。“京师”是“京阜”,京训为大,阜是土山。结合铭文意思,就是在大山区域建立都邑,然后建立封国。这一句的出现,与诸多历史记录不同,值得探讨。

  • “克光亢配”的理解

第七行,克字其后一字,上部略有字形构件透出。笔者经观察以为是“光”字一部。“亢”字恐非,从字形的整体大小来看,还应该有缺。暂不识,姑从当前释读。“克光亢配”所要表达的就是宪公能够继承和复兴先公的遗志等内容。

五、“德韶”、“卑沫(末)”的理解

“德韶”之处,吴先生等作“秩”解。笔者以为该字有“宜”、“召”等结构,疑为“召”声的关于祭祀相关的词汇,当作“韶”恰当。结合上文意思,就是我以先王为榜样,能秉承他的美好品德,统治好国家。此外,卑下一个字,吴先生等学者以为读“恭”。但笔者以为此字当为铭文中常见的“眉寿”的“眉”的一种字形。其字读“沫”,可能作“卑末”意,表达晋国君主以先王为榜样,能秉承他的美好品德,统治好国家,其他国家无不都表达出他们卑恭顺从的意思。

本铭文古奥之处颇多,笔者根据释读情况,草作文章,谈谈自己的理解与看法,与学界的先生们学习!

初稿写于2019年1月26日晚


[1] 吴镇烽:晋公盘与晋公盆铭文对读,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网站,2014.6.22.

[2] 张崇礼:晋公盘铭文补释,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网站,2014.7.3.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