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强《嗌方甗銘文考釋》【首发】

发表于2018年-5月-15日  0条评论 

【作者】付 强

上海三唐美術館

2017年香港大唐國際秋拍高古藝術青銅器專場中,有一件珍貴的拍品嗌方甗,通體高:65.5cm ,耳距:40cm。嗌方甗屬於連體方甗,甑作侈口深腹,口沿上有一對小立耳,腹部向下漸收,腹上部有一對相對的夔龍紋。平底爲箅,其下有子口,套於鬲部的凹槽內,箅孔細長條,共三排,每排四條;鬲部窄平沿,短頸,弧襠,四蹄足,足內壁內凹,鬲腹中間各有一個乳釘。

0C3DBA0D2C5D4BA5412E05888650EE0F

嗌方甗

方甗的內壁鑄有銘文9行88字,現依原行款隸寫如下:“隹王十又三月初吉,王各于文大室,武公右嗌入門,立中廷,北鄉。王乎命尹氏冊命嗌曰:嗣乃先且考南史卜事、工卜,殷以南史卜事。易女赤巿、幽黃、攸鐘、旂。嗌拜稽首,敢對揚天子不顯休。用乍朕文考尊甗,子子孫孫其萬年永寶用。”

1EBB451026FAECADF7AB6FD09B8802E6

嗌方甗銘文

嗌方甗銘文長達88字,這在青銅甗中應該是最長的。嗌方甗的時代,拍賣說明定為西周晚期,我們認為是可信的。嗌方甗銘文中嗌的右者為武公,武公見於下列金文:

多友鼎:唯十月,用玁狁放(方)興,廣伐京師,告追于王,命武公:“遣乃元士,羞追於京師。(厲王時期)

南宮柳鼎:隹(唯)五月初吉甲寅,王才(在)康廟,武公有(右)南宮柳即立(位)中廷,北卿(嚮)。(厲王時期)

禹鼎:禹曰:“不(丕)顯桓桓皇且(祖)穆公,克夾召先王,奠亖(四)方,肆武公亦弗叚(遐)朢(忘)朕聖且(祖)考幽大弔(叔)、懿弔(叔),命禹纘朕聖且(祖)考,政于丼(邢)邦。肆禹亦弗敢惷,睗(錫)共朕辟之命。” (厲王時期)

敔簋:隹(唯)王十又一月,王各(格)于成周大(太)廟,武公入右敔。(厲王時期)

孟姬脂簋:孟姬脂自乍(作)饙簋,其用追考(孝)於其辟君武公,孟姬其子孫永寶。(厲王時期)[1]

所以嗌方甗的時代也應該屬於西周晚期厲王時代,由上面的金文我們可以看到在厲王時期武公經常出任冊命典禮時的右者,說明武公的身份是相當高的。

嗌方甗銘文的銘文比較簡單,唯一不好理解的就是“嗣乃先且考南史卜事、工卜,殷以南史卜事。”這一句,下面我們就談談我們的一點看法。南史卜事,當為職官名稱,甲骨文中有東史、西史、北史,孟世凱先生認為史當讀為使,是駐紮在東方、西方、北方的监察官[2]。我們認為由嗌方甗銘文南史卜事中的卜事看,南史應該理解成南方的史官,因為卜事正屬於史官的職責範圍內。卜事也見於西周中期後段的曶鼎銘文,曶的職官也是掌管占卜的事情。工卜,工我們認為當讀為“攻”,訓為“治”,商周時期占卜多用龜甲獸骨,所以工卜的意思應當類似于《周禮》中的“攻龜”,《周禮·春官·龜人》:“掌六龜之屬,各有名物。天龜日靈屬,地龜日繹屬,東龜日果屬,西龜日雷屬,南龜日獵屬,北龜日若屬。各以其方之色與其體辨之,凡取龜用秋時,攻龜用春時,各以其物入於龜室。上春釁龜,祭祀先卜。若有祭事,則奉龜以往,旅亦如之,喪亦如之。”鄭玄注:攻,治也。殷以南史卜事,殷,見於保卣銘文“王令保及殷東國五侯”,殷見的意思。我們認為殷以南史卜事中的殷,訓為殷見是不合適的。這裡的“殷”當訓為“正”,如:殷於民者,正於民也。《群經平議·尚書四》:“三後成功惟殷于民”俞樾按。《尚書·堯典》:“殷仲春”孔安國傳。《禹貢》:“九江孔殷”蔡沈集傳。《逸周書·官人解》:“志殷以淵”朱右曾集訓校釋[3]

綜上,嗣乃先且考南史卜事、工卜,殷以南史卜事。的大意是册命嗌接替他祖輩父輩的官職管理負責南方的史官工作,主要是負責占卜。

  1. 辭例信息采自吳鎮烽:《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
  2. 孟世凱:《甲骨學辭典》,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98頁。
  3. 宗福邦等:《故訓匯纂》,商務印書館,2003年,第1198頁。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