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所藏甲骨整理【馬尚】

发表于2022年-8月-18日  6条评论 

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所藏甲骨整理

馬尚

南開大學文學院

美國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The Freer Gallery of Art)和賽克勒美術館(The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合稱“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Freer|Sackler Galleries),現多稱爲“美國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The National Museums of Asian Art),屬史密森學會(Smithsonian)。該館藏甲骨真品32版[1],其中26版來自辛格博士(Dr. Paul Singer)[2],1版來自于畢安祺(Carl Whiting Bishop),5版来自於考克斯(John Hadley Cox)。另有來自於考克斯的13版全僞甲骨。

來自辛格博士的這批甲骨曾經胡厚宣、齊文心先生刊布。胡厚宣先生在《蘇德美日所見甲骨集》(以下簡稱《胡美》)中,以摹本的形式刊布了其中較爲重要的4版甲骨;齊文心先生撰《記美國辛格博士所藏甲骨》一文(以下簡稱《辛格》),刊布了辛格博士所藏24版甲骨的摹本,並寫出釋文、加以考證,爲研究者提供了寶貴的材料和考釋意見。

但是,該館甲骨既有著錄多爲摹本,摹本雖精,亦難免掛漏舛誤,釋文亦有可商之處;另有3版甲骨未經著錄。該館甲骨仍有待進一步整理。日前,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公布了所藏甲骨的高清照片[3],爲學界補充了這批甲骨影像資料。筆者根據照片整理這批甲骨,出整理總表一張、甲骨辨僞一例、釋文勘誤七例,爲保存和研究這批甲骨資料略盡綿薄。

  1. 甲骨辨僞

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共藏有真僞甲骨共45版,經《辛格》著錄的24版甲骨均爲真品。其餘甲骨中,1版刻辭真僞相雜(本文片號1),7版甲骨真、刻辭僞(本文片號2、27—32),13版全僞(本文未編號)。其中真僞相雜之版情況較爲複雜,尤當辨之。

1. F1985.35(1爲本文序號,F1985.35爲館藏號,參文末表格)

依據網站公布的收藏清單,這版甲骨是畢安祺於1923至1934年間爲該館收購的。畢安祺分別於1923年至1927年、1929年至1934年兩度帶領考察隊來到中國進行考古學研究。

20世紀二三十年代,甲骨作僞“技術”正由幼稚走向成熟。早期流傳的僞刻甲骨,其作僞水平多屬董作賓所歸納的一、二階段:“雜湊單字而正倒不分者”與“雜湊單字而無倒書者”[4],間採金文字形,作僞水平還很差[5];1929年董作賓《新獲卜辭寫本》發表後,甲骨作僞者多本於此以仿刻真骨[6],甲骨辨僞的難度增加。

本版刻辭難以連讀,行款凌亂,但又非習刻,其大部當爲僞刻。我們在《寫本》149—159頁,找出該版部分僞刻可能的模仿對象:

“己卯”——寫本195背(甲釋20、合22421)

“癸亥”“喪”“戌”——寫本196(甲381、合32002)

“每”——寫本216(甲394、合29090)

“犬”——寫本227(甲402、合27917)

“茲用”——寫本231(甲396、合34309)

“至”——寫本187(甲383、合35336)(或寫本38)

禱 ”——寫本202(甲169、合15270)(或寫本182)

其餘的“丁巳”“卜”“未”“匕”“戊”等字,刻劃僵硬,難以連讀,亦應爲僞刻。

不過,本版的卜兆、兆序似非出於僞造。本版可見8個卜兆,除右中甲未坼兆、右前甲下方殘缺外,其餘部位的卜兆均以千里路爲軸左右對稱。左前甲與左中甲相接的盾紋處有“二”字,正處於卜兆兆幹與兆枝之間,有一定可能爲商人所刻的兆序。

二、釋文勘誤

《辛格》一文據照片釋讀甲骨,受限於當時的攝影技術,其釋文也存在不夠完整、不夠準確的情況。官網新公布的照片則是高清彩照,更便利用。茲參照官網照片和《辛格》摹本,對這批甲骨的釋文提出補充意見。

  1. (S2012.9.445=胡美1=辛格1)>(鄴三下35·1=合21000)

+合20866(南輔33、歷拓1358)+合20900(京2910、北圖2939)[7]

(《辛格》序號從釋文之序)

(1)十二月。乙丑貞:雨。曰:戊寅、旬四日其雨。 二

(2)乙丑貞:□庚 雨。

(3)乙丑貞:允雨。不。

(4)丙申貞:隻(獲)二十兕。

辭(2)“雨”前一字作 ,《釋文》釋爲“狩”“丁”兩字,不可信;《辛格》釋“启”,但該字并非从“户”;《摹釋》《校釋》、“漢達文庫”釋“翌”。從字形來看,該字最近“ ”字,衹是缺刻了一豎筆。“貞”下一字,各家闕釋,拓本作 形,略似“寅”字,但該字上半部的照片作 ,下方似有對稱的兩斜筆,或可有更優的考釋意見。

  1. S2012.9.446=胡美13=辛格2

辛卯卜,[扶]:王其 隹(惟)…且(祖)乙□…

“扶”字據殘劃推斷。《辛格》釋文遺漏“王”“扶”等字。

  1. S2012.9.448=辛格4
  2. [□□卜],殼貞:我受…
  3. 丁丑卜…燎…

《辛格》摹本失摹“殼”“受”等字,釋文亦遺漏。

  1. S2012.9.449=辛格5

丙子…弗其及… 二

“及”字作 ,人手形的殘劃宛然可見,《辛格》釋文誤爲“受又”。摹本未摹“丙”字之殘劃,釋文亦遺漏。

14.S2012.9.456=辛格14

(1)丙午[卜,□]貞:翼(翌)□□ 于□□,[亡] 害 (害)。

(2)□□[卜]行[貞:翼(翌)]□丑…亡□…

《辛格》將“ 害 (害)”字屬(2)辭,按該字與“丙”基本平齊,當屬(1)辭;“丙”下一字《辛格》釋爲“子”,但豎筆過長,與出二類“子”字不同,或當爲“午”字。

  1. S2012.9.467=辛格24

…□勿(物)牛,叀…[亡]災。茲… 一

《辛格》釋文誤“災”爲“用”;《辛格》釋文釋“勿牛”爲“物”,今從裘錫圭釋“勿”之說。

上文揭示的一版真偽相雜的甲骨,爲又一例抄自《寫本》的仿刻甲骨。《辛格》一文有刊布、整理之功,但比勘高清照片,其摹本或有掛漏,釋文亦或可商。

下表將該館所藏甲骨的既有著錄與近出照片對比,詳盡指出了摹本的不足。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第4版(S2012.9.446),如官網照片無誤,《辛格》摹本當为此版甲骨實物的镜像翻转。這種相對低級的錯誤,多半是辛格博士贈與齊先生的照片,在沖洗時誤將底片放反導致的。

片號 館藏號 來源 現藏 著錄 說明
1 F1985.35 畢安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刻辭除兆序外全僞
2 S2012.9.470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未著錄 骨真辭僞
3 S2012.9.445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鄴三下35·1、合21000、胡美1 蔣玉斌師綴以《合》20866、20900
4 S2012.9.446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2、胡美13 《辛格》摹本为此版甲骨的镜像翻转;《辛格》摹本遺漏“王”字及下方兩殘字;《胡美》摹本遺漏下方兩殘字
5 S2012.9.447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3 《辛格》摹本“豚”字頸部不確;右下兆序“一”失摹
6 S2012.9.448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4 《辛格》摹本失摹“殼”“受”等字
7 S2012.9.449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5 《辛格》摹本失摹“丙”之殘字
8 S2012.9.450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6  
9 S2012.9.451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8  
10 S2012.9.452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0 《辛格》摹本失摹“御”等殘字
11 S2012.9.453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1 《辛格》摹本失摹右下“二”之殘字
12 S2012.9.454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2 《辛格》摹本失摹左上一殘字
13 S2012.9.455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3 《辛格》摹本失摹左方一殘字
14 S2012.9.456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4  
15 S2012.9.457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5 《辛格》摹本失摹“貞”字上方一殘字
16 S2012.9.458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6、胡美16  
17 S2012.9.459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7 《辛格》摹本为此版照片的镜像翻转;摹本補全“子”字
18 S2012.9.460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8  
19 S2012.9.461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19 《辛格》摹本失摹左下三殘字
20 S2012.9.462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20 《辛格》摹本失摹左下一殘字
21 S2012.9.463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9  
22 S2012.9.464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21 《辛格》摹本缺下方一殘字
23 S2012.9.465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22、胡美14  
24 S2012.9.466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23  
25 S2012.9.467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24 《辛格》摹本誤“災”爲“用”
26 S2012.9.468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辛格7  
27 S2012.9.469 辛格 赛克勒美術館 未著錄  
28——32 FSC-O-40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5版碎甲,甲本身應爲真,刻辭存疑
  FS-FSC-O-1a-e_1 未知 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 未著錄 共一版完整龜甲、兩版碎甲、一版碎骨、一象牙質筆形工具。四版甲骨均僞。
  FSC-O-26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27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28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29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30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31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朱繪鹿角,僞
  FSC-O-32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33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34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FSC-O-35 考克斯(柯强) 弗利爾美術館 未著錄

該館館藏號與《辛格》序號的校重,展翔先生已有成果(https://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7034.html),本文僅爲補充。文中問題曾請教蔣玉斌師,此致謝忱!感謝展翔師兄費心,代爲發表這篇整理成果。

2019年5月初稿

2022年8月18日修改

  1. 據周鴻翔《美國所藏甲骨錄》(加利福尼亞大學,1976年),弗利爾美術館當時藏有來自蘇柯仁(Sowerby,Arthur de Carle)的11版甲骨,《美》刊布其中一版(《美》481)。該版甲骨照片未見於弗利爾-賽克勒美術館官方網站,網站所刊甲骨亦無註明來自蘇柯仁者。
  2. 白玉崢《補述近年出版之甲骨文資料簡介》(《甲骨文出土百年紀念專集》,臺中甲骨文學會,1999年)中提到,辛格博士去世後將所藏甲骨“贈與華盛頓沙可樂博物館”,孫亞冰《百年來甲骨文材料統計》(故宮博物院院刊,2006年)據此錄美國“沙可樂美術館”藏甲骨24片。“沙可樂”即“賽克勒”之不同音譯。
  3. 見其官方網站https://www.freersackler.si.edu/(網址已改爲https://asia.si.edu/)。
  4. 董作賓《方法斂博士于甲骨文字之貢獻》,《圖書季刊》,1940年新第2卷第3期,321—322頁。
  5. 周忠兵《從卡內基博物館所藏甲骨實物看早期甲骨的作偽問題》,《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2011年第3期。
  6. 李宗焜師、蔡哲茂先生先後指出《懷》1552以《寫本》296、292爲仿刻對象;林宏明先生舉出仿自《寫本》的偽刻11例。參李宗焜師《〈殷墟甲骨刻辭類纂〉刪正》,《大陸雜誌》第94卷第6期,10頁;蔡哲茂《卜辭同文例研究舉例》,《徐中舒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巴蜀書社,1998年,48-53頁;林宏明《“仿刻甲骨”研究札記》,“出土文獻的語境”國際學術研討會暨第三屆出土文獻青年學者論壇,臺灣新竹,2014年。
  7. 本版由蔣玉斌師綴合,見蔣玉斌《甲骨新綴十二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3年9月18日,https://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3292.html

共 6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Google Chrome Windows

    弗利尔美术馆所藏考克斯(柯强)藏甲一片见《美国所藏甲骨录》第481号。
    据《甲骨文吉林·美国所藏甲骨录》载:美国国家博物馆的历史与科技博物馆保存有借自同市弗利尔美术馆4片龟甲,其中有一片完整的龟腹甲遗迹一片骨片。按:或即馆藏号 FS-FSC-O-1a-e_1的一部分


    • Google Chrome Windows

      @韩栓柱 韩兄好!承蒙见教,不胜欣喜。
      据该馆官网公布的考克斯甲骨的照片,《美》481似与各版皆异,而且据《美》前言,《美》481应该是来自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院长苏柯仁。我也很好奇,《美》所言的弗利尔美术馆所藏的11版甲骨现在何处、真伪如何、与库方二氏是否有关。

      @韩栓柱


  • Google Chrome Windows

    这里做个补充,《美》所言的弗利尔美术馆所藏的11版甲骨(9甲 2骨),应该基本都在馆内,大部分都因伪刻等因素未著录,COX部分还有如编号37、39的骨雕刻,也有编号36的残片。尤其是还有目前未见到的5片伪刻的拓本内容。从拓本情况来看,可能就是周鸿翔“美藏”前言所说的一部。从美国各馆区除大宗甲骨和较为集中的部分收集之外的情况来看,基本都是伪刻。附上FSC-R-158a-e(未见甲骨部分)的拓本,5片也是全伪。


    • Google Chrome Windows

      @付振起 感谢付老师垂示!最近没有查看网页,迟复为歉。原来这些甲骨都在馆内,不知道它们的拓本内容在哪里可以见到?那应该是包含《美》481在内的了吧?

      @付振起


      • Google Chrome Windows

        @马尚 您客气,不是老师啊! 🙄 应该该馆不是全部有拓本,网站的也是仅见那个五片拓本,因为检索不同可能还有其他存在,这个届时可能需要再找找。网站散片有些无单独照片的,无法确认《美》481,暂时也未见到内容,若找到再告知您!

        @马尚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