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殷契百四十片》8(合集41737)来源的探讨【付振起】

发表于2021年-12月-27日  7条评论 

关于《殷契百四十片》8(合集41737)来源的探讨

付振起(中国室内装饰协会)

去年,读常玉芝先生的《商代周祭制度(增订本)》[1],在该书第四章“周祭的祭祀周期”之第四节“三个祀组间的接续关系”一节所举卜辞第二例注释中有关《相片》一书内容的注解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在注解中,常先生解释道“《殷墟甲骨相片》,为白瑞华所编,1935年美国纽约出版。白瑞华另有《甲骨五十片》一书,1940年纽约出版。这里引述的摹片系李学勤先生提供,李言是白瑞华所编的《殷契百四十片》的第8片,但笔者未查到白瑞华有此书。经询问宋镇豪先生,他告知:白瑞华只有上述两书,《殷契百四十片》可能是有人将《殷墟甲骨相片》和《甲骨五十片》取整数合称的结果”[2]

新版的《商代周祭制度(增订本)》并未配有此片甲骨摹写本,笔者后来查找了旧版的《商代周祭制度》[3]一书。从旧版的书籍中,发现了《相片》描述的甲骨摹写本。现择取摹写本如下图1:

页面提取自-14

该摹写本后又收录《甲骨文合集》第41737号[4]

根据笔者了解,白瑞华所编的《殷墟甲骨相片》( Yin Bone Photographs)一书原物现藏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有关摹写本和拓本可见于《甲骨卜辞七集》(Seven Collections Of Inscribed Oracle Bone)和《美国所藏甲骨》(Oracle Bone Collec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5]的“普林斯顿大学所藏甲骨”部分。《甲骨五十片》(Fifty shang inscriptions),也仅是著录普林斯顿大学所藏甲骨文字的第78、86、119号等甲骨拓本。尤其是从《美国所藏甲骨》以及《北美所见甲骨选粹考释》[6]等一系列美国所藏甲骨书籍的情况来看,笔者尚未发现合集41737片的有关来源。

去年5月,笔者针对该片涉及“周祭”事项的甲骨出处重新进行翻查。笔者在翻查中,以为对“周祭”研究最早以及辞例整理丰富的当属董作宾先生的《殷历谱》了。根据这一思路,笔者最终在《殷历谱》[7]“下编卷二·祀谱三·帝辛祀谱”49-2页,找到了该片摹写内容,如图2:

png

从该摹写本的描述看,董作宾先生已经明确了是“美国白瑞华先生寄赠照片”摹写本的这个事实。此处说明上标部分还有“C T Loo”、“A8”等字样。笔者认为所谓《殷契百四十片》8真实来源当在此处的“A8”。而是否就是《殷契百四十片》呢?根据“C T Loo”的线索,笔者发现并非如此。因为《殷历谱》其他摹写材料都有备注材料来源书籍的出处的情况,而该片却只有“C T Loo”的字样没有“殷契百四十片”的内容,肯定不是已刊印的书籍。笔者搜查整理后,发现“C T Loo”实际应该就是“C .T. Loo”(卢芹斋),是二十世纪初在中国从事文物贩卖的最大文物贩子和古董商。卢芹斋(C .T. Loo, 1880-1957),浙江湖州人,先后旅居法国、美国等地。据称,1949年前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约有一半是他经手的。而董作宾先生在此处备注“C T Loo”、“A8”等字样,笔者疑为是白瑞华统计当时自己见到或购买的“卢芹斋”贩出在美的商代文物或甲骨的编号,并非《殷契百四十片》。董作宾先生可能根据白瑞华的来信内容,进行了简单标注说明。

针对卢芹斋是否藏有甲骨一事,笔者一直在追寻相关材料。但根据其人出版的展览图录,如《An Exhibition of Ancient Chinese Ritual Bronzes》(《《中国青铜礼器展》》)、《Archaic Chinese Jades》(《中国高古玉器特展》)等内容来看,多是涉及青铜器、玉器、石雕、陶瓷等领域,相关内容也不见存在甲骨材料的证据。合集41737来源追溯陷入困顿一年有余。

今日,笔者整理百年甲骨著作资料时,意外在胡厚宣先生《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8]一书的“甲骨文发现之历史及其材料之统计”一文中,发现胡先生在“材料之统计”未著录者私人收藏一项,赫然有“卢芹斋”[9]之名。而后在最末的“引用甲骨文材料简名表”中也有“卢静(当为“芹”误)斋(C.T.Loo)所藏甲骨文字。影本。[10]”的说明。

据此,笔者认为有充分的证据链证实了合集41737并非方法敛现藏于普林斯顿大学的那批甲骨材料,而应是卢芹斋自藏的甲骨材料,并未有《殷契百四十片》一书著录。此外,根据董作宾先生有关合集41737照片寄赠往来情况内容,也从侧面证实“卢静(芹)斋(C.T.Loo)所藏甲骨文字影印本”的情况。至于白氏如何获取了卢氏未著录本材料,或者可简称为“殷契百四十片”这个尚待董作宾先生、白瑞华氏相关收藏材料得到进一步整理,或许才能够得见分晓。

完稿于2020年5月11日

再稿于2021年12月26日

  1. 常玉芝著:《商代周祭制度》,北京:线装书局,2009年版.
  2. 常玉芝著:《商代周祭制度》,北京:线装书局,2009年版,页142.
  3. 常玉芝著:《商代周祭制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页180.
  4. 郭沫若胡厚宣主编:《甲骨文合集》,北京:中华书局,1978—1982年版.
  5. 周鸿翔编著:《美国所藏甲骨录》,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1976 年版.
  6. 李棪编著:《北美所见甲骨选粹考释》,香港:香港中文大学,1970 年版.
  7. 董作宾撰:《殷历谱》,四川:史语所,1945年版.
  8. 胡厚宣著:《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外一种 上》,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9. 胡厚宣著:《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外一种 上》,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页582.
  10. 同上,页589.

 

共 7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Google Chrome Windows

    《殷契百四十片》8(合集41737)部分刻辞引用见于《殷虚卜辞综述》第394、395页,文中简称为“卢”,查之《殷虚卜辞综述·附录·甲骨著录简表·第四类未刊之影本》知,卢芹斋影印有《卢芹斋甲骨影本》(20片)。


    • MIUI Browser Android

      @韩栓柱 😀 非常感谢韩兄补充,按照白氏藏有卢氏的材料,若按《综述》著录20片计算,加上普大方法敛氏氏原藏119片(计入丢失2片)以及白氏自藏1片,倒是可以统计成140片。白氏已刊只有三本,不知殷契百四十片源头是不是这么计算的,但没见过白氏有关这个内容。期待普大他的遗物中有这个内容现世。

      @韩栓柱


  • Google Chrome Windows

    曾由盧芹齋經手的甲骨,去向大概也很複雜。像加拿大大維多利亞美術館收藏的一片刻辭龜腹甲殘片(朱彥民、蔡哲茂、吳麗婉諸位曾加討論),據云來自明義士家舊藏。而該片較早見於胡厚宣先生《殷人疾病考》(收入付先生提到的《論叢初集》)引例之(五二)條,其出處胡先生即記爲“盧靜齋藏”。供參考。


    • Google Chrome Windows

      @武汶 感谢老师提供参考内容,现附上我目前阶段性整理的“卢藏”内容,尚需进一步删减。

      @武汶


    • Google Chrome Windows

      @武汶 蔡哲茂先生《加拿大維多利亞博物館藏五片甲骨介紹》一文已指明該片最早著録於胡先生《殷人疾病考》第52辭(《甲骨文與殷商史》新八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第100頁注①)。我原先沒有細讀蔡先生該文,未注意這條注釋。特此說明。

      @武汶


  • Google Chrome Windows

    盧芹齋經手甲骨的去向大概比較複雜。加拿大大維多利亞美術館所藏一片龜甲殘片(朱彥民、蔡哲茂、吳麗婉諸位曾有討論),據云爲明義士家舊藏,而該片較早見於胡厚宣先生《殷人疾病考》(收入付先生所提《論叢初集》),爲引例(五二)。胡先生括注出處爲“盧靜齋藏”。供參考。


  • Google Chrome Windows

    《卢芹斋所藏甲骨文字》整理研究2.25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