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陕西周公庙遗址发现7000余片西周甲骨

发表于2009年-1月-25日  10条评论 

来源:“新华网”

原载: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9-01/21/content_10694180.htm

zhougongmiao_jgw_01

周公庙遗址新出土的甲骨。新华社记者 冯国摄

zhougongmiao_jgw_02

周公庙遗址新出土的甲骨。新华社记者 冯国摄

zhougongmiao_jgw_g

周公庙遗址出土甲骨文的灰沟发掘现场(拼版照片,2008年11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冯国摄

新华网西安1月21日电(记者冯国)考古学家日前在陕西省岐山县的周公庙遗址部分区域进行考古发掘,共计出土西周甲骨7000余片,在可辨识的1600多字中有”王季”、”文王”、”王”等周王称谓。专家认为,这使发现的西周甲骨文达到2100字,周公庙遗址已成为中国发现西周甲骨文最多的遗址。

2008年9月至12月份,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组成的周公庙考古队在以往考古的基础上,继续对一处紧邻大型夯土建筑的大面积灰土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卜甲共计7000余片,有刻辞的甲骨688片,有甲骨文1600余字。其中新字形屡见,内容十分丰富。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种建荣说,根据目前释读所见,卜辞有”王季”、”文王”、”王”等周王称谓,还有”毕公”或”毕”、”周”、”宬”等重要人物或国族名。在卜辞中,常见的卜问有”翦伐”、”祭祀”等事项,例如与战争有关的 “翦繁”,与祭祀有关的”……凤(风)于四……彘既吉”。同时,还有为数不少月相用字,以及数字卦刻辞等,十分珍贵。

据介绍,在确定今年考古发掘区域的最初阶段,专家从其大面积的灰土分布与地表遗物判断,这里可能是与建筑有关的垃圾遗存。当表土去除之后,露出的迹象显示这里是灰沟,而这类遗迹在周公庙遗址尚属首次发现。

按照考古学常识,灰沟与灰坑最大的区别,犹如人们通常所见的坑与沟的区别一样大,灰沟内堆积的形成过程无疑比灰坑要复杂得多。如果按照常规做灰坑的办法,找准边后直接下挖,不能有效提取考古信息。

北京大学副教授雷兴山说:”原来探方式的发掘方法,靠关键柱去联系各个堆积的过程,但在这儿就不可能做到理清文化遗存的堆积关系。为此,我们设计了探沟式的发掘方法:具体就是先拉一条与沟边大致平行的基线,然后垂直于基线每2米布一探格,依次编为A、B、C、D等类推形成新的小探方。小探方间留50厘米的隔梁,挖完后留下一个与沟方向基本一致的长长剖面和众多的横剖面。有了这些剖面便可较为准确的判断堆积之间的层位关系,以充分了解灰沟的堆积结构、形成过程,从而获取更多文化信息。”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说,众多文字的出土固然重要,但并不代表它们就是过去最为完美的证据。缺陷首先在于多为残词,本身并不构成系统的信息排列,不能直接解决最为核心的问题。根据火烧陶器等遗存特征,建筑的废弃年代为西周中期偏早,这与伴出甲骨文的书体特点体现的年代上限在康昭之际的结论吻合。

自2004年以来,周公庙考古队在陕西省岐山发现一处西周时期高等级的大型陵坡墓地,遂引起海内外对于西周早期历史文化的浓厚兴趣。随着考古调查、勘探与发掘工作的进展,考古队不仅发探明了周公庙遗址的范围、遗存分布情况等,还发现了500余字的甲骨文和众多建筑遗址,为明确遗址性质和甲骨文研究奠定了重要基础。

共 10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 真高兴呀,又有西周甲骨文的新材料了。上图两片好像都是卜骨,内容还是比较重要。上一片“曰首往繁,既,兹卜用”,其中第二字较难释读,似从旗从目,不像甲骨文中的省(或释循、德)字,有点像金文中稽首之首字,该字为人名,繁为地名;下一片“曰戎来,戎……”,内容较明白。这次甲骨文的出土地点也在一处大型建筑基址附近,值得重视,凤雏村出土的大量西周甲骨文亦出土于建筑基址的灰坑里,看来卜甲显非平民甚至低级贵族所拥有之物。甲骨文中出现“王季”、“文王”、“王”等王名再次说明无论甲骨文,还是金文中,王总是常见的主角,这与陈光宇先生提到世界早期古文字材料中,都出现王名的规律相符。不过,这些甲骨文是否周王室所卜用,还要进一步研究。


    • @ibuffalo “上一片”的第二字,不知道能否找到更清晰的圖片。

      兩片的辭例,結合文獻及金文,可以考慮是否可以從“曰”字后斷開。

      金文中尚未見“王季”,報導中說出現“王季”,也是一個重要發現。


      • @wangzewen 我也期待有更清晰的图片,估计《文物》会发出简报。“曰”字后断句的意见,的确很有道理。殷墟卜辞中的“王占曰”、“(王)侑曰”之类的辞例,不知道周公庙甲骨卜辞中的这个“曰”的主体是谁?我也很想看有“王季”的那一片卜骨呀,希望尽快发出简报。 😀


  • 感謝回覆!
    還有疑問再請教。
    一、關於這兩片是骨還是甲的問題,我感覺,至少“……曰,戎來,戎……”的一片,更像是龜甲。
    二、涉及“繁”的一片,“曰”下一字,有沒有不是人名的可能性?“往”字下面,好像至少還可以有一個字的位置。
    我的問題太過膚淺,見笑。


    • @wangzewen 谢谢一起讨论问题,我们互相学习吧。“戎来”一片,我猛一看也像卜甲,但仔细看,其下部比较厚大(有点像骨臼),应不是卜甲。希望参加过发掘的人能透露一下其具体情况。二、涉及“繁”字的一片,曰下面的字因现在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字,当然有不是人名的可能性。我看着像金文中的首字,说该字是人名只是一种猜测,见过实物的人应该比较清楚,希望也能透露一下。 😀 往字下面,我觉得可能不会再有字了,原因如下,“兹卜”应连读,故兹下无字,“往繁”中间虽没有一“于”字,也读得通。当然,我也是随便说说,应该查一下从前发表的西周甲骨再做进一步讨论(在《补编》或王宇信先生《西周甲骨探论》中都有凤雏及其他地点出土的西周甲骨,可参看一下),我因还有他事,暂时没时间查对。等简报出来,看看发掘者的看法吧。祝工作顺利!生活愉快!吃好休息好! 🙂


  • 😀 感谢传来好消息。
    窃以为,第一块是龟甲,释文同意ibuffalo先生,但似当在曰后点断;第二块是兽骨,因为照片显示的厚度清晰可辨,释文同意ibuffalo先生。
    祝大家牛年大发(大作)!


  • 西安晚报20081111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