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巍博士发表《单逑诸器铭文习语的时代特点和断代意义》

发表于2009年-1月-16日  3条评论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发表了一组“新出金文与西周历史”专栏文章,包括朱凤瀚教授《卫簋与伯si诸器》(第1~7页)、陈絜博士《应公鼎铭与西周宗法》(第8~17页)、何景成博士《论西周王朝政府的僚友组织》(第18~25页)、韩巍博士《单逑诸器铭文习语的时代特点和断代意义》(第26~33页)等4篇论文。本站将分别给予简略介绍。

韩巍博士《单逑诸器铭文习语的时代特点和断代意义》是一篇通过细致考察金文中的习惯用语和嘏辞来讨论夷历、宣幽铜器分野的论文。该文摘要简明扼要,现转引如下:西周晚期后段即宣幽时期的铭文习惯用语、包括颂赞、褒扬用语和嘏辞等,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这在陕西眉县杨家村出土的西周单逑诸器铭文中多有体现。这一特征,与此前夷厉时期有明显差别,可以作为西周晚期青铜器断代研究中的一项参考标准。将之与宣幽时期册命铭文的变化规律相结合,便有可能进一步清晰区分西周晚期前段即夷厉和后段即宣幽的青铜器。

共 3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选题很好的青铜器、金文研究论文,抓住了铜器断代、铭文习语(嘏辞)等重点问题,从别人忽视或熟视无睹的材料中写出了大问题,不简单。文章摘要中提到,作者还有另一篇利用杨家村窖藏铜器铭文区分厉、宣时代铜器的文章,即主要通过右者变化等册命制度的变化来审视时代之变迁。作者所说的单逑,即虞逨,也有学者称之为虞佐,我也倾向于把逨释读为佐的看法,金文中差(左)的上部(差字头)与所谓來字无别,是其证明。 :mrgreen:


    • @xianqinorg 1楼这位,中文方面的学者专家,怎么还闹出“熟视无睹”这样的笑话呀?


      • @外行人 说熟视无睹可能有点夸张了,但是据杨家村窖藏铜器铭文中的右者和嘏辞等习语来讨论厉宣时代册命金文的变化,并据此讨论青铜器的断代问题,韩巍的视角还是很新颖的。 😀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