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組卜辭新綴二則

发表于2007年-11月-30日  0条评论 

作者:劉源(中國社會科學院 歷史研究所)

原載:http://www.xianqin.org/xr_html/articles/jgzhh/612.html

第一組:

《合集》32848(續存下766)+《合集》34102(鄴三下40.2)

說明:

兩骨可密接綴合,兩骨銜接處的“叀”字合為完璧。

釋文:

于十示又二jgw_hu

丁丑貞:jgw_hu,其即方(祊)?

jgw_hu,即宗?

庚辰貞:jgw_qin以大示?

叀父丁示以?

辛巳貞:以伊示?

弜以伊示?

庚辰貞:王于丁亥令jgw_qin

初步研究:

這是一版十分重要的歷組卜辭,在研究時應結合第二組綴合(《合集》32440+《合集》32482)一版同文卜辭,兩版內容可以互補。另外《合集》 32847、《合集》32849亦是其同文卜辭。承周忠兵博士告知,屯2558+屯4465也與這幾版同文。(這組綴合已見本站發表之《林宏明近年甲骨綴 合號碼簡表》,圖版見文末附錄。)林宏明博士則惠告,《合集》34372也可能與之有關。

這一版卜辭的最重要的學術價值在於可以啟發我們認識到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卜辭中的“□(丁)”字並不完全都是人名,也可能是用來表示宗廟建築的字, 即“方(祊)”字。這一版中“即□”和“即宗”同時出現,而且□字與表示天干的“丁”字在同一條卜辭出現時,字形差異較大,與“父丁”的“丁”也有差異, 即□字較大,較方正,很好地說明了□釋為方(祊),讀為文獻中“以守宗祊”的祊字是比較合適的,若依故訓可釋為“廟門”,當然具體如何理解,還可做進一步 研究,但看作宗廟建築大致不差。對此,筆者將另寫一篇文章詳細討論。

另外,該版中連續出現“十示又二”、“大示”、“父丁”、“伊示”,而且這些鬼神都很可能是同一次祭祀而卜問到的,這有很助於我們認識這些先王、舊臣的權能的大小及其相互關系。

第三,所謂“jgw_qin以大示”、“叀父丁以”、“以伊示”,其中的“以”字可參照歷組卜辭所見“jgw_qin以牛”、“jgw_qin以眾”、“jgw_qin以羌”等材料,這個“以”即“氐”字簡化形式,是個動詞,其本義是攜物而行,引申為“率”、“持”,在這版卜辭中“以示”大概就是將先王、舊臣示主持往宗祊以祭的意思。“以示”的材料,與該版的“即祊”、“即宗”、“王令jgw_qin”結合起來,對於研究當時的祭祀程序和宗教思想也有裨益。

最後,jgw_qin這個人受王命祭祀,顯示了其地位的重要。當時,非重臣不能受王命操辦祭祀事務。這一點,我曾撰文說明,這裡就不多說了。

圖版:

liuyuan_20071130_li_2_2

第二組:

《合集》32440(南明548)+《合集》32482(京人2273)

說明:

兩骨密接綴合,兩骨銜接處“亥”、“一”兩字恢復完璧。

釋文:

甲戌貞:乙亥告,其奠……大乙牛一,大丁牛一,大甲牛[一]……?(注:奠,原誤以為酒字,經周忠兵博士補綴《合集》32389,知其實為“奠”字。)

于十示又二jgw_hu

丁丑貞:jgw_hu,其即方(祊)?

jgw_hu,即宗?]

初步研究:

第一組卜辭與上一組同文,但多出時間較早的甲戌日卜乙亥日祭祀之事,這對於理解上一組卜辭中所卜的祭祀很有幫助。所謂“乙亥告”必因事而起,此事我 們雖不能確知為何事,但後來所卜的祈求十二示、大示、父丁、伊示等祭祀可能與之有關。承蔡哲茂先生拔冗告知,這一組綴合可與《合集》32847遙綴。

圖版:

liuyuan_20071130_li_2_1

附錄:屯2558+4465

t4465t2558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