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近日测试,以前不显示图片问题已解决,可继续正常发表文章,谢谢支持!

黄组甲骨新缀第25则[殷德昭]

发表于2014年-10月-18日  3条评论 

殷德昭(湖北嘉鱼)

著录号:

A:合集37867(合补11469)

B:合集41875

C:北图3044(合集37931)

图版:

wps8.tmp

释文:

癸巳卜,泳贞王旬无祸,在六月,甲午工典其幼。

[癸卯]卜,泳[贞王]旬[无祸],在六月,[甲辰]工典[其酒翌日]。

癸丑卜,泳贞王旬无祸,在六月,甲寅酒翌上甲,王曰祀。

癸酉卜,泳贞王旬无祸,甲戌翌大甲。

癸未卜,[泳]贞王[旬]无祸,[在]七月,[甲申]翌[小甲]。

癸巳卜,泳贞王旬无祸,在八月。

癸丑卜,泳贞王旬无祸,在八月,甲寅翌日羌甲。

癸酉卜,泳[贞]王旬[无祸],在九[月]。

说明:

A+C为笔者所缀,今加缀B。本则缀合与缀续529(存补6.399.1+合集37918,蔡哲茂先生缀合)所记历日、周祭完全吻合,必为同时所卜。其第5辞记六月甲辰“幼工典其酒翌日”,今仿此以补本则缀合之第2辞。

wps9.tmp

【文章下載】

殷德昭20141015黄组甲骨新缀第25则.doc

共 3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关于《合集》37867甲寅翌上甲条卜辞后所记年祀,向有“王廿祀”和“王曰祀”两说。显然,我们是持“曰祀”说的,以下给出两点理由:

    第一,我们知道,对于黄组卜旬辞来说,无论材料是龟腹甲,还是牛胛骨,若要附记年祀,一般情况下,年祀都是附记在完整材料的第一辞之后,如:《合集》37845、《合补》10943、《合补》10958、《合补》10963、《合补》10976、《合补》11002、《合集》37863、《合集》36856(最后一版为甲,其余皆为骨)等等。但是《合集》37867所记的年祀却一反常态地契刻在了右后甲处。按照龟腹甲卜旬辞的契刻规律,《合集》37867所在龟腹甲的尾甲所卜旬次当为:
    右内:四月癸丑;
    左内:五月癸亥;
    右外:五月癸酉;
    左外:五月癸未。
    那么,刻手为什么不将年祀附记在第一辞的四月癸丑条之后呢?
    如果采用“廿祀”说,这实在无法解释。虽然“祀”的意义存在争议,但无论四月癸丑属于十九祀还是廿祀,也无论四月甲寅有无周祭祭祀(按“廿祀”说,四月甲寅为肜阳甲),刻手都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合集》37845、《合补》10976可证。如果认为四月癸丑后已经附记了年祀,而只是尾甲残掉了,那更不可能,因为迄今为止,我们还从未发现一版黄组卜旬辞会附记两次年祀。
    但若采用“曰祀”说,那么这个疑问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由于“王曰祀”表示王下令开始举行周祭祖先的祭祀,而且翌季开始于六月甲午,那么此前的四旬就根本不存在周祭祭祀的举行。这样,刻手就算想要在四月癸丑条之后附记年祀,也没有年祀可记。至于刻手为什么不将年祀附记在六月甲午翌工典之后,这大概是因为刻手认为从翌上甲开始,才算是真正开始周祭祖先。

    第二、与第25则缀合同卜的《缀续》529表明,五月的三旬确实没有周祭举行。这也对“曰祀”说非常有利。当然,附记甲日周祭的黄组牛胛骨卜旬辞,也偶有漏记周祭的(如《合补》11043),但持“廿祀”说者又如何证明五月癸酉条后一定是漏记“甲戌肜祖甲”,而不是没有周祭举行呢?比如,大量的在上xiè卜旬辞就没有一版附记周祭的,我们又如何能证明这些卜旬辞全都漏记了周祭呢?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并结合《合集》37867附记年祀的反常,我们认为,《缀续》529附记的周祭更支持“曰祀”说。

    在商周年代学的大环境下讨论这个问题,对“曰祀”说也更为有利。事实上,笔者起初也是持“廿祀”说的,后来发现,在商末三王的周祭系统都不少于20祀(周祭系统延续的周期长度并不等同于商王的在位年数)的情况下,所排的周祭祀谱会使历法混乱得非常严重,笔者才改从“曰祀”说的。限于篇幅,详细讨论留待他日。

    推论:哪怕是在单个商王的任内,周祭系统也并非是连续的。我们认为第25则缀合的“王曰祀”位于帝乙后期。


  • 改定。欢迎讨论。


  • 《合集》41875与37867的缀合还需要考虑,如果真这样缀合,就会出现两个相邻旬的“工典”,这很特殊,不知有无先例。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