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序

发表于2008年-12月-22日  0条评论 

作者:晁福林(北京师范大学 历史学院)

甲骨卜辞的每一次重大发现,都极大地推动了甲骨学与殷商史研究的进展,这是为百余年的学术史的事实所证明而不待多言的道理。九十年代初在殷墟花园庄东地编号为H3的坑内发现了近七百片刻辞甲骨。其数量之多、内容之重要为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来所未有。这是一批小屯村以外所出土的一批重要的非王卜辞,是与以往所见不同的另外一类“子”卜辞。刘一曼、曹定云等专家已经考定此批卜辞的时代属于武丁时期(或谓武丁早期),发现这批卜辞的地层关系和钻凿形态都说明它属于殷墟文化一期。这批卜辞的主人称为“子”,其身份的确定,实为研究这批卜辞的关键问题。杨升南先生经过深入研究指出,此坑甲骨的主人“子”是武丁太子孝己而不是沃甲(即甲骨卜辞中所称的羌甲)之后。杨升南先生的文章《殷墟花东H3卜辞“子”是武丁太子孝己》从此坑卜辞祭祖制度入手进行考察,确实抓住了肯綮。杨升南先生还分析了此坑卜辞的全面而丰富的内容,论定“子”在政治、经济等方面都有强大的权力和实力,从而证明他与武丁太子的地位相符合。文章还指出了“子”与妇好间的特殊关系,妇好当为其母。这些分析论证皆信而有征,翔实细密。除了杨升南先生的这个考证之外,专家也还有不同的说法,可以看出,关于这批卜辞主人“子”的身份的考定应当是相关研究的关键所在。

韩江苏同志这部著作,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于“子”的身份进行了系统的全方位的探讨,她详细分析了卜辞所载的祭祀对象及“子”与妇好的关系、“子”与其它人物的关系以及“子”的活动,还特别考察了子的礼仪活动及田猎活动,对于“子”的身份做出了判断,关于“子”的身份问题,在许多地方开拓了新的研究领域,深化了杨升南先生的认识。还应当提出的是这部著作对于花东卜辞的释读和祭典的一些具体问题也提出了不少独到的见解,书中所附花东卜辞的“排谱”,是一项细致而重要的工作,韩江苏同志能够不避难将其完成,亦是很值得称道的事情。这些对于花东卜辞及殷商史的研究都是一项扎实的有意义的工作。

在攻读博位期间,韩江苏同志刻苦努力,深入精研花东卜辞,还经常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向海内外著名的甲骨学与殷商史研究专家王宇信、杨升南、宋镇豪等先生问学求教。她的许多创见得这些先生的指教而增强了自信。攻读学位期间,她还参加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重大项目《殷商史》的研究与撰写工作,得到专家好评。近年,韩江苏同志继续钻研,对于博士论文进行了许多修改和补充,展现在大家眼前的这部著作,可以说是她数年成果的一个结晶,希望她能够继续前进,在甲骨学与殷商史的研究方面做出新的贡献。

晁福林 2007年6月20谨识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