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

发表于2008年-12月-22日  0条评论 

作者:王宇信(安阳师范学院甲骨学与殷商文化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1991年10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在殷墟花园庄东地有重大甲骨发现,这就是编号H3的一个甲骨窖藏坑,集中出土了甲骨1583版,其中有刻辞的689版,而且大版和较完整的卜甲不在少数。如此之多的甲骨集中出土,是继1936年YH127坑和1973年小屯南地甲骨发现以来的第三次重大发现。而花园庄东地H3所出卜辞,是目前发现内容最重要、数量最大的“非王卜辞”。特别是此坑甲骨材料单纯、完整,所涉及的人物繁多,内容复杂,且整个占卜活动都是围绕一位身份为“子”者的活动展开,倍受学术界瞩目。自殷墟花东H3卜辞零星发表至2003年12月以《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简称《花东》)为书名公布全部材料的十多年间,成为甲骨学界研究的热门课题,不少甲骨学家对文字的考释、行款文例的辨析等方面都进行了创造性的探索和再发现,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出版以来,学者们关于花东H3卜辞所反映的商代社会历史的研究,则更是各抒己见,异彩纷呈。就以殷墟花园庄东地H3卜辞的关键人物——“子”的身份来说,目前竟有十种说法之多。其中较有影响的说法,一是《花东》的编纂者刘一曼、曹定云二位教授的“子”为商王祖乙、羌甲之后裔说;二是杨升南教授提出的 “子”为商王武丁的太子孝己说。

花东H3卜辞主人“子”的身份的确定,对商代历史和商代家族形态的研究关系极大。花东H3卜辞主人“子”究竟为何许人也,也是深入认识和理解花东H3卜辞的关键。学者们由于对花东H3卜辞整理和研究的角度不同,或对某些材料的理解、认识的不一致,因而见仁见智,对花东H3卜辞主人“子”的身份得出了种种不一致的看法,说明此问题的重要和研究的深入。但是,无论如何,“子”的身份只能有一种才符合商代武丁时期的历史实际。因此,进一步全方位、多角度地对“子”身份进行全面深入的探索,是花东H3卜辞材料公布后,摆在甲骨学研究家面前的重要课题。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一书,就是以更全面的资料、更新的视角,深入论证了花东H3卜辞“子”为商王武丁太子的一部力作;并以较为充分的论据,进一步得此花东H3卜辞“子”,应就是商王武丁太子——孝己的结论。因此,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一书,不仅推动了当前花东卜辞研究向纵深层次发展,而且对商代家族形态和商代历史以及甲骨学的研究将有所推动。

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一书之所以取得可喜的成绩,主要是她的研究在三个方面有所开拓和创新,这就是:

一、从人的社会属性出发,对H3卜辞主人“子”的身份和地位进行论证。众所周知,人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他们的一切行为都不可避免地要与周围的人发生这样那样的联系,都是在一定社会关系中生活的人。韩江苏从人的社会属性的视角着眼,研究花东H3卜辞中出现的各个人物,从而为“子”的身份和地位的解决提供了基础。而有关花东H3卜辞“子”及其与周围人活动的考察,又为“子”的身份和地位提供了佐证。基于此,韩江苏把H3卜辞中出现的人物分为故去的先祖(妣),身份、地位高于“子”的丁(即武丁)和妇好,身份、地位低于“子”的臣属等三类。从祭祀顺序的考察表明,先王祖甲要高于祖乙和妣庚的辈份和世次。从目前发现的甲骨文中享有彡祭特权的人物考察,虽然H3卜辞为“非王卜辞”, 但其中出现的先王祖丁、祖甲、祖乙和先妣妣庚为曾即位为王的商先王和其先妣。而据周祭祀谱先王、先妣世次的排定,H3卜辞中祖丁、祖乙和祖甲、祖乙之间的祭祀顺序,与祀谱中丁、河亶甲和祖乙、妣庚及祖丁、阳甲和小乙、妣庚两组先王的世次相合。再以《尚书·高宗肜日》中反映的殷人重近祖轻远祖的祭祀观念和H3卜辞中“子”不重视祭祀父、母的现象为据,推断出H3卜辞主人“子”为武丁子辈的认识。在此基础上,韩江苏又进一步考察了“子” 侍奉在妇好、武丁身边及他(她)们之间的密切关系。特别是通过对“丁”、妇好主持“作子齿”典礼活动的论证,确定了H3卜辞的主人“子”为武丁、妇好之亲子。不仅如此,韩江苏还全面分析了花东H3卜辞中80多位身份可考的武丁王朝的人物,他们与“子”之间,有着某种服从的“君臣”关系。而再具体考察“子”活动事项,既有“子”戍守宗庙、提供宗庙祭品并主祭,又有陪同商王武丁外出并为武丁祛灾、问梦而占卜等太子职责的史实。还有“子”参加了习礼学乐的一系列礼仪活动。武丁有祖己、祖庚、祖甲三子见于文献和甲骨文的记载不仅得到了进一步佐证,而且充分证明了花东H3卜辞“子”为武丁太子的身份。韩江苏又根据H3卜辞的时代和百年来甲骨学商史研究成果,得出了“子”即为武丁太子——孝己的看法。而H3卜辞所反映的“子”之所以深受武丁、妇好宠爱是由于她的母亲妇好在武丁诸妻中地位显赫并健在,得到了妇好的保护和择荫而已。如此等等。论述环环相扣,论证层层深入,终于得出了花东H3卜辞“子”为武丁太子孝己的明确论点,是很有说服力的。

二、从历史学的角度对花东甲骨文字进行考释。花东H3卜辞中,有不少以往出现的至今未能释出的疑难字,也新出现不少以往未见的新字。近年不少学者,如裘锡圭、黄天树、刘一曼、曹定云、杨升南、葛英会、姚萱等,对花东H3卜辞的文字释读作过不少创造性的探索,为深化花东H3卜辞的研究奠定了基础。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一书,从历史学研究的角度,具体环境具体分析,也在文字的释读方面有所创获。诸如把“紤”字释读为斧(黼、扆)与商代宗庙的布局及装饰的论述,人名“丁”为已故或存世,“女、子”为妇好之“好”字的省称,“子母”为妇好的省称,“母(或女)”是“好”字之省写等称谓的辨析,对通读和深入理解花东H3卜辞很有意义。而“作子齿”与西周冠礼比较研究和把jgw-hd-zi01字释读为侯,再把“弹侯”与作册般铜鼋铭文结合考察商代弹射礼等等,对商代礼制研究颇有新意。此外,关于学商、奏商、舞商之“商”与商王朝歌乐的论述,“作玉分卯”与“班瑞玉”的设官分职典礼的探索等等,为花东H3卜辞所反映的商代史实的深入发掘,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三、甲骨学排谱研究的成功尝试。前辈学者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呼吁甲骨学者加强甲骨卜辞的排谱研究。但由于材料的零散和实际操作起来较为困难,因而迄今也鲜见系统的排谱研究成果问世。韩江苏知难而上,利用花东卜辞的时间较短和材料较为集中的特点,成功地进行了卜辞排谱工作,从而使花东H3卜辞较为分散的材料,成为花东H3卜辞主人“子”活动的“大事记”。韩江苏在此基础上,写成了“太子所从事的礼仪学习及活动”一章,从而发现和论述了商代的弹射礼和真正意义上的拉弓射箭的习武有所不同;并通过对花东H3卜辞“学、舞”排谱系联,发现并论证了主人“子”所学舞乐活动的内容应为商王朝重要乐舞或乐典的“商”、地域性舞、武舞(舞戉)等等,使商朝舞乐文明及教育的研究,有所深化和丰富。

花东H3卜辞的排谱工作,是韩江苏在全面掌握和熟悉卜辞内容基础上进行的,这就以时间和事件及相关人物的活动,在时间先后的发展中“立”了起来和“动”了起来,因而屡有创获。这就使她的研究较同类著作高出了一筹。我们希望,今后有更多的学者从中受到启示,完成前辈学者一再呼吁的殷墟YH127坑等较为集中的甲骨排谱工作,定会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并有所前进,推动甲骨学研究的再深入和前进!

如此等等。我为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的完成和所取得的成绩而高兴!在高兴之余,也颇有感慨。感慨韩江苏通过刻苦努力,终于完成了博士课程的学业,并在花东H3卜辞研究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20多年前,韩江苏安阳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在该校“殷商文化研究班”的六个学员中唯一的小姑娘。胡厚宣、田昌五、李学勤、李民、杨锡璋等知名学者都为他(她)们上过课。我为他(她)们讲甲骨学,杨升南为他们讲商史,曾集中一段时间,在那时的安阳师专上过课。我和杨升南教授深为他们的求知欲望和刻苦学习精神所感动。韩江苏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学习理解力强,喜欢提一些怪问题。“研究班”结束后,江苏的同学们纷纷深造,修硕士、博士,有的人还出国学习、研究。只有她被分配在学校图书馆,从事编目工作,一干就是几年;并结婚、生了孩子。有一次,我到安阳师院办事,她来看我,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她说:“江苏,你的同学都考了硕士、博士,你不想再提高一下,报考硕士去学几年么?”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韩江苏居然在34岁的时候,考取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杨升南教授的殷商史研究硕士生,此时,她离开了家和孩子,其困难是可想而知的!甲骨学的课程,是我为她和几个同学上的。由于她年龄偏大,在起步上比她的“研究班”的同学(有的都已硕士、博士毕业)要晚,我、杨升南、宋镇豪教授一度担心她是否能完成硕士学业课程和顺利完成硕士论文……但江苏就是在我们几个的担心中,硬是通过自己的刻苦拼搏、顺利完成了硕士答辩,并没有二话地承担了宋镇豪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暨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商代史》商代人物卷(与江林昌教授合作)的撰写工作。韩江苏硕士毕业后,仍回母校——安阳师范学院工作。安阳师范学院的郭新和教授,不仅在其上学期间对她各方面关心备至,而且在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北京师范大学先秦史博士、师从著名史学家晁福林教授以后,郭新和教授又破例同意她再深造……韩江苏在北京师范大学博士课程学习期间,既有她自己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甲骨文图文资料库》课题,又有《商代史》的写作任务,再加上博士论文选定了花东H3卜辞主人“子”的研究,可见她给自己加的工作量之大!可以说,她是在超负荷地工作和学习……在北师大的研究生中,韩江苏也应该是年龄最大的了。在她的博士论文答辩会上,坐的满满一屋子硕士、博士(师弟、师妹)们,为他(她)们的“大姐大”顺利通过答辩而热烈鼓掌,从中也可以看到韩江苏不仅有学品,而且还有人品和人缘。通过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的完成并取得新的深入研究,说明起步晚并不可怕,关键是坐下来,稳下来,钻进去,只要肯花力气,往往是后来居上呢!

我还有一些感慨,就是当今出书难。莘莘学子们写一部严肃的学术著作,需要翻阅大量资料,耗尽脑汁,花费了大量心血和创造性的劳动。但是书完成后,往往由于专业性强,印数少,因而出版要作者先出一笔可观的出版补贴。试想,清贫的学子们为了买书、资料等,已承受了相当大的经济压力,又哪里一下子拿出几万元的津贴呢?(他们不像大款、大腕,为了出书留名,而一掷几万金。对他们来说,出书简直是在“玩”,一点也不难!)韩江苏的新作完成以后,鉴于此书的质量较高,我曾几次向安阳师院的郭新和教授建议:由学院拿出一部分钱予以资助。郭新和教授也进行过协调,但学校的有关制度没有资助出版著作的规定。由于没有钱,原决定出版韩江苏此书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也只好作罢。有感于此,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库”为庆祝建院30周年、决定收入我们的《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一书“2007年版后记”中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者们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各位的煌煌大著完成后,院里有坚强的后盾——出版基金。虽然也有的出版社为发展学术,支持优秀著作出版而不计出版津贴,但在时下编辑与经济效益挂钩的情况下,不少人找不到出版资助又怎么办?我在这里呼吁:设立出版补贴的单位多一些,编辑与经济效益挂钩少讲些许(当然要讲,但不能光讲效益,而像个别人那样‘黑’)……”我曾呼吁安阳师院也应该设立出版津贴,但我的学生李雪山教授告诉我:学校对重点出版社出版的著作(诸如中国社科等)有不菲的奖励!我当时就对他说,这不是对需要雪中送炭的人不闻不问、而对发了财的人大送其礼的“锦上添花”么?颇有本末倒置之嫌!我也把这番话与郭新和教授议论了一番。虽然他也赞成,但学校却没立出版资助的制度,奈何,奈何,真是无可奈何!我还是再一次呼吁安阳师院应早日设立出版基金,教师出书也是为学校争取荣誉呀!雪中送炭才是第一要事!多做些雪中送碳而不是锦上添花的事!

就在韩江苏和安阳师院为这部优秀著作出版之事受困扰之时,北京的线装书局决定不要出版资助而出版此书。线装书局为发展学术的善举和远见卓识,使我颇受感动并对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是他们的奉献,使《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得以和海内外学术界见面,并把韩江苏推向了甲骨学界的前台。

在韩江苏新作即将出版之际,既谈了些我读过此书的收获,在为她充满创建的大作高兴的同时,也颇有感触。拉拉杂杂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就此住笔吧。总之,韩江苏《殷墟花东H3卜辞主人“子”研究》一书,是一部研究花东甲骨的优秀著作,书中不少创建颇有启发意义,不仅将推进花东甲骨研究的深入,而且对甲骨学、商史研究也很有价值。我竭诚地向广大大读者推荐它!

2007年8月2日

于北京方庄芳古园

“入帘青小庐”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