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勤教授撰文讨论柞伯鼎铭文

发表于2007年-11月-17日  0条评论 

撰稿:刘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原载:http://www.xianqin.org/xr_html/articles/lwjsh/605.html

李学勤:《从柞伯鼎铭谈〈世俘〉文例》,《江海学刊》2007年5期,第13至15页。

〖内容提要〗新入藏国家博物馆的西周中期青铜器柞伯鼎上的铭文,记述了周王朝对南方蛮夷方国昏的战争,昏可能即是《国语·郑语》的闽芈。由鼎铭文例 知道,当时叙述征伐采取“命”、“至”和“馘俘”的格式,与《逸周书》记武王克商的《世俘》相似,其“至”均指抵达征伐的目的地,从而纠正了该篇注释诸家 的误解。武王命人征伐的方国可能很远,如蜀即在今四川的蜀国。

〖关键词〗西周青铜器、柞伯鼎、《逸周书·世俘》

中国国家博物馆2005年征集入藏的柞伯鼎照片

柞伯鼎铭文拓本

〖简介〗柞伯鼎由朱凤瀚先生首先介绍和研究(朱凤瀚:《柞伯鼎与周公南征》,《文物》2006年第5期,第67至73页)。李学勤先生这篇文章对柞 伯鼎铭文的句读、考释和研究与朱凤瀚先生文章有一些不同之处。这里略作比较,供大家参考。先将两位先生的释文写在下面(释文采用宽式,凡涉及对若干字独特 理解处,则用严式):

(一)朱凤瀚先生释文

惟四月既死霸,虢仲令

柞伯曰:“在乃圣祖周公

有共于周邦,用昏(暋)无

及,广伐南国。今汝(其)率

蔡侯左至于昏邑。”既围

城,令蔡侯告(徵)虢仲,遣

氏曰:“既围昏。”虢仲至。辛酉

尃(搏)戎。柞伯执讯二夫,获馘

十人。諆(其)弗敢怽(昧)朕皇祖,

用作朕烈祖幽叔宝尊

鼎,諆(其)用追享孝,用祈眉

寿万人(年),子子孙孙其永宝用。

(二)李学勤先生释文

惟四月既死霸,虢仲命

柞伯曰:“在乃圣祖周公

又共于周邦。用昏无

殳,广伐南国。今汝(其)率

蔡侯左。”至于昏邑。既围

城,命蔡侯告虢仲、

氏曰:“既围昏。”虢仲至,辛酉,

尃(薄)戎,柞伯执讯二夫,获馘

十人。諆弗敢怽(昧)朕皇祖,

用作朕烈祖幽叔宝尊

鼎,諆用追享孝,用祈眉

寿万人(年),子子孙孙其永宝用。

比较二段释文可知,两位先生对铭文的理解不同,特别表现在一些关键字的解释上。其中,最大的不同之处是,朱先生读为“在乃圣祖周公又共于周邦,用昏(暋)无及,广伐南国”的一句,李先生读为“在乃圣祖周公又 共于周邦。用昏无殳,广伐南国”。朱先生认为“在乃圣祖周公”云云是追述柞伯先祖功绩用以勉励柞伯的话,与“今汝其率蔡侯左至于昏邑”是今昔对应关系,故 “今”字前“用昏无及,广伐南国”应属上读,即属于追述周公功烈的话。而李先生将这句中的“昏”看作一个有城邑的南方蛮夷方国,并推测即《国语·郑语》提 及的芈姓的“闽”,又将这句中的“殳”读为“输”即委输,认为“用昏无殳”说的是昏不向周王朝纳贡。李先生文中并未直接说明“广伐南国”这一句话(朱先生 将“用昏无及,广伐南国”都看成是叙述周公品德及功绩的话)。李文与朱文对铭文的理解在小处也多有不同,如在“今汝其率蔡侯左”之后断句,将“氏”看作“仲”这个人等等。对柞伯鼎年代的估计,两篇文章也有一些不同。朱文认为在西周晚期厉、宣时期,李文认为在恭王时期或再晚一些。

李先生这篇文章的独特之处在于,认为柞伯鼎铭文所载的这次战争规模不大,不太重要,但其叙事的格式,可启发我们对传世文献《逸周书·世俘》有新的理解。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