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劄記一則

发表于2012年-7月-5日  3条评论 

孫亞冰(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中心網站2011年11月4日發表了芝加哥大學石亞當先生的一篇文章——A Unique Shang Dynasty Group Writing,文章後面wuwen(蔣玉斌筆名)先生跟帖說:

《花東》332可加《花東》534,綴合後得到完整一字:

clip_image001 (1)辛未卜:西鄉(向)~。用。《花東》332+《花東》534[花東類]

可知該字的確有第二個“木”,並且還有第三個。該字亦見於舊有卜辭:

clip_image002 (2)遘,有鹿。〇…~,弗擒。《合》28335[無名一類]

clip_image004 (3)…~。在二月。《合》37891[黃類]

按,蔣先生指出的這個字的含義,從以上三組卜辭看,當與狩獵方式有關。日前,筆者在翻看《殷周金文集成》時,發現金文中也有此字的異體,這個異體出現在商代銅鼎“戊寅作父丁方鼎”銘中(《集成》2594,參下圖),作“clip_image006”形。《殷周金文集成》修訂增補本將鼎銘釋作:

戊寅,王曰: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馬,clip_image012,錫貝,用作父丁尊彝,亞受。

clip_image014

clip_image006[1]”與甲骨文“clip_image001[1]”、“clip_image002[1]”、“clip_image015”顯然是一個字,都从clip_image017clip_image019clip_image017[1]下的字形稍微有區別,但大體一致,clip_image006[2]clip_image015[1]clip_image021clip_image001[2]clip_image002[2]clip_image023。不同的是clip_image001[3]等从的草、木在clip_image006[3]中變成了小圈。這些小圈與“口”有別,不應釋作“口”,此字也不應釋作“clip_image008[1]”。一般認為clip_image006[4]是人名,現在看來,似乎也可以解釋為動詞,鼎銘當斷為:

戊寅,王曰:clip_image006[5]clip_image010[1]clip_image012[1],錫貝,用作父丁尊彝。亞受。

其大概意思是:戊寅日王命狩獵,clip_image010[2]馬進行酒祭,王賜其貝,clip_image010[3]馬因此作父丁尊彝。“clip_image010[4]馬”可能是馬官,同時又是亞官,卜辭中也常見“馬亞”連言,如《合集》564、5707-5710、28011、30439等。

【文章下載】

孫亞冰20120703《讀書劄記一則》.doc

共 3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此字構形十分有意思,值得深思


  • 孫先生把鼎銘那個字跟甲骨文諸形認同,很有道理。
    我認為甲骨以及鼎銘从虎、从攵為主體的字,可能是“驅趕”之“驅”字,會手持棍棒驅趕野獸之形。从“木”或“屮”,可能跟野獸出沒的環境為山林草莽有關。
    鼎銘那個字,“虎”形周圍飾以“口”(有的寫成封閉的圓圈),可能跟甲骨文形體有關,也可能表示眾口呼喊(目的是驅趕野獸)。至於虎下的形體,裘錫圭先生已經指出跟一般虎形不同,我猜測可能已經變形聲化為“丩”。“丩”、“驅”韻部皆為宵部,聲紐為牙音。
    甲骨金文有从虎从攵之字,過去多依裘先生釋“虣”。葛亮先生、單育辰先生懷疑,單先生曾讀為“驅”(《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四輯),並在頁下注注明受蔣玉斌先生啓發,並說蔣先生有專文討論从虎从攵之字。我想蔣玉斌先生可能也是把這個字釋為“驅”吧。


  • 我是有一篇小文讨论上述甲骨金文字形,希望能有时间写成向各位请教。另外,虎头下面的字形即花东卜辞数见的「黄~」之~字,先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