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坂方鼎和荣仲方鼎的几篇文章

发表于2005年-12月-7日  0条评论 

撰稿:刘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原载:http://www.xianqin.org/xr_html/articles/xchjw/300.html

商末的坂方鼎和周初荣仲方鼎是保利博物馆新入藏的两件铜器,其铭文都较重要,引起了学界关注。《文物》2005年第9期上发表李学勤《试论新发现的版方鼎和荣仲方鼎》一文,率先对两器铭文的重要意义加以阐明。李文指出坂方鼎铭文中的“文武帝乙”即帝乙,彡(肜)日为周祭,该器的重要性在于是帝辛廿二年五月乙未的标准器,可证帝辛将帝乙列入周祭祀谱;李文将荣仲方鼎首句释为“王作荣仲序”,认为该器的重要性在于印证了当时的学制。《文物》同期还发表了徐凤先《版方鼎与商末周祭系统》一文,讨论了武乙、文丁、帝乙是否入周祭系统及坂方鼎历日推算等问题。

在荣仲方鼎的释读与理解上,有学者与上述李文提出了不同看法,《中国文物报》2005年12月2日7版发表李朝远的文章,对该器铭文重新考释和解释,将首句释为“王作荣仲宫”,以为宫即庙,从而对李学勤文提出异议。对于“生霸吉”、“子加(嘉)荣仲瑒琱”、“子”等字、词的含意,李朝远也提出自己的看法。同期报纸同版刊登了王占奎《新出现荣仲方鼎的年代学意义》一文,对:“宫”、“生霸吉”、“子”的地位也提出的己见。

坂方鼎

坂方鼎铭文拓片

荣仲方鼎

荣仲方鼎铭文拓片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