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中心动态>Adam Smith博士來歷史所作學術報告

Adam Smith博士來歷史所作學術報告

adam talk 02

adam talk 01 

(圖片點擊放大。攝影:張翀。)

    7月5日上午,Adam Smith博士(2008年于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考古學博士學位,現在哥倫比亞大學做博士后研究工作)訪問歷史所并作學術報告。報告的題目:(一)花園莊東地卜辭字形變異與用詞習慣所反映的不同刻手;(二)習刻卜辭的性質和意義。

    Adam Smith博士介紹了自己製作的花東卜辭數據庫。他發現花東卜辭中,“庚”字有簡、繁兩種字形,經過統計,簡、繁二體分別與“干卜”和“干支卜”兩種前辭形式有對應關係。此外,“庚”字的簡、繁體也與“耳”字的兩種不同字形有對應關係。據此,他提出花東卜辭可能由至少兩個不同的刻手契刻而成。

    Adam Smith博士對習刻卜辭這一課題進行了較深入思考和細緻研究。他提出若干基礎問題:(1)怎樣地區別習刻卜辭和常規卜辭;(2)習卜刻辭性質是練習契刻技能還是學習文字本身;(3)習刻的刻手是先具備了成熟的文字能力,還是先具備占卜契刻技能。

    對於這些問題,他目前的看法是:(1)考察卜辭是否與鑽鑿和卜兆相對應,習刻卜辭一般無對應的鉆鑿和卜兆。(2)習刻卜辭是刻手練習契刻、學習文字過程中的產物。他指出,對于習刻卜辭的常見特點,可進一步思索:爲什麽刻手反復練習22個干支字;爲什麽習刻多練習干支表,而非單字;爲什麽習刻內容多抄寫同版範本,而缺乏獨立性;為什麽習刻中字形結構,文例,干支搭配常有錯誤。

    Adam Smith博士選取了有助于深入研究習刻卜辭的典型材料(包括哥倫比亞大學藏品),舉例闡述他的觀點,如:USB414+甲2799、USB415、合集34945、USB422+甲2442、合集33208。他認為刻手們不僅練習契刻技能,還要學習文字,商代占卜機構通過培養新的刻手,比較獨立地傳授了當時的文字體系。

    報告結束後,先秦史研究室同仁、研究生與Adam Smith博士展開了熱烈討論。討論的主要問題有:(1)合集33945片卜旬卜辭所見兩種不同的契刻風格,所反映的刻手學習、實踐契刻的過程,及其與“老師”的關係。(2)USB414+甲2799中“癸巳卜翌甲午登父甲饗”和“癸酉卜翌甲午登父甲饗”兩條刻辭是否同版的範本和習刻。(3)刻手是否在練習契刻技能的同時還具備識字能力的問題。(4)花園莊東地甲骨所在占卜機構中是否存在不同刻手的問題。

请发表评论


贴图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