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覆王甲金先生

发表于2010年-9月-19日  1条评论 

【首發】孫亞冰(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王甲金先生在〈對《殷墟近出刻辭甲骨選釋》中一〔奚戈〕字形的看法〉一文中說甲骨文“clip_image002clip_image004clip_image006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中的構件“clip_image012”是雙手在身體中線交叉的形狀,這種說法,孫俊、趙鵬在討論“clip_image014”字時也說過,她們認為“clip_image015”象人兩手交叉,仰面向天(參《“艱”字補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9年11月25日發佈,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995)。我覺得這種說法不確,甲骨文“clip_image016”,又作“clip_image018”、“clip_image020”、“clip_image022”等(參《甲骨文編》521頁,含獨體和偏旁兩部份),說前三形象交叉的手臂還可以,最後一形若說成是交叉的手臂,則難以解釋為什麽手臂中間有一道。其實,最後一形上面的“clip_image024”就是人頭。

另,王甲金先生引用的clip_image025匜(《集成》10285)中有三個從“clip_image026”的字,分別是“clip_image028”、“clip_image030”、 “clip_image032”,第一個字為王甲金先生所引用,此字所從的“clip_image033”與第二個字所從的“clip_image034”都是上面的圓圈和下面的手臂相分離。但這兩個字在clip_image025[1]匜銘文里不只出現一次,它們還有“clip_image036”、“clip_image038”的寫法,這種寫法所從的“clip_image039”則都是上面的圓圈和下面的手臂相連,而第三個字所從的“clip_image040”也是如此。這些現象說明上面的圓圈和下面的手臂是否相連並無區別。

下面討論一下“clip_image041”、“clip_image043”、“clip_image045”、“clip_image047”、“clip_image049”(相關卜辭可參考孫俊、趙鵬的文章),我認為“clip_image050”是“天”的異體字,“clip_image051”也是“黑”字,二字讀音、意義均相隔較遠,爲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孫俊、趙鵬認為“clip_image053clip_image055)、clip_image057(黑)本來是兩個讀音和意義都不相關的字,但是由於刻手在刻寫clip_image058的時候,有時省略了上面的口形,造成了與clip_image059(黑)同形。不過這種同形,在當時並不會對理解卜辭本身造成誤會,只是今天我們才會對出現clip_image060的某些卜辭產生誤解。”我的理解,“clip_image061”是一形多讀(參林澐:《王、士同源及相關問題》,《林澐學術文集》,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8年),後來為了區別它們,在表示“天”的字上加了“口”,即“clip_image062”,有的還在“clip_image063”上加了聲符“山”,即“clip_image064” (後來訛變為從“火”),“天”是真部字,“山”是元部字,二者韻部接近。“clip_image065”、“clip_image066”就是“艱”字,從“clip_image067”、“clip_image068”得聲,“艱”是文部字,與真、元部字韻部都很接近。

【文章下載】

孫亞冰2010年9月19日答覆王甲金先生.doc

已有1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Internet Explorer 8.0 Internet Explorer 8.0 Windows XP Windows XP

    谢谢你的提醒,我已经读了孫俊、趙鵬的文章,也看了一下堇、熯等字形。我依然觉得那不是人头,而是交叉手臂。至于那个圆形的“田”要如何解释,我会再草一短文向你请教。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