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辨偽舉例

发表于2009年-10月-16日  0条评论 

【首發】蔡哲茂(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濮茅左先生於《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序〉中,列舉出部分偽刻及習刻,以及直指偽刻的甲骨,共有52片。筆者校讀後,發現該書仍舊含有部分偽刻的甲骨,今暫舉一例,以就教甲骨學界。

《上博》47645.1抄自《寫》143(甲359)、《寫》195(背面)(甲釋20)

《上博》47645.1右邊卜辭「乙亥blank_more」、「blank_more劦亡clip_image005」抄自《寫》143(甲359),左邊卜辭的「己卯卜clip_image007clip_image009至必甲十示」抄自《寫》195(背面)(甲釋20)。《寫》143、《寫》195兩版卜骨皆出土於1928年史語所第一次發掘所得,兩個月後董作賓挑揀出381片摹本隨及出版《新獲卜辭寫本》[1]石印本,並隔年發表於《安陽發掘報告》第一期。《上博》47645.1原藏於顧正震,文化大革命後上海博物館於1981年12月8日退還顧正震。[2]根據上述的時間推測,作偽者應是看了舊著錄《寫》143、《寫》195兩版後,分別截取一段卜辭而刻至《上博》47645.1。

偽刻甲骨卜辭分別襲自兩版卜辭的例子甚多,例如筆者於〈卜辭同文例研究舉例〉一文,指出:「合22422亦是抄自《寫》195(背面)即《合》22421反(《甲》387反、《甲釋》20)(圖32)而來,兆序二卜,放在『己』字之上,又『己卯卜,庚日』之庚下缺『易』字,且『己卯卜』與『庚日』位置離太開,『clip_image011』下缺『clip_image013』,很明顯是偽刻。」[3]同文,亦指出《懷特氏等收藏甲骨文集》S1552下半部據《寫本》296號偽刻,左上角之「六示至自亥」之殘文亦抄自《寫》292,此片可與《寫》286綴合,見《甲釋》附圖002(《甲》187+《甲》192)。[4]可見有不少作偽者是在看到《新獲卜辭寫本》之後,將不同版的兩條卜辭抄於同一版甲骨,本片很可能也是這樣偽作出來的。

另,原藏顧正震之二,上博 47673.1、47673.2、47673.3、47673.4等四版

字體拙劣,辭例不通,一望而知其偽。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博甲骨辨伪

【文章下載】

蔡哲茂2009年10月16日《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辨偽舉例.doc


[1] 民國十七年石印本一冊,又載於一九二九年《安陽發掘報告》第一期,及收入一九七七台北藝文印書館《董作賓先生全集》中。

[2] 濮茅左編著:《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序〉(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9年1月),頁21。

[3] 拙稿:〈卜辭同文例研究舉例〉,《徐中舒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四川聯合大學歷史系主編(四川:巴蜀書社,1998年10月),頁52。

[4] 拙稿:〈卜辭同文例研究舉例〉,《徐中舒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四川聯合大學歷史系主編(四川:巴蜀書社,1998年10月),頁52。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