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史料研读班”第三期简讯

发表于2009年-9月-5日  2条评论 

2009年9月4日上午,历史所先秦史研究室“先秦史料研读班”进行了第三期。这一次学术活动由宋镇豪研究员主持,孙亚冰硕士主讲,她的题目有两个:一是对姚萱博士花东卜辞系联排谱大表进行检讨;二是据新材料解释甲骨文“衍”字的内涵。先秦史研究室在职科研人员、访问学者、研究生等15人参加了这次活动。

20090904_photo_01_small

图一:孙亚冰硕士(右一)在讲演

20090904_photo_02_small

图二:“先秦史料研读班”第三期现场

孙亚冰指出,姚萱博士对花东卜辞系联排谱的研究,据干支系联、同文例、事类联系开展,其成果是目前最系统全面者。通过对其大表同日事类的增、删、调整,可将排谱周期从61天延长为97天。再考察其每天所用甲骨数目,及使用甲骨规律,可进一步认识非王卜辞的甲骨文例。孙亚冰认为,姚萱排入一日之事类有并不相关者,另有未排入一日的事类也有相关者,此外,她据一些学者提出的花东卜辞中对先王祭祀可能是“大事纪时”或“周祭”看法,试从周祭角度对“酒上甲”、“翌酒大乙”、“翌大甲”进行排谱,提出上甲、大乙之间空一旬可能是为了调整周祭周期(一“祀”的时间),并提出“祖丁彡”、“祖乙彡”、“妣庚彡”可能是花东子家族独立的周祭系统。据排谱结果,孙亚冰提出花东子家族占卜一天最多可用8片甲骨,卜用甲骨使用时较随意,不是一块灼卜完再用另一龟或骨。

宋镇豪研究员肯定了孙亚冰的排谱成果,指出这是在前人成果基础上的“精细化”研究。她在姚萱工作基础上,采取“排除法”进行调整,反映了严谨态度。他也指出,关于周祭,二期不会有360旬,且二期周祭规律能否套用到一期卜辞,也值得探讨,花东卜辞中以大事纪时所记录的先王祭祀,似可用严一萍先生提出的“顺祀特祭”概念来理解。花东卜辞中如果有独立祭祀系统,更不可简单套用先王周祭的思路。在卜用甲骨的使用规律方面,序数和卜数值得重视,可进一步精细化研究。宋先生还特别强调要明确排谱的标准。其他同仁对于排谱标准和花东卜辞中是否存在周祭问题,也谈了自己的感想。

孙亚冰报告的第二项内容是《“衍”字补释》,她从殷墟新发现的一片“宁永”卜辞谈起,认为此永字当从裘锡圭先生说释“衍”,解释为满、溢,即洪水涨溢。她全面搜集的相关材料,特别指出一条卜辞中“永(衍)”与“联雨”、“受禾”同卜,很可能是指水患。过去有学者将“降永”之永理解为美善,可商。卜辞中“盜”明确指水患,可能与“衍”字含义相同。

宋镇豪研究员请孙亚冰再查看《尚书》中有关“永”字的材料及相关训诂。赵鹏博士指出历组卜辞中所谓的“衍”可能与宾组卜辞中的“摧”字含意类似。诸位同仁均认为孙亚冰将“永(衍)”理解为灾祸是正确的,但具体为何种灾祸,请她再进一步研究。

Related Post

共 2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 這個字,也許并不表示具體的“何種”災禍,是概括性較強的具有“災禍”義的泛稱之詞,類似于“憂”“摧”“艱”等。從辭例來看,表義接近於賓組卜辭中的“摧”。


  • “衍”是否有時候指水災是一回事,但一般的“永”字應該不會是不好的意思,“降永”也不會是指不好的意思。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