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

发表于2009年-5月-20日  23条评论 

【首發】張惟捷(台灣 輔仁大學 中文所)

作者的話:

從2009年初開始,至今將近一年的時間,這份〈《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終於整理完畢,並傳送到了網上,與同好分享。衷心感謝社科院歷史所先秦史網站提供這樣一個便捷且友善的環境,讓筆者得以和學界分享拙作。

由於筆者疏忽以及學養所限,校訂稿中存在著許多或大或小的錯謬,例如漏摹、誤摹等等,可說例不勝舉,往往降低了本稿的利用價值。間承復旦大學陳劍教授的不吝提點,透過葛亮學兄惠賜一份整理文件以利改訂,這份「糾謬」鉅細靡遺,其眼力令筆者汗顏;社科院歷史所趙鵬副研究員亦曾提供過重要意見。在此謹向陳教授、趙教授、葛先生,以及其他曾對本稿提供意見的師長同學,包含業師史語所蔡哲茂研究員,表示最深的謝意。

在網上發表完畢之後,筆者將根據現有的指正以及往後調閱甲骨的機會,持續修訂此稿,未來預計以附錄形式將本稿附圖收錄在筆者博士論文內,以利學界使用。

《殷虛文字丙編》(以下簡稱《丙編》)[1]是中研院史語所張秉權先生所編著,針對史語所在安陽小屯科學挖掘所得甲骨所整理而成的著作,總共分成上中下三部,各部又分上下兩本,共計六本。與《殷虛文字甲編》(以下簡稱《甲編》)、《殷虛文字乙編》(以下簡稱《乙編》)的不同在於:本書乃是張先生特別整理出《甲編》、《乙編》所載型態與辭例上較為完整的甲骨,或逕行摘錄,或試加與碎片綴合使之更加完整,而後編號收入其中的一部作品。[2]

《丙編》的編輯體例是這樣的:每版甲骨以拓本作為著錄主體,並在拓本前附上張氏所摹的描圖紙摹本,摹本並非描上原字形,而是直接對甲骨文字進行了隸定的工作,並且詳細地記錄拼合的組號並加以界劃。基本上,此書的拓本、隸定摹本在大部分時候已經足資學者的查閱與使用,但由於印刷、墨拓的技術限制以及甲骨文字隸定的認識歧異等問題,若能在原書基礎上加上「原字形摹本」,想必應對研究更有幫助。

職是之故,本文先對《丙編》作直接摹寫,再與甲骨原版進行校對改定,故文後所附摹本皆已經過核檢。若《丙編》印刷問題致原摹本不清,經過校對甲骨實物後可重新摹定之字,均在校訂記錄中誌明「據目驗校正」並底線加粗;若校對該字已漫漶斷泐,摹寫困難,則加虛圈並在校訂記錄中誌明「殘泐勉摹」並底線加粗。[3]若原摹本與甲骨原版對校後發現不需改定文字,即誌明「無改訂」,並基本上不附摹本。另外,本文對各版甲骨在《丙編》之後尚有新綴合者在標號處進行註明,其他相關文字校正心得一併記錄,以供參考,希望此份工作有裨益於甲骨學發展於萬一。[4]

 张惟捷丙一摹本修订
【下載原文】

張惟捷20090520《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1~64(壓縮檔)

張惟捷20090608《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65~121(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0608《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65~121(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0712《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122~181(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0712《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122~181(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0808《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182~240(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0808《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182~240(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091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241~301(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091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241~301(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1020《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302~361(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1020《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302~361(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1020《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362~422(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1020《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362~422(壓縮檔)下

张惟捷20091022《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20091021補充資料(壓縮檔)

張惟捷2009122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423~480(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122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423~480(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122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481~541(壓縮檔)上

張惟捷2009122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481~541(壓縮檔)下

張惟捷20091227《殷虛文字丙編》校訂稿(附摹本)542~614(壓縮檔)


[1]張秉權,《殷墟文字丙編》上輯(一),(台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57年);上輯(二),1959年;中輯(一),1962年;中輯(二),1965年;下輯(一),1967年;下輯(二),1972年。

[2]《丙編》收片標準以「完整」為主要考量,往往收錄在前冊的甲骨,因為張氏發現又可加以綴合,使之更加完整,故加綴後以新標號收在後冊中,而形成《丙編》「自重」的問題。關於此點,蔡哲茂先生輯有〈丙編自重一覽表〉方便學界檢閱,請參見文末附錄。

[3]本文重點在於「文字」部分的摹寫與校正,故雖對拓本上模糊的卜兆、兆序亦有校定,但一律不加以記錄,以避繁雜。

[4]本研究是在中研院史語所蔡哲茂先生的指導下進行的國科會研究工作之一,但囿於筆者學力不足,文中若有所疏漏或任何問題,應由筆者負完全責任。

共 23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