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契拾掇》著錄校理小記(31則)【展翔】

发表于2019年-2月-1日  0条评论 

展翔

首都師範大學甲骨文研究中心,出土文獻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協同創新中心

《殷契拾掇》(以下簡稱“拾掇”)是由郭若愚先生編纂的一部甲骨著錄書籍。從1951年《拾掇·初編》刊布,到2004年《拾掇·三編》(以下簡稱“掇三”)問世,跨越了半個多世紀的甲骨收集與整理工作彰顯出老一輩學者對學術的執著與追求。《拾掇》內著錄的大部分甲骨拓本被《合集》、《合補》收入,蔡哲茂先生于2006年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先秦史研究室網站上公佈了其對《掇三》的校重成果[1],其後又有葛亮[2]、王子楊[3]兩位先生進行補充,使我們能更加便利地使用該書。今結合前輩學者的校勘成果,對其中出現的些許錯誤和信息疏漏進行勘誤、補充。

1.校重:掇一480=上博17645.64。

2.校重:掇一517=上博17645.882。

3.《甲骨文合集材料來源表》(以下簡稱“合集來源表”)中顯示,掇二2與合14679相比是不全的,但查兩拓片發現,其實並無不全之處。如非要說其“不全”,那也需要與此片另一出處—京津433相比較。京津433左邊似有殘筆,在掇二2和合14679兩版拓片中均未體現。

4.與合15979相比,掇二340未拓出最下方“勿”的殘筆。合集未在掇二340後註“不全”,應予以註明。

5.校重勘誤:《甲骨文合集材料來源表》中,校重掇二442=合3760,錯誤,應為掇二442正反=合3761正反。

6.《甲骨文合集材料來源表》中顯示,掇二476與合7853相比是不全的,但查兩拓片發現,其實並無不全之處。應取消“不全”的標註。

7.郭若愚先生在《掇三》的“圖版說明”中提到,山東省圖書館藏甲骨拓片“可能……不只一片”[4],在山東省圖書館編輯出版的《山東省圖書館館藏珍品圖錄》[5](以下簡稱“魯圖藏”)中,又發現了一版甲骨拓片,可校重:魯圖藏1=合補10476。通過這則校重,可以證明郭老的猜想是正確的。

8.校重勘誤:在蔡哲茂先生的《<殷契拾掇>三編與舊著錄對照表》(以下簡稱“對照表”)中,校重掇三23正反=合12408正反,錯誤,應為掇三23正反=合13408正反。

9.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38=合28212,錯誤,應為掇三38=合28216。

10.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46=合補4437,錯誤,應為掇三46=合補4337。

11.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53=合10181,錯誤,應為掇三53=合10188。

12.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81=合4046,錯誤,應為掇三81=合5408。

13.復原校重:首師大藏1=掇三128+掇三436,首師大藏1為彩照[6]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1548932391(1).png (掇三128+掇三436)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1548932454(1).png(首師大藏1)

14.校重:掇三131=國博112。國博112為彩照。

15.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202=合11475,錯誤,應為掇三202=合  14745(部分)。後文所記“掇三608=合11475”是正確的。

16.校重:掇三205=合11632。

17.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229=合5501,錯誤,應為掇三229=合15682。

18.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273=合19080,錯誤,暫未發現掇三273的重片,合19080應與上博2426.515相重[7]

19.校重:掇三333=合13814。

20.校重:掇三338=合24186。

21.校重:掇三346=合35547。

22.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376=合31242,錯誤,應為掇三376=合31243。

23.校重:掇三381=合補9823。

24.《對照表》掇三396的校重“備註”中,註明合34237+合35326=合補10567,錯誤,應是合34237+合35326=合補10562。

25.掇三530右下角部分未拓出,合集較全。

26.校重:掇三602=合9011反。

27.《對應表》掇三647“備註”中說明其綴入綴集453,此處應為筆誤,實為綴入綴續452。

28.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677=合32215,錯誤,應為掇三677=合34110。

29.校重勘誤:《對照表》中,校重掇三705=合1002,錯誤,應為掇三705=合10002=中歷藏540。

30.校重:掇三711正反=合11805正反=中歷藏471正反。

31.校重:掇三712=合補2532。

  1. 蔡哲茂:《<殷契拾掇>三編與舊著錄對照表》,中國社會科學院先秦史研究室網站: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810.html。
  2. 葛亮:《<殷契拾掇三編與舊著錄對照表>補正四十一則》,中國社會科學院先秦史研究室網站: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834.html;葛亮:《<殷契拾掇三編>校理》,《古籍研究》總第57-58卷,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13年,頁91-105。
  3. 王子楊:《<殷契拾掇•三編><合集>、<合補>收錄的情況調查》,中國社會科學院先秦史研究室網站: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5006.html。
  4. 郭若愚編:《殷契拾掇》,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頁223。
  5. 山東省圖書館編:《山東省圖書館館藏珍品圖錄》,濟南:齊魯書社,2009年,頁202。
  6. 首都師範大學歷史系編:《首都師範大學歷史博物館藏品圖錄》,北京:科學出版社,2004年9月,頁123。
  7. 濮茅左編:《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下冊,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9年,頁924。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