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镇豪:岁末年初对甲骨学的思考和期待

发表于2018年-12月-30日  0条评论 


转自《社科院专刊》2018年12月28日总第463期

  殷墟甲骨文是地下出土中国最早的成文古典文献遗产,也是汉字汉语的鼻祖,传承着真正的中华基因。甲骨文内容繁富,涉及三千年前殷商时期政治制度、王室结构、社会生活、经济生产、天文历法、自然生态、交通地理、方国外交、军事战争、宗教祭祀、思想意识、文化礼制等方方面面,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史料价值和学术史研究价值,是重建中国上古史,透视三千年前殷商社会生活景致,寻绎中国思想之渊薮、中国精神之缘起、中国信仰之源头、中国传统文化特质与品格之由来、中国艺术美学之发轫的最真实素材。从1899年发现至今,经海内外学者近120年前赴后继的探索,其中的历史奥秘逐渐揭开,甲骨学崭然成为一门举世瞩目的国际性显学。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恰也是我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甲骨文古史研究整40年,可谓声气与同。如今甲骨文研究受到国家与社会各方高度重视,在甲骨学发展史上际遇铸成,甲骨文研究呈专题化、精准化、系统化、规模化和数字化,甲骨文与甲骨学研究面临的种种新老疑难有望得到解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的构建和甲骨学科人才培养有望得到落实,中华典籍整理工程建设有望增添新助力。2019年即将到来,也是甲骨文发现二甲子的有纪念意义的年份,我想,辞旧迎新应赋予其六方面新内容:一是注重多元化、多路径的甲骨文研究理论、方案、方法及甲骨学科体系构建;二要重视文理结合、跨学科、同方向、开放式的协同创新攻关,加强大数据时代甲骨文献资源数据库与智能深度识别网络体系平台的建设;三是注重甲骨文抢救性保护措施的落实,全国甲骨藏品家底的清查、保存现状的调研和科学展示;四要把握甲骨文研究与应用的深化趋势,突出重大项目与重点课题设置,特别是以大宗藏品单位甲骨文的全面彻底再整理与精细释读为主体展开,具有标志性示范的作用,预示着甲骨学科未来若干年的总走向;五要在不断推出学术精品的同时,注意甲骨文研究人才的培养,有序培育一批新的甲骨学科研阵地;六要加强甲骨学术史的钩沉探赜,揭开尘封的旧事和甲骨出土后辗转流传的风雨沧桑,对甲骨学的传承有促进作用,满足人们对有关历史知识的渴求和传统文化的陶冶,凝聚国民的自豪感与自信心,提高中华古老文明的影响力和国家的文化软实力。

  但也应看到,当今甲骨文与甲骨学研究也面临不少问题,如选题重复,课题碎片化,甲骨字体组类区分标准不一,呈琐碎化。甲骨文字考释或拾陈蹈故,或标新立异,传承性与自我性两极分流,弊端明显,研究面临瓶颈,难以形成共识。考古出土整坑甲骨所拥有的组类属性,与同出考古遗物遗迹的年代界定,是研究甲骨组类分期的重要依据,应该重视运用考古学方法、标准化断代,对甲骨出土地点与地层情资、坑位与甲骨瘗埋层位迭压状况、甲骨钻凿形态、共存陶器类型与考古文化分期乃至与周围遗迹的关系,进行精细分析,这对解决当前甲骨学界有争议的断代问题,有返朴归真的意义。应加强门类各异、相得益彰的甲骨文专题研究。甲骨文字的考释是与时俱进的,通过相同及不同类组卜辞文例与辞例的场景语法语义辨析,确定相关字的词位、词性、用法及字体部件构形分析,结合金文及晚后的简帛文字等其他古文字,察其流变,集成不同历史时期每个单字构形变化的信息包,上下求索,由已知推未知,钩沉文字与史的表里,实征殷商考古发现,以使一批同词位、词性的甲骨文字释义得到整体坐实。

  2019年是殷墟甲骨文发现120周年,我们与有关单位正在筹备高层次国际学术研讨会,落实甲骨文物陈列展,组织甲骨文书法循展等一系列纪念活动;还要推出一批学术研究成果。两三年内我们还将公布若干种重要甲骨文著录集。如《殷虚卜辞旧拓集》,是《殷虚卜辞》的新编,原书1917年由上海别发洋行石印本出版,著录甲骨摹本凡2369片,原甲骨藏南京博物院,迄今未见拓本集出版。我们整理公布这部历史所藏《殷虚卜辞旧拓集》,可实现学界一直以来的期盼。《绘园所藏甲骨》收甲骨102片,系何叙甫赠商承祚的墨拓本。《殷虚书契四编》著录甲骨131片,是罗振玉《殷虚书契》《殷虚书契菁华》《殷虚书契后编》《殷虚书契续编》之后的一部甲骨拓本集。《历史所藏甲骨文拓》,凡一函二册,共166片。原系刘铁云旧藏,今分散归上海博物馆、山东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旅顺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复旦大学、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天理大学、俄罗斯爱米塔什博物馆所藏。拓本为早期拓本,故而保留了甲骨的原初面貌。有的虽然见于旧著录,但只是摹本;有的比旧著录更清晰、更完整;有的则从未著录过,属于新材料。《甲骨文捃》共四册,乃曾毅公择取甲骨墨拓及摹本3667片粘贴而成,原为孟定生、山阳何氏、凡将斋马衡、端方、陈潍生、徐旭生、柳风堂张仁蘸、罗振玉、周肇祥、姚师魏、粹雅堂、叙圃何遂、通古斋黄濬、孔德成、胡厚宣、明义士等所藏甲骨。有些见于不同的旧著录书,有些仅见此书,可以据以追踪厘清有关甲骨的来源、流传与收藏事略。由于是早期拓本,保留了原初较为完整的面貌,为海内外难得一见的孤本,可为学界提供融学术信息与资料著录为一体的重要甲骨著录书。

  新世纪迎来了甲骨文保护整理与科学研究的新时代,也带来了新际遇和新期待,造就斯学领域应有新作为。我们将打破境界,同向聚力,发凡契志,启新立行,一以贯之肩负起新的历史使命,沉心静气,厚毓致远,耕耘于古文字与古史研究领域,为传承和弘扬中华文明而克躬尽力。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