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殷本紀》的「庚丁」非「康丁」之誤【蔡哲茂】

发表于2018年-7月-19日  0条评论 

【作者】蔡哲茂

《史記‧殷本紀》有「庚丁」此一先王,為廩辛之弟,武乙之父。在甲骨文出土之前,第一個提出商代先王名號有問題的是崔述《考信錄》,他認為庚丁的「庚字疑誤」。甲骨文出土之後,羅振玉在《增訂殷虛書契考釋‧帝王第二》「曰康且丁」條下曰:

《史記》作庚丁為康丁之譌,商人以日為名,無一人兼用兩日者,……前已有且丁,後又有康且丁,以商之世次推之,且甲之後武乙之前為庚丁,則康且丁者非且丁乃康丁矣。

郭沫若在《卜辭通纂》贊成羅說:

康祖丁或作康丁,羅振玉云:《史記》作庚丁為康丁之譌,商人以日為名,無一人兼用兩日者。

羅振玉的看法跟崔述相同,都是從〈殷本紀〉上甲以下的先公及大乙以下的先王名號中都是二字且第二字為天干,而庚、丁皆為天干不合此例所做的判斷,他們歸納出商王名號的通則作出合理的推測。《古本竹書紀年・殷紀》「庚丁居殷」和《史記》同。

晚近談到此問題皆引羅、郭兩家之說,幾成定論,然而從新出土材料來看,「庚」字可以讀作「康」,應非訛誤。

上博五〈季庚子問於孔子〉對季庚子之名注曰:

「庚」通「康」。《戰國策‧韓策二》「司馬康」,《史記‧韓世家》作「司馬庚」。「季庚子」,即「季康子」(?─前四七七)。

清華簡《繫年》第四章有「乃先建衛叔封於庚丘」,注曰:

「庚丘」即「康丘」,其地應在殷故地邶、鄘、衛地範圍內,故康叔也可稱衛叔封。

〈殷本紀〉與晉朝出土的戰國文獻《竹書紀年》皆為「庚丁」,而從上博五〈季庚子問於孔子〉及清華簡《繫年》來看,「庚」本可讀為「康」,〈殷本紀〉所據材料應為戰國文字系統,「庚」字為假借,並非訛誤。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