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强《新见第三件舲簋铭文考释》【首发】

发表于2018年-5月-19日  0条评论 

【作者】付 强

上海三唐美术馆

2018年香港大唐国际春拍高古青铜艺术专场中有一件珍贵的拍品-舲簋,高12.5cm,口径19cm,来源日本关东藏家珍藏。

1

舲簋

2

舲簋铭文

舲簋或称 QQ截图20180517105831 簋,我们查阅吴镇烽先生的《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和《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续编》发现之前已经着录过两件,分别是2004年征集入藏国博的一件和某私人收藏家的一件[1]

3

国博舲簋

QQ截图20180517110322

某私人收藏的舲簋

大唐国际春拍的这件舲簋没有盖子,锈色与国博舲簋和某私人收藏的舲簋不一样,来源于日本关东藏家珍藏,是出现的第三件舲簋,但是它们的铭文都是一样的。国博舲簋,先后有张光裕先生和朱凤瀚先生写过文章,其实张光裕先生在香港看到的舲簋就是国博入藏的这件[2]。下面我们先把舲簋铭文写出来,再在两位先生文章的基础上,对铭文进行一些补充考证。

“唯正月初吉丁丑,昧爽,王才(在)宗周,各(格)大(太)室, (祭)叔右舲即立中廷,乍(作)册尹册命舲,赐銮,令邑于郑,讯讼,取 QQ截图20180517111242 五寽(锊)。舲对扬王休,用乍(作)朕文且(祖)丰中(仲)宝簋,世孙子其永宝用。”

(祭)叔, 字当从李学勤先生释为“祭”。见于以下金文:

司鼎:祭公蔑司历。 西周早期

祭姬爵:祭姬乍(作)彝 。西周早期后段。

祭姬簋:祭姬乍(作)父庚尊簋。 西周中期

大史觯:大(太)史乍(作)宗彝,祭季 西周早期后段。

祭国在今河南郑州东北,始封君是周公的儿子,成王时期建国。《逸周书·祭公解》篇的祭公,是他的下一代谋父,自昭王时任职朝廷,穆王时期地位更为重要,几次进谏有功。《逸周书·祭公解》记载的是祭公谋父将死,周穆王问以德行,所以《缁衣》称之为“顾命”,也就是他的遗言。祭国为姬姓也可以从上面金文中的“祭姬”看出,李学勤先生认为司鼎铭文中的祭公就是就是《逸周书·祭公解》中的祭公谋父[3]。舲簋的时代属于西周中期共王时代,铭文中的祭叔,应该是祭氏的旁支,朱凤瀚先生认为有可能是一代祭公[4]。我们认为如果祭叔是一代祭公,应该就是祭公谋父死去的继承者。

邑于郑,郑,金文中常见的地名,由于舲簋的时代是属于西周中期,所以我们只举西周中期金文中的郑,搜集如下:

懋卣、懋卣:隹(唯)六月既朢(望)丁子(巳),穆王才(在)郑,蔑懋历,易(锡)犬(绲)带。懋拜稽首,敢对扬天子休,用乍(作)文考日丁宝尊彝。[恭王初]

免尊、免卣:隹(唯)六月初吉,王才(在)郑,丁亥,王各(格)大(太)室。丼(邢)吊(叔)右免。王蔑免历,令史懋易(赐)免(缁)市(韨)、冋黄(衡)。乍(作)(司)工。对(扬)王休,用乍(作)(尊)彝。免(其)万年永宝用。[穆王]

大簋:唯六月初吉丁子(巳),王才(在)郑,蔑大历。易(锡)刍(犓)骍犅,曰:用啻(禘)于乃考。大(拜)(稽)首,对(扬)王休,用乍(作)(朕)皇考大仲尊簋。[穆王]

旗伯簋:隹(唯)正月初吉辛未,王客(格)郑宫,王易(锡)旗白(伯)贝十朋,旗白(伯)对(扬)王休,用乍(作)尊宝(簋),子子孙孙其万年寳。[穆王]

三年4..gif 壶:唯三年九月丁巳,王在郑,郷醴,呼虢叔召 ,赐羔俎,己丑,王在句陵,郷醴逆酒,呼师寿召 ,赐彘俎,拜稽首,敢对扬天子休,用作皇祖文考尊壶, 其万年永寳。[夷王]

《古本竹书纪年》:“穆王元年筑袛宫于西郑,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穆王以下都西郑,穆王所居有郑宫、春宫。”穆王时期的旗伯簋铭文:隹(唯)正月初吉辛未,王客(格)郑宫,这里的郑宫就是《古本竹书纪年》所记载的穆王元年筑袛宫于西郑的郑宫,以上所举的西周中期的郑都指的是这个西郑,西郑过去学者认为在汉代的郑县,即今天的陕西华县。经过近三十年来的考古发现和研究,大家基本否定了这个看法,认为穆王时期所居的郑宫,就是《史记·秦本纪》所记载的“秦德公元年初居壅城大郑宫”,秦德公是在西周穆王时期所建的郑宫的基础上改建扩大,所以叫大郑宫,地点在现在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境内。令邑于郑,的意思就是王命令舲在郑这个地方建立都邑[5]

讯讼,取 QQ截图20180517111242 五寽(锊)。这句朱凤瀚先生有非常的详细的文章讨论[6],大家可以参看。

用乍(作)朕文且(祖)丰中(仲)宝簋,说明舲是丰中(仲)这一支的后裔,丰国,姬姓,是文王之子的封国,《左传》僖公二十四年:“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文之昭也。金文中常见“丰姬”如丰姬鼎、憻季遽父尊,证明丰确实为姬姓。

丰国的地望,1978年5月陕西扶风县法门镇齐村出土了一件丰邢叔簋(丰丼叔簋)“丼(邢)吊(叔)乍(作)白(伯)姬尊簋,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尚志儒先生认为这件铜器对于确定丰的地望有重要的价值,西周时期,凤翔、千阳一带出土有很多“郑丼(邢)”的铜器,尚先生认为丼(邢)前面加一个郑字,是丼(邢)拥有郑地的缘故。所以丰丼,表示丼(邢)拥有丰地。当时土地相互占有的情况一般都反生在相邻的土地上,所以丰一定和丼(邢)相毗邻[7]。根据王辉先生研究丼(邢)在凤翔南部[8],尚志儒先生推测丰在凤翔东边。明白了丰的地点,我们在回过头来看舲簋铭文“令邑于郑,讯讼,”就非常好理解了,丰地其实距离郑地非常的近,都在凤翔一带,而这一带的小国家很多,如丼(邢),郑,夨,丰,散,等等。都相互接壤,经常发生土地侵占纠纷,如散氏盘就记载了夨国和散国的土地纠纷。周王命令舲在郑这个地方建立都邑讯讼,可能主要是为了解决当地的土地纠纷问题。

西周畿内地名示意图

世孙子,见于叔向父簋,宁簋盖,师遽簋盖,趩觯,伯尊,黄尊,师遽方彝,流行于西周早期到西周中期前段。

综上,我们认为舲簋铭文周王命令舲在郑这个地方建立都邑讯讼,可能主要是为了解决当郑地的土地纠纷问题。周王专门命令一个贵族去某地,建立一个邑来专门处理土地纠纷问题,这是我们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丰富了我们对于西周历史的认识。因此,舲簋铭文对于研究西周的土地制度,司法,具有重要的价值。

  1. 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2012年;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续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
  2. 张光裕:《读新见西周 QQ截图20180517105831 簋铭文札迻》,《古文字研究》第25辑,中华书局,2004年,第174-177页。
  3. 李学勤:《释郭店简祭公之顾命》,《文物》1998年第7期。
  4. 朱凤瀚:《西周金文中的“取 QQ截图20180517111242 ”与相关诸问题》,《古文字与古代史》第1辑,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2007年,第191-212页。
  5. 吴镇烽:《懋尊懋卣考释》,《高明先生九秩华诞庆寿论文集》,科学出版社,2016年12月,第75-83页。
  6. 朱凤瀚:《西周金文中的“取 QQ截图20180517111242 ”与相关诸问题》,《古文字与古代史》第1辑,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2007年,第191-212页。
  7. 尚志儒:《西周金文中的丰国》1991年第4期。
  8. 王辉:《西周畿内地名小记》,《考古与文物》1985年第3期。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