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利簋铭文中旧称所谓的“右史利”【付强】

发表于2018年-5月-5日  0条评论 

【作者】付 强

上海三唐美术馆

先把利簋铭文写出来“武王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又(有)商。辛未,王在管师,赐又 QQ截图20180505063926 利金,用作檀公宝尊彝。”

1 2

利簋及其铭文

我们重点来讨论铭文中的“又 QQ截图20180505063926 ”,唐兰、张政烺两位先生读为“有司”[1],于省吾先生读为“右吏”[2],徐中舒先生读为“有事”[3],赵诚、黄盛璋、刘钊先生读为“右史”[4]。田炜先生释为“厥吏”[5],目前支持右史说的学者似乎较多。“又 QQ截图20180505063926 ”的关键当在 QQ截图20180505063926 的考释上,有三种可能史、吏、事。史字金文一般作如下字形:

QQ截图20180505065640 史鼎 QQ截图20180505065855 颂簋 QQ截图20180505070332 善夫山鼎 QQ截图20180505070457 太史友甗 QQ截图20180505070608 史簋

比较一下我们就会发现, QQ截图20180505063926 比金文中的史字多了一笔,所以考释为史字是不对的。

下面再看金文中的“吏”字,据田炜先生统计如下表:

时代

西周早期 西周中期 西周晚期
0 1 0

只有一例,非常少,其实这一例也是靠不住的。根据陈英杰先生的研究,在西周春秋金文中尚没有“吏”的用法,传世的《尚书》《诗经》里面也没有“吏”,有“吏”的古书都成书于战国时期,说明“吏”产生于战国时期[6]。所以利簋铭文中的 QQ截图20180505063926 字,我们用排除法看,它只能释为“事”。

“又事”,当如张政烺先生所说读为金文和文献中常见的“有司”。有司,在西周金文中很多,一般作如下字形:

1 荣有司爯鼎 2 南公有司 QQ截图201804301544183 荣有司爯鬲 4 有司简簋盖

又读为有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事能不能读为司,这个是可以的,如《毛诗·十月》之“三有事”就是毛公鼎和金文中常见的“三有司”,由此证明事可以通为司,所以“又事”,当释为“有司”。有司,张政烺先生的解释是,负责具体事务的官吏[7]。我们在《说安阳殷墟大司空村出土牛骨刻辞的“有司”》一文中认为商周时期的“有司”可以带兵打仗[8],证据如下:

QQ截图20180505183543 曰:乌(呜)虖(呼)!王唯念 QQ截图20180505183543 辟剌(烈)考甲公,王用肈吏(使)乃子 QQ截图20180505183543 率虎臣御(御)淮戎。 QQ截图20180505183543

隹(唯)六月初吉乙酉,才(在)堂师,戎伐 5QQ截图20180505183543有司、师氏奔追袭戎于棫林,博(搏)戎胡。 QQ截图20180505183543

裘锡圭先生已经指出 QQ截图20180505183543 鼎和 QQ截图20180505183543 簋铭文中所说的是一场战争,都是 QQ截图20180505183543 率军队去讨伐淮夷[9]。我们看在 QQ截图20180505183543 簋铭文中他率领的武将职官名称是有司、师氏,在 QQ截图20180505183543 鼎铭文中他率领的武将职官名称是虎臣,我们知道虎臣、师氏都是武将的职官名称,把鼎和簋铭比较,我们就可以得出 QQ截图20180505183543 簋文中的“有司”也是武将的职官名称。

所以,我们认为利簋铭文中的“有司利”,利的职官名称是有司,这里的有司也有可能理解成武将的职官。商周时期文武职官不分,许多学者已经写文章指出,甲骨文里面的史就可以带兵打仗。

最后,我们把利簋铭文的大意翻译出来:周武王在甲子这天征伐商国,从早晨到黄昏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占领的商,甲子后的第七天辛未,在距离商都不远的管地驻扎,赏赐给了在这次战争中立有大功的将军利金(铜料),利用这些金作了一件祭祀父亲檀公的青铜器鼎。

【注释】

  1. 唐兰:《西周时代最早的一件铜器利簋铭文解释》,《文物》1977年第8期,第9页。张政烺:《〈利簋〉释文》,《考古》1978年第1期,第59页。
  2. 于省吾:《利簋铭文考释》,《文物》1977年第8期,第12页。
  3. 钟凤年、徐中舒、戚桂宴、赵诚、黄盛璋、王宇信:《关于利簋铭文考释的讨论》,《文物》1978年第6期,第79页。
  4. 刘钊:《利簋铭文新解》,《古文字研究》第二十六辑,中华书局,2006年,第182-186页。
  5. 田炜:《说利簋铭文中的“又吏”》,《古文字论坛》第二辑,中西书局,2016年,第183-188页。
  6. 陈英杰:《史、吏、事、使分化时代层次考》,《中国文字》新四十期,艺文印书馆,2014年7月,第63-186页。
  7. 张政烺:《〈利簋〉释文》,《考古》1978年第1期,第59页。
  8. 付强:《说安阳殷墟大司空村出土牛骨刻辞的“有司”》,先秦史研究室网,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0469.html,2018年5月4日。
  9. 裘锡圭:《说 QQ截图20180505183543 簋的两个地名-棫林和胡》,《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2年,第386-392页。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