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黃天樹著《說文解字通論》出版

書名:《說文解字通論》

阅读全文——共108字

書訊:《黃天樹甲骨金文論集》目錄

黃天樹教授著作《黃天樹甲骨金文論集》於2014年8月由學苑出版社出版。本書精裝16開,定價180元。

阅读全文——共829字

師賓間類龜甲綴合一則[黃天樹]

黃天樹

阅读全文——共145字

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三集》出版

2013年4月,首都師範大學黃天樹老師主編的《甲骨拼合三集》由學苑出版社出版。這是繼《甲骨拼合集》(學苑出版社,2010)、《甲骨拼合續集》(2011)兩部綴合書之後的又一部綴合力作。該書收錄了2011年7月至2012年11月期間,由黃天樹及其學生發表的綴合成果共219則(自第596則起至第814則止)。

黃天樹先生《甲骨拼合續集》出版

    2010年8月,《甲骨拼合集》(簡稱《拼集》)由學苑出版社出版,收錄了我和我的研究生的綴合成果共計326則,收錄綴合成果的日期截至2010年7月15日止。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一年又過去了。我們把一年來(2010年7月15日至2011年7月15日)所綴合的新成果,彙編成《甲骨拼合續集》(簡稱《拼續》)一書結集刊印。《拼集》輯錄綴合成果自第1則至第326則。《拼續》接續《拼集》的流水號,輯錄綴合成果自第327則至第595則。正確的綴合,為學術界提供新資料,功德無量;而錯誤的綴合,為學術界製造偽資料,罪莫大焉。因此,驗證甲骨綴合是否正確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拼續》即將付梓,借此機會,以《拼續》綴合為例,補充介紹五種甲骨綴合驗證的方法,向甲骨學者請教。 (一)兆枝斷邊     每一個鑽鑿,一經施灼,便產生一個卜兆。每一個卜兆是由兆幹(縱兆)和兆枝(橫枝)構成的。甲骨沿兆坼的裂紋而斷裂,峭直如削,稱為“兆邊”。“兆邊”可以進一步細分為縱向的“兆幹斷邊”和橫向的“兆枝斷邊”。對每一個卜兆來說,其“兆幹斷邊”呈縱向的直線形;其“兆枝斷邊”呈横向的直線形或斜線形。但是,對一连串多個卜兆來說,其“兆幹斷邊”或“兆枝斷邊”並非筆直的。這是因為“灼點”往往是參差不齊的,因此,形成的一連串多個卜兆的“兆幹斷邊”或“兆枝斷邊”也是參差 不齊的。它是驗證甲骨綴合正確與否的有力證據。例如:《拼續》第327則(A《合》22+B《合》10520)、第468則(A《合》25967+B《合》23494)、第570則(A《合》1976+B《合》5626)的“兆枝斷邊”呈階梯形的“ ”2 ◎ 甲骨拼合續集形。A、B兩塊殘片拼合時,“ ”形的“兆枝斷邊”拼接得嚴絲合縫。從這一點可以證明上述綴合是正確的。“兆幹斷邊”亦然。 (二)兆頂序辭     每一個卜兆都由兆幹和兆枝構成。兆序辭契刻的位置,凡橫枝向左者通常刻在左上端,橫枝向右者刻在右上端,但也有刻在兆幹頂端的。它也是驗證甲骨綴合正確與否的有力證據。蔣玉斌博士在其博士學位論文《殷墟子卜辭的整理與研究》(第165~166頁)中說:“這種特殊習慣對於甲骨綴合也有重要的作用。熟悉綴合的人都知道,徵候是甲骨綴合的關鍵。卜兆縱兆對應的是反面‘鑽’(引者按:應該是‘鑿’)的中軸線,這裏多是甲骨坼裂的地方。有些類組的兆序字正位於縱兆的正頂,甲骨裂開時它們也往往隨之一分為二。在大致確定不同甲骨碎片的關連之後,這種兆序字就可以提供極為有用的資訊,成為綴合的‘徵候’。” 例如:《拼續》第452則(A《合》5620+B《合》19479)、第501則(A《合補》12645+B《合補》12651)A、B兩塊殘片拼合時,兆頂序辭“三”拼接得嚴絲合縫。從這一點可以證明上述綴合是正確的。 (三)界劃線     《尚書·多士》篇記載“惟殷先人有冊有典”,說明殷人的書寫工具主要是毛筆;書寫材料主要是簡冊。甲骨文“冊”字寫作“ ”,象簡冊形。由此可知《尚書》的記載是可靠的。家譜之類的記事刻辭甲骨上畫有一道一道的豎線(參看《合》14925、《合》14926),可能是受了簡冊的影響。後世線裝書每頁上用豎線分行的欄格,也應是受了簡冊的影響。上述分行的豎格是所謂“分行線”。家譜之類的記事刻辭一般是先有“分行線”,再刻文字。而所謂甲骨的“界劃線”與此不同。甲骨上有若干段卜辭,易於混淆,就在若干段卜辭之間劃上不規則的線條以別之,它一般是先有文字,再劃“界劃線”。“界劃線”是驗證甲骨綴合正確與否的有力證據。例如:《拼續》第425則(A《合》6553+B《英》669)、第450則(A《北大》 3 ◎ 甲骨拼合續集·序2455+B《北大》1584)、第472則(A《合》428+B《合》17172),A、B拼合時,分裂在兩塊殘片上的界劃線得以貫通。由此證明上述綴合是正確的。 (四)盾紋     龜腹甲是由內、外兩層組成的。內層為骨質板,由九塊骨板(首甲、前甲、後甲、尾甲各二塊、中甲一塊)以“齒縫”相連而成。外層為角質盾,由六塊盾片(喉盾、肱盾、胸盾、腹盾、股盾、肛盾)以“盾溝”(即拓本所見的白色“盾紋”)相連而成。內層的九塊骨板的“齒縫”和外層的六塊盾片的“盾溝”不重合,這樣交錯構成的腹甲,非常牢固。腹甲正面有“齒縫”和“盾紋”。腹甲出土後,往往沿齒縫處斷裂,而盾紋是不會斷裂的。“盾紋”是驗證甲骨綴合正確與否的有力證據。例如:《拼續》第436則(A《合》8563+B《合補》2039)、第438則(A《合》17195+B《合補》2575)、第439則(A《合補》6112+B《合》7627)、第446則(A《合》43+B《合補》3166)、第452則(A《合》5620+B《合》19479)、第526則(A《合》37372+B《合》37374)、第549則(A《合》4977+B《北大》1045)、第567則(A《合》5438+B《合》10575)、第582則(A《合》11728+B《合》13159),A、B拼合時,分裂在兩塊殘片上的盾紋(即拓本所見的白色“盾紋”)得以貫通。由此證明綴合是正確的。龜背甲亦然。 (五)齒縫     所謂齒縫,是骨片與骨片以細密的鋸齒狀咬合的地方。它是驗證甲骨綴合正確與否的有力證據。例如:《拼續》第558則(A《合補》2782+B《合補》4067)、《拼續》第564則(A《合》3650+B《合補》1505),A、B拼合時,分裂在兩塊殘片上的齒縫得以貫通。由此證明綴合是正確的。龜背甲亦然。此外,甲骨綴合的驗證方法還有斷邊、殘字、辭例、字體等,因學者多有論述,茲不贅述。上舉甲骨綴合驗證的方法,在實際運用中,往往是幾種方法結合起來綜合運用的。例如:《拼續》第440則(A《合》2752+B4 ◎ 甲骨拼合續集《合補》415+C《合》2733)即綜合運用盾紋、齒縫、斷邊、殘字、辭例、字體等方法來驗證甲骨綴合的正確性。第450則(A《北大》2455+B《北大》1584)即綜合運用盾紋、殘字、辭例、字體、界劃線、兆枝斷邊等方法來驗證甲骨綴合的正確性。甲骨殘片,觸目皆是,甲骨綴合,大有作為,希望青年學子,繼續努力。甲骨殘片如未毀滅,自當有破鏡重圓之日。     本書拼合成果大都是依據拓本(少數依據摹本、照片)進行綴合的,難免有舛錯之處,希望專家多加指正。博士研究生何會、李愛輝協助我承擔了全書的編校工作,十分辛苦,特此致謝。                                                            2011年10月1日

阅读全文——共12869字

黃類卜辭拼合一則

【首發】 黃天樹(首都師範大學文學院)

阅读全文——共7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