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天树教授提出汉字结构新框架“二书说”

发表于2009年-4月-3日  4条评论 

黄天树教授在《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第40卷第1期(2009年1月)第131至136页上发表《论汉字结构之新框架》一文,比较系统地阐发了他对汉字结构新框架的设想,即“二书说”。所谓“二书”,即“无声符字”(无声字)和“有声符字”(有声字)。“二书说”的提出,初衷在于寻找一个切合商代文字构造的新框架,又力求建立一个囊括古今所有汉字各种结构类型的新体系。

黄天树教授认为,汉代学者的“六书”理论主要依据是秦汉篆文,其缺点不在于分类模糊,而是无法涵盖比其早或比其晚的汉字构造类别,如商代甲骨文“独体形声字”和后世的“合音字”等等;而前人提出修正六书说的汉字构造新理论,如唐兰先生的“象形、象意、形声”三书说、陈梦家先生的“象形、假借、形声”三书说、裘锡圭先生的“表意字、假借字、形声字”三书说等等,也无法囊括古今各历史阶段所有各种汉字结构类型;因此有必要根据汉字音符、形符或形音符混用的规律,以有无“声符”为分类标准,在六书框架之上建立一个分类层次更高的汉字构造新框架,即“有声符字、无声符字”二书说。二书说的价值在于,既囊括了所有汉字的各种结构类型,又凸显出“声符”在记录汉语中的重要作用。

黄天树教授对于“二书说”的构想,已见于2005年发表的《殷墟甲骨文“有声字”的构造》(《史语所集刊》)一文,但当时未解决“假借字”的分类问题,在这篇文章中,他将假借字明确归入“有声符字”一类中。

黄天树亦强调汉字构造框架的层级性,即二书说居于最高层级,其下还可再分出更细的类别。他通过列表的形式将二书说付诸分析古今汉字结构、商代文字结构的实践,现转载于下,供读者参考。

表1. 古今汉字结构“二书”框架内容

二书 无声符字 象形字
指事字
会意字
记号字
变体字
半记号半表意字
其他
 
有声符字 假借字
两声字
独体形声字
因声附画指事字
形声字
半记号半表音字
变体表音字
合音字
其他

表2. 商代文字结构类型

二书 无声符字 象形字
指事字
会意字
 
有声符字 假借字
两声字
独体形声字
因声附画指事字
形声字

共 4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请为 小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