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賓間類胛骨新綴一則 ——附釋“緥(褓)”

发表于2010年-9月-2日  8条评论 

【首發】王子揚(首都師範大學文學院)

一.圖版:

A:《英藏》1149(《金璋》461)。

B:《合》16037(《歷拓》10797)。

clip_image004

clip_image006

(圖版點擊放大)

二.釋文與說明:

A、B兩版字體皆為jgw_shi賓間類,兩版綴合後可補足一條完整的卜辭:“丁酉卜:奏舞今夕。”如果仔細觀察《英藏》1149“奏”字下尚存有“舞”字頭部殘畫,且兩版兆序辭都是“一”。據此,兩版應該可以綴合。綴合後釋文如下:

(1)丁酉卜:奏舞今夕[1]。一

(2)勿奏舞今夕。一

(3)clip_image009clip_image011取保石。一

(4)取早[2]石。

(5)求雨河。[3]

(6)[奏]舞。

下面附帶說說本版讀為“保”的字。

此版“保”字形體奇特,《類纂》、《詁林》編為0168號,並沒有將之置於0085號的“保”字頭下,並說“此字形體似有誤……用義不詳。”[4]李宗焜先生將其編為0567號,與確定無疑的“保”字放在一處,[5]可見李先生是認為這個字為“保”的。參照《合》21494“取保石”之語可以知道,這個形體必為“保”字異體或者與“保”有通用關係的字,李先生的意見非常獨到。《英》1846同樣有“[取]保石”的話,可以參看。

我們知道,甲骨文一般的“保”字作“clip_image013”、“clip_image015”之形,商器“保”字寫法更為形象,作“clip_image017”(保父丁簋)、“clip_image019”(保父己斝)、clip_image021(保鼎),反手覆子於背之形昭然。本版所謂的“保”字作“clip_image023”,雙手並未反到身後,背上之子也未見擺動的雙手,與常態的“保”字寫法確實不同。如何解釋這個“保”字形體呢?筆者認為,此字象背負繈褓之形,也可能是“緥(褓)”字的象形初文。由於嬰孩包裹於繈褓之中,所以未見雙手與腿腳之形,僅露出孩子的頭部。又用繩子或布帶將繈褓綁縛在成年人的身後(形體中的“clip_image025”即是繩子之形)。這樣處理後,背負嬰孩的母親或父親不會影響正常的生產勞動,同時也保養了自己的孩子。如今中國南方的有些民族還保留著這樣背負孩子的方式。

唐蘭先生在《殷墟文字記·釋保》中說:

《召告》曰:‘夫知保抱攜持厥婦子’,抱者褱於前,保者負於背,故clip_image026字象人反手負子於背也。保字孳乳為緥,是為兒衣,繈褓者古亦以負於背。[6]

唐先生說繈褓也可以負於背是很對的,本文討論的“保”字形體就是佳證。但是說“緥”字由“保”孳乳恐怕未必符合實際。筆者認為,本文討論的“clip_image027”字象人背負繈褓之形,也可能是“緥(褓)”的初文,畫出人形是爲了烘托背後的繈褓,就好比古文字中的“眉”字要連帶畫出眼目甚至人形,古文字中的“瓜”字要連帶畫出瓜的藤蔓。

附記:本組綴合得到了黃天樹老師的悉心指導,莫伯峰師弟在綴合過程中給我很大的鼓勵,并為我製作拓本拼圖,在此一併表示真摯的感謝!

【文章下載】

王子揚2010年9月2日師賓間類胛骨新綴一則 ——附釋“緥(褓)”.doc


[1] 過去金璋所做的摹本將“今”字下面摹寫為“日”,綴合後知道并沒有“日”字,乃“夕”字。“今”、“夕”二字距離拉得比較開,可能是為了避兆,其間有兆序辭“一”為證。

[2] 此字釋讀從陳劍先生的意見。可參看《釋造》,《甲骨金文考釋論集》第127-176頁,綫裝書局,2007年。

[3] “求”字在拓本上模糊不清,此據《金璋》摹本釋。“雨”字下面似有短橫,可能不是“于”字,
“求雨河”同樣可通。

[4] 于省吾主編、姚孝遂按語編纂:《甲骨文字詁林》第200頁,中華書局,1996年。

[5] 李宗焜:《殷墟甲骨文字表》第59頁,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學位論文(指導教師:裘錫圭教授),1995年。

[6] 唐蘭:《殷墟文字記》第44頁,中華書局,1981年。

共 8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