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金文>《異好簋銘文小考》補正【轉載】

《異好簋銘文小考》補正【轉載】

吳鎮烽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曹錦炎先生在《饒宗頤先生百歲華誕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了《異好簋銘文小考》一文,該器銘文簡略,與以往著錄的銘文辭例不太一樣。曹先生作了很好的詮釋,頗有新意。由於缺少器形照片,所用銘文照片不佳,有幾處釋文,包括器名是否確切,尚有商榷的餘地。因境內尚沒有曹先生的文章發表,現將該文擇要抄錄如下:

说明: 2

圖一 《小考》所附銘文圖片之一

说明: 1

圖二 《小考》所附銘文圖片之二

《小考》釋文:

我曰:“異好,我隹(唯)曰:

若我王涉说明: Snap1事乍(作)

器,無说明: Snap2(逢)多爲它。異

好小子其肇乍(作)器,廼

我興说明: Snap3(還)。”異好自说明: Snap4(茲)。

以下是《小考》原文摘錄。

我曰異好,我唯曰

“我”,人名。曰,說,說道。……從全篇銘文看,此處的“曰”有告誡的意思。

“異好”,亦爲人名,器主。“異”當爲氏名,即以國名或封邑之地名爲氏,金文習見;“好”爲私名,不知此處之“異”可否讀爲“冀”或“翼”。冀、翼爲古國名,春秋時皆屬晉地,見《左傳》,翼在今山西省翼城縣東南,冀在今山西省河津縣東北。

“我唯曰”即“我”說。以下是“我”說的話語。

若我王涉说明: Snap5事作

若,連詞,及、與之義。王引之《經傳釋詞》卷七:“若,猶及也,與也。

涉,本意爲徒行渡水,見《說文·沝部》及《玉篇·水部》,引申爲經歷。

“我王”,我們的王,指周王。可見“我”是周王身邊的人,但銘文未記其身份。

说明: Snap1,金文用法常同“休”,義爲賞賜。“说明: Snap1事”,賞賜有關之事。“作器”,製作器物。從銘文分析,“異好”不大可能是具體製作器物的工匠,大概是一位管理製作器物的小吏,“我”當是其上司。

無逢多爲它

無,副詞,表示否定。《書·洪範》:“無偏無黨,王道蕩蕩。”《荀子·法行》:“無內人之疏而外人之親。”楊倞注:“無,禁辭也。”

说明: Snap2”,逢字異體,“彳”旁與“辵”旁互換,古文字習見。逢,本義爲遭遇,《說文》:“逢,遇也。”引申爲迎合、討好。

爲,變爲,成爲。《國語·晉語四》:“黍不爲黍。”韋昭注:“爲,成也。”《詩·小雅·十月之交》:“高岸爲谷,深谷爲陵。”

它,邪,不正。《法言·問道》:“通堯、舜、文王者爲正道,非堯、舜、文王者爲它道,君子正而不它。”

好小子其肇作器

“小子”,古代一般稱宗親中男性同輩年輕者及下輩,也稱其他晚輩。“我”是“異好”的上司,故直呼其“異好小子”。

其,同“基”,謀慮,《禮記·孔子閒居》:“夙夜其命有密,無聲之樂也。”鄭玄注:“《詩》讀其爲基,聲之誤也。基,謀也;密,靜也。言君夙夜謀爲政教以安民,則民樂之,此非有鐘鼓之聲也。”肇,字或作“肈”,本義爲“始”,訓爲“謀”。《爾雅·釋詁》:“肈,基,謀也。”《詩·大雅·江漢》:“召公是似,肈敏戒公,用錫爾祉。”毛傳:“肈,謀也。”……“基肈”同義並用。

“基肈作器”猶言認真謀劃作器。

興還

廼同“乃”,見《爾雅·釋詁下》,此處用作代詞,訓爲如此、這樣。《莊子·大宗師》:“孟孫氏特覺人哭亦哭,是自其所以乃。”王先謙《集解》:“乃,猶言如此。”

興,《說文》謂“起也”,引申爲起身之義。《詩·衛風·氓》:“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異好自茲

自,用。《詩·唐風·羔裘》:“自我入居居。”毛亨傳:“自,用也。”

茲,代詞,表示指示,相當於“此”、“這裏”。

“異好自茲”是“異好”將上述“我”告誡的話語用於此處,即記錄在此銅簋上。

銘文大意是說,“我”告誡異好,“我”說:“與我們的周王涉及賞賜之事有關去製作器物,不能爲了迎合討好,增加許多,變成不正了。你異好小子認真謀劃作器,這樣我才能起身回去。”異好把這段話用來記錄在這件簋上。

我處有這件青銅器的器形照片和幾張較清晰的銘文照片,現公佈如下(圖三、四、五),作爲《小考》的補充,以供學者進一步研究。

該器侈口方唇,深腹圜底,下腹收斂,高圈足沿外侈,頸部有四個牛首形小孔鈕。腹部飾對稱夔龍組成的蕉葉紋,頸部及圈足飾蛇紋,均以雲雷紋填地。通高17、口徑22.5釐米。內底鑄銘文36字(其中合文1)。

以下提出筆者的幾點不成熟意見,以就教於曹先生和同好。

1、這件青銅器的造型,總體上接近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前段的盂。如亞長盂、寢小室盂和燕侯盂等。而盂形簋則是由早期的盂發展而來,出現在西周昭穆之際,主要流行於西周中期的穆恭二世。一般作侈口圈足,一對倒U字形附耳,頸部飾長鳥紋、垂冠回首體呈S形的夔龍紋或兩道弦紋。這一時期的盂與盂形簋形制基本相同,紋飾也是同一風格。有的自名爲“盂”,有的自名爲“簋”。如上海博物館購自香港的伯盂(《銘圖》第13卷06206)與扶風劉家村出土的伯簋(《銘圖》第8卷04124),二者形制基本相同,紋飾風格屬同於一時期,但一個自稱爲“盂”,一個自稱爲“说明: Snap6(簋)”;而河南文物商店有一件同類器卻自名爲“盂说明: Snap6(簋)”(《銘圖》第10卷04697)。自名爲盂的,我們就歸入盂類,自名爲簋的就歸入簋類,沒有自名的一般由發表者自行歸類。此器沒有自名,似乎叫“盂”叫“簋”均可,但鑑於它沒有附耳,且時代在西周早期前段,所以稱爲盂比較合適。

2、異好盂頸部和圈足裝飾的蛇紋,出現在商代中期,流行於商代晚期,周初青銅器上偶爾可見;腹部裝飾的相對夔龍組成的蕉葉紋,一般流行於商末周初。再結合形制和銘文字體判斷,這件青銅器的時代應該是西周早期前段,即武成二世,以成王世的可能性最大,最晚不超過康王早期。

说明: 30290異好盂

圖三 異好盂器形照片

说明: 30290異好盂1

圖四 銘文照片之一

说明: 30290異好盂2

圖五 銘文照片之二

3、銘文的第一字,《小考》釋爲“我”。說:“我,人名。”認爲該人是異好的上司。第一字從筆者提供的兩份銘文照片看,明顯是“非”字,而不是“我”字。該字與傳卣“非余”、班簋“非敢”的“非”字完全相同。此人名“非”,是異好的上司,但銘文未記其官職。

4、上面已經講了第一字是“非”,那麼“非曰”就是“非說”,其後就是非這個人告訴異好的話。“非”在告訴異好的話中說道“異好,我隹(唯)曰”的“我”肯定與“非”不是同一個人了。如果作爲第一人稱代詞作解,勉強可以說通,翻譯成現在的話就是“非說:異好,我說我們的周王……”,似乎有些彆扭,是否這個“我”是另一個人,即異好和非的共同上司,只是沒有書寫官職或身份而已。“非”是“我”的屬吏。“我”作爲人名見於西周早期的我鼎,西周中期的我簋、叔我鼎、明我壺等。“非曰:異好,我唯曰”與说明: Snap7伯豐鼎銘的“说明: Snap10史至,以茲令(命)曰:‘内史曰:……’”句式基本相同,就是“非”這個人給異好傳達“我”的命令或告誡。只是與说明: Snap7伯豐鼎銘句式繁簡不同而已。從“若我王涉说明: Snap1事作器”到“廼我興還”就是告誡的內容。至於這個“我”與我鼎的“我”是否爲一人,沒有直接證據,待考。

5、第二行第三字《小考》釋爲“涉”是對的,如果按照原篆隸定,當爲“说明: Snap8”。此字左邊從“川”。金文中作爲形旁“川”、“水”可以互相替代。

6、第四行第一字《小考》釋爲“好”,連同上行最後一個字“異”,讀爲“異好”。“異好小子”是上司直呼下級異好的名字,並稱其爲“小子”。從上下文看,釋爲“好”似乎是對的。但是,細觀照片,此字右邊並不是“女”旁,而是從“頁”,左邊筆畫有所缺失,但肯定不是“子”字。此字待考。如此,則將這句“異□小子”解釋爲他的上級直呼異好爲小子似乎就不準確了。我意“異□”爲異好的父親,“小子”是指異好,猶如師望鼎的“太師小子師望”,侯父甗的“鄭太師小子侯父”,九年衛鼎的“衛小子家”,说明: Snap9小子啟鼎的“긬小子啟”,只是其後沒有具異好的私名而已。

7、最後一行的第一字,《小考》釋爲“我”,從照片看,該字現存筆畫似“戈”字,是否是“我”字尚需再斟酌。

 

本文转载自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址【已获得授权】

原文链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691

请发表评论


贴图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