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甲骨文編》《甲骨文字編》收錄從“庚”“戌”“酉”之字商榷[转载]

发表于2015年-11月-21日  0条评论 

陳健

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

說明:

本文是我們學位論文的部分內容,多有不當之處,敬請批評。

本文討論涉及的對象,是《新甲骨文編》[1](以下簡稱《新編》)和《甲骨文字編》[2](以下簡稱《甲編》)中全部“庚”、“戌”、“酉”字以及以“庚”、“戌”、“酉”為偏旁的字。內容包括字形、出處、釋讀、校重等。

本文按頁碼和字頭排序,如“57:咸”,即表示“該書第57頁,‘咸’字頭”,並以“按語”的形式給出我們的商榷意見。

《新編》從“庚”、“戌”、“酉”之字商榷

1、57:咸

按:《新編》收錄《合集》33256的“咸”字形作,應該是電腦加工後的呈現。審原拓作:。“戌”柲部頂端呈向右彎曲狀,作形。而《新編》所展示的是直筆形。《合集》33256同版還有兩個“戌”字,分別作形,柲部頂端也有明顯彎曲。所以嚴格地說《新編》處理字形略有失真。

2、214:庸

按:《新編》收錄《合集》30270的“庸”字作,“庚”頂部呈五斜筆分叉形,而腹部呈菱形作。審原拓作:。仔細觀察其實頂部應該是四斜筆分叉,而腹部內有一橫筆,只不過橫筆刻得不規整,與左上方的斜畫平行,接近於粘連了。試比較同屬於無名類卜辭的《合集》27352、《合集》31013,因此作較妥。

3、312:

按:《新編》收錄了《合集》26764和《補編》8293的兩個“”字,系重片重出。

4、371:

按:《新編》收錄《英藏》2523的“”字作,“庚”的頂端呈三筆分叉。審原拓作:仔細觀察應該是四斜筆分叉,但是左上方的斜筆拓片不清,易被忽略。參考同屬於黃類卜辭的《合集》36820、《合集》36965,當作形為妥。

5、572:

按:《新編》收錄的第一個字形標注“《合集》26848”,應該是“《合集》36848”,誤標出處。

6、637:

按:《新編》收錄《合集》30429的“”字作,其中“酉”旁的蓋部兩豎筆沒有深入到下面腹部內,呈形。審原拓作:拓片不很清晰,但隱約可以看到兩豎筆是進入腹部內,且與腹部內的橫筆相交。李宗焜先生《甲編》摹寫作,較接近原形。

7、814:庚

按:《新編》收錄《合集》36528反的“庚”字,原拓作形。根據辭例用為方國名,與一般所見的“庚”字有別,可疑。《甲骨文校釋總集》釋文作“”,[3]可參。

8、814:

按:《新編》收錄《屯南》2148的字作[4]“庚”旁腹部中間沒有橫筆,只有一豎筆貫穿作。《屯南》2148片這個字出現了三次,另外兩個字形分別作: 仔細查驗中部都是有一橫畫貫穿的。《新編》所收字形原拓作:

,其實中間也有橫筆,從兩端的殘留筆劃可以看出,可能是拓片未能完全反映原字形導致《新編》處理字形失真,應當處理作為妥。

    9、836:酉

按:《新編》收錄《合集》24409的“酉”字,原拓作。其辭例作“貞,于竹”,據此推斷該字當釋為“奠”,而非“酉”,底部的一橫筆殘泐。

10、837:配

按:《新編》收錄《懷特》667的“配”字,當為“《懷特》767”,誤標出處。

11、837:配

按:《新編》收錄兩個“配”字分別來自《補編》10421和《合集》34129,其實《合集》34129是《補編》10421的一部分,所以字形重出。

12、840:尊

按:《新編》收錄《合集》32274的“尊”字,當為“《合集》32374”,誤標出處。

13、840:尊

按:《新編》收錄《合集》30373的“尊”字形作,所從“酉”旁腹部內作一橫畫。審原拓作:。根據殘留字跡推斷腹部內應該是有兩橫筆的,字形當補作為妥。

14、840:尊

按:《新編》收錄《合集》36345的“尊”字作。原拓作,是缺刻橫畫的產物,《新編》無需補足字形。

15、841:尊

按:《新編》收錄《合集》36528反的“尊”字作。原拓作,是缺刻橫畫的產物,《新編》無需補足字形,與上一例情況類似。

16、841:戌

按:《新編》收錄《花東》428的“戌”字作 ,其實該字形來自於《花東》429。《花東》428的“戌”作形。

17、945:附錄0415

按:《新編》收錄的第一和第三號字形分別來自《合集》471和《合集》25983,為重片重出。

18、1011:附錄0916

按:《新編》收錄《屯南》3589的兩個字形分別作,前者的“酉”旁蓋部兩豎筆沒有深入下半腹部,類似形;而後者是進入腹部的,類似形。兩個字形的原拓作: 。從筆劃痕跡來看,兩豎筆應該都是要深入腹部,並與腹部內的橫畫相交的。

19、1028:附錄1032

按:《新編》收錄《合集》3145和《懷特》990的兩個字形,是重片重出。

20、837/860:配/小配

按:《新編》在837頁“配”字頭下收錄了《合集》31841的字形,又在860頁合文“小配”字頭下收錄,也是《合集》31841,重出。

21、57/811:咸/成

按:《新編》“咸”和“成”字頭下都收錄《合集》1380的字,重出。從字形看,此字從“口”,當以釋“咸”為是。蔡哲茂先生認為卜辭中從“□”的所謂“成”字其實也要釋為“咸”,[5]備參。

《甲編》從“庚”“戌”“酉”之字商榷

1、377:

按:《甲編》摹錄《合集》30405的“”作,倒“戌”形的柲部頂端與“夒”的“止”部相連作形。審原拓作:“戌”和“止”應該是不相連的,應摹作為妥。

2、916: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19782的字,釋為“戌”。《合集》19782原拓作:。所謂“戌”字在辭首,當釋為“戊”,其辭為“戊辰卜”。

3、916: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14的“戌”,當標注為“《合集》14正”。

4、917: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12623反的“戌”,當標注為“《合集》12623乙”。

5、917:戌

按:《甲編》摹錄《合集》35416的“戌”作,右上角的斜筆呈直線條。審原拓作:。右上斜筆有曲折度,當摹作為妥。這樣的“戌”字在黃類卜辭裏常見,如《合集》36417、《合集》37986等。

6、917: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36402的“戌”字,並注釋“反刻”二字。這樣的注釋體現了編者審慎的態度,但是這種左向的“戌”寫法在卜辭裏也是常態,如等,它和“缺刻”等特殊情況不同,所以我們認為並不需要特別標示,否則此類字形都要標注“反刻”了。

7、917: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21006的“戌”字,當標為“《合集》21006反”。

8、918: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19782的“戌”。《合集》19782拓片參看《甲編》第2條校訂,並無“戌”字,當是誤標出處。

9、919:戌

按:《甲編》收錄《合集》474的 ,釋為“戌”。此字舊釋為“戉”,李學勤先生改釋為“或”,[6]謝明文先生補說之。[7]《新編》已歸入“或”字頭,甚是。[8]

10、919:成

按:《甲編》收錄《合集》1284正的“成”作,出處應該是“《合集》1248正”,誤標。且字從“口”,當釋“咸”。

11、920:成

按:《甲編》摹錄《合集》1342的“成”字作,其“戌”旁的戉部呈狀,這與一般的“戌”字差別很大。審原拓作:。我們認為應該是泐痕掩蓋掉了部分的形態,而編者又受這一長痕影響,將之摹作,不確,還是應該摹作為妥。

12、920:成

按:《甲編》摹錄《合集》1345的“成”作,“戌”柲部頂端呈“7”形。審原拓作:。頂部呈“L”形,字當摹作為妥。

13、920:咸

按:《甲編》摹錄《合集》1381的“咸”作,“戌”柲部頂端呈“7”形。審原拓作:。呈“L”形,字當摹作為妥。

14、921:咸

按:《甲編》摹錄《合集》22758的“咸”作,“戌”柲部頂端呈“7”形。審原拓作:。頂部並沒有橫筆,字當摹作為妥。

15、921:咸

按:《甲編》摹錄《合集》3507的“咸”作,“戌”柲部底端沒有一橫畫。審原拓作:。底部隱約可以看出橫筆字跡,字當摹作為妥。

16、921:

按:《甲編》收錄《合集》26764和《補編》8293的“”字形為重片重出。

17、921:

按:《甲編》摹錄《合集》21239的“”字作,“戌”柲部頂端呈“7”形。審原拓作:。其實是沒有橫筆的,字當摹作為妥。參考《補編》6199的

18、1028:酉

按:《甲編》收錄《合集》23894的“酉”,作形。《合集》23894拓片如下:

並無“酉”字,當是誤標出處。

19、1028:酉

按:《甲編》摹錄《合集》31358的“酉”為形。審原拓作:。上面還有一蓋形,《甲編》沒有摹出來。參考《合集》27382的字。

20、1028:酉

按:《甲編》收錄《合集》35377的字,其實這個字是《合集》35376上的,《甲編》已經收過了,35377上沒有“酉”字。

21、1029:酉

按:《甲編》摹錄《補編》11301反的“酉”字形作。原拓為:。不清晰,但可以看出頂端有一橫畫飾筆。這種飾筆在甲骨文“酉”字中是常見的,尤其是黃類卜辭,如《合集》36610的、《合集》38830的等,故字當摹作為妥。

22、1030:酉

按:《甲編》摹錄《合集》21914上的三個“酉”字,分別作,中間的字形可疑。《合集》21914三個“酉”字原拓分別為。《甲編》所給出的字形應該是來自於《合集》21924的,誤標了出處。

23、1030:酉

按:《甲編》摹錄《合集》21573的“酉”作。其實《合集》21573只有兩個“”字作 [1]《甲編》可能是誤摹誤釋。

24、1031:奠

按:《甲編》摹錄《合集》7878的“奠”作形,審原拓作:。上部有蓋形,字當摹作為妥。

25、1032:奠

按:《甲編》摹錄《花東》61的“奠”作,“酉”的腹部內有一橫畫。審原拓作:。腹部內當為兩橫筆,只是上面的橫畫拓得不是很清晰。同版對貞的“奠”作,可證。

26、1033:

按:《甲編》收錄《合集》11982的“”字當為“《合集》11992”,誤標出處。

27、1033:

按:《甲編》摹錄《合集》18217“”字作,“酉”旁作形,沒有蓋部。審原拓作:。其實兩手之間有“酉”的蓋形,受手形擠壓,很難看出。這一類型的“”字有不少,如《合集》14125、《合集》15804、《合集》22543、《合集》26799等。

    28、1033:

按:《甲編》收錄《合集》31012的“”字,其“酉”字上方應該還有“人”形,當為“刀”字之訛,字當釋為“召”。《英藏》2359有字,與構形相同,《甲編》釋為“召”,可參。

29、1034:尊

按:《甲編》摹錄《合集》15807的“尊”字作形,審原拓作:。看得出來“酉”上端還有蓋形,字當摹作為妥。

30、1034:尊

按:《甲編》摹錄《合集》32694的“尊”作,“酉”腹部內偏下位置有一橫畫,審原拓作:。其實上端所殘的這一部分,應該還有橫筆,所以字當摹作為妥。

31、1035:

按:參見《新編》第13條校訂。

32、1037:召

按:《甲編》收錄的《合集》36733和36735兩個“召”字為重片重出。

33、1038:

按:《甲編》收錄《合集》471的和《合集》25983的。其實這兩片是重片,原拓作,字形當以為標準。

34、1039:酓

按:《甲編》摹錄《合集》30284的兩個“酓”字作,“酉”形腹部內皆作一橫筆,且後者在蓋部增加一橫畫。審原拓作: 。仔細觀察腹部內應該是兩橫畫,後者蓋部的那一橫筆其實是酉身最上面橫筆的誤摹。整字應摹作為妥。

35、1039:3408

按:《甲編》收錄《花東》289的,列為3408號字頭。其實它應該和1053頁的3427號字頭合併。3427號收《花東》178的和《花東》395的

36、1040:

按:《甲編》摹錄《合集》892正的“”作,“酉”的腹部內下方有一橫筆。審原拓作:。橫筆可能是泐痕所致,字當摹作為妥,待考。

37、1040:

按:《甲編》收錄《合集》975的“”,當為“《合集》975正”。

38、1040:

按:《甲編》收錄《合集》1351的“”字,作。《合集》1351正甲、正乙有兩個“”字,後者《甲編》已收,前者與字形不類。推測應該是《合集》1347的,誤標出處所致。

39、1043:

按:《甲編》摹錄《合集》22858的“”作形,“酉”字蓋部的兩豎筆深入腹部內,與腹內橫筆相交。審原拓作:。兩豎筆稍微有些進入腹部,但距離腹部內橫筆較遠,沒有相交,字當摹作為妥。

40、1043:

按:《甲編》摹錄《合集》27104的“”作形,“酉”字蓋部的兩豎筆沒有深入腹部。審原拓作:。拓片不是很清晰,但隱約可以看出兩豎筆是深入腹部與腹部內上橫筆相交的,故字應摹作為妥,參考《合集》27107的

41、1044:

按:《甲編》收錄《合集》27501的兩個“”字,分別作 形。其實前者是《合集》27502上的字,誤標出處。

42、1044:

按:《甲編》摹錄《合集》30907的“”字作,“酉”的兩豎筆深入腹部與內橫畫相接。審原拓作:。兩豎筆應該沒有進入腹部,字當摹作為妥。參考同屬何類的《合集》27154、《合集》30836等。

43、1044:

按:《甲編》摹錄《合集》35891的“”作,“酉”腹部內為一橫畫,且底部有一多餘的拖筆。審原拓作:。其實腹部內是有兩橫畫的,所謂拖筆是由於右下角的拓印不清導致的。字形補全當為,這是黃類卜辭常見的字形。

44、1044:

按:《甲編》收錄《合集》36488的“”字,當為“《合集》36489”,誤標出處。

45、1044:

按:《甲編》摹錄《合集》27219的“”字作,沒有蓋部。審原拓作:。可以看出“酉”字頂部還有蓋形,字當摹作為妥。

46、1045:

按:《甲編》收錄《合集》34521的三個“”字,分別作。其實前兩個字是來自於《合集》34524的,誤標出處。

47、1046:

按:《甲編》摹錄《合集》32023的一個“”作 形。原拓作,殘泐不清。同版還有三個“”字,分別作,同版還有三個“酉”字作。以此推斷的摹寫大概是不太準確的,應該接近於形才是。

48、1046:

按:《甲編》收錄《合集》32029的兩個“”字,其實後者應該是《合集》32030的,誤標出處。

49、1048:

按:《甲編》摹錄《合集》34525的一個“”字作,“酉”的腹部內有三橫筆。審原拓作:。腹部有所殘泐,但同版另有字,故我們認為還是摹寫作兩橫筆的為妥。

50、1048:

按:《甲編》摹錄《合集》34537的“”作,“酉”腹部內作一橫畫。審原拓作:。基本可以辨別出兩條橫畫,補全字形應為,也是常見的“酉”形。

51、1049:

按:《甲編》摹錄《合集》27347的“”作,“酉”的腹部內作一橫筆。審原拓作:。可以看出腹部內是兩橫畫,故應該摹作為妥。同版還有,上半部分有殘,但還是可以看出兩橫畫的,可證。

52、1050:

按:《甲編》收錄《合集》22227的兩個“”字,作。審原拓只有前一個字形,後一個字形應該是《合集》22228的,誤標出處。

53、1050:

按:《甲編》摹錄《花東》28的“”作,腹部內有兩橫筆。審原拓作:。“酉”的腹部內應該是一橫筆,字當摹作為妥。

54、1050:

按:《甲編》摹錄《花東》113的“”字作。審原拓作:。可以看出“酉”的上端還有蓋形,字應摹作為妥,這是花東子卜辭最常見的“酉”形。

55、1050:

按:《甲編》摹錄《花東》226的“”字作,“酉”的腹部內作一橫畫。審原拓作:。可以看出腹部內其實是有兩橫畫的,只是距離較近,幾乎粘連,難以分辨。字當摹作為妥。同版還有幾個“酉”字作形,內部皆為兩橫筆,可證。

56、1052:

按:《甲編》收錄《合集》21979的“”,字形作,審原拓為,其實“酉”的左邊是三小點,右邊是“咎”字,釋文當為“…咎”。同版還有,可證。

57、1053:

按:《甲編》摹錄《合集》36848的“”作,“酉”旁的腹部內呈一橫筆。審原拓作:。“酉”的腹部內筆劃不清,但看得出有兩橫畫的字跡。同版還有一個清晰的“”字作,確實是兩橫筆無疑,字當摹作為妥。

58、1054:3432

按:參看《新編》第17條校訂。

59、1136:庚

按:《甲編》摹錄《合集》19804的“庚”作,頂部呈勾角,可疑。參原拓作,上端有殘,所謂勾角應該是泐痕所致,字當摹作為妥。

60、1136:庚

按:《甲編》摹錄《合集》19950的“庚”作,腹部內的下面一橫筆呈平直狀。審原拓作:

。下一橫畫當為曲筆,兩端上翹,雖然幅度不大,但摹寫還可以再精確一點。參考《合集》19961的等形。

61、1138:庚

按:《甲編》摹錄《合集》32610的“庚”作,A段兩斜筆之間有一橫筆,較可疑。審原拓作,兩斜畫之間因殘泐拓得有些粘連,本身並不是筆劃。字當摹作為妥。

62、1138:庚

按:《甲編》摹錄了《合集》22073和22075的兩個“庚”字作形,這兩個字形應該都是“下庚”合文。[9]故真正的“庚”應該還是摹作為妥,除非另立“下庚”字頭。

63、1140:庚

按:《甲編》摹錄《合集》21674的“庚”字作,頂部呈五筆分叉的形態。審原拓作:。頂部當為四筆分叉,參考《合集》21624、《合集》21636

64、1140:庚

按:《甲編》收錄《合集》21911的“庚”作,審原拓“庚”字右側還有一個“又”旁。《新編》收錄為“”,備參。

65、1140:

按:《甲編》將《合集》20555的 釋為“”,我們認為該字或仍當釋“庚”,只不過豎筆下端有分叉。參考《合集》20018“兄庚”的、《合集》20362的

66、1140:庸

按:《甲編》摹錄《合集》15665的“庸”作,“庚”的頂部呈三筆分叉。審原拓作:。上部儘管有殘泐,但看得出來應該是四筆分叉形,字當摹作為妥。

67、1141:, 庸

按:《甲編》摹錄《合集》27310的“庸”作,原拓作,右上角的橫畫應該是泐痕所致,無需摹出。又“庚”字腹部內的橫筆《甲編》摹為平直,其實根據拓片判斷應該是兩端上翹,接近“﹀”字形的,同版有形可以參考。

68、1141:庸

按:《甲編》摹錄《合集》29712“庸”字作,頂部一橫筆,可疑。審原拓作:。頂部有一些殘泐,但應該不是筆劃,字當摹作為妥。

69、1141:庸

按:《甲編》摹錄《合集》30270的“庸”作,頂部呈二斜筆分叉。審原拓作:。當以四斜筆為是。參考《新編》第2條校訂。

70、1141:庸

按:《甲編》摹錄《合集》31021的“庸”作,頂部呈二斜筆分叉。審原拓作:。頂部應該是四斜筆分叉,但是左側因拓片不清顯示得不全面,字當摹作為妥。

71、1142:唐

按:《甲編》收錄的《合集》303之“唐”字,應該是《合集》313的字,誤標出處。

72、1142:唐

按:《甲編》收錄《合集》973的“唐”,當為“《合集》973正”。

73、1143:唐

按:《甲編》摹錄《合集》1321的“唐”字作形,審原拓作:。“庚”的頂部其實是一種曲折變形的四分叉狀,不能摹為封口的橢圓形,字當摹作為妥。

74、1406:庚辰

按:《甲編》收《合集》19831的“庚辰”合文,其實這個“庚”字已經在第1130頁的“庚”字頭下收過了,此重出。

75、1411:大庚

按:《甲編》摹錄《合集》36222的“庚”字作,A段作兩斜筆分叉。審原拓作:。其實上面應該是三筆分叉的,只是左邊的斜筆沒有拓清楚,字當摹作為妥。同版還有一個字,可以參考。

76、1429:祖庚

按:《甲編》釋為“祖庚”合文中有幾個字其實是“康祖丁”合文,在1428頁已經收過,又重出了。分別是《合集》35889的,《合集》35959的,《合集》35960的

77、1433:妣庚

按:《甲編》收錄《合集》35367的“妣庚”合文,《合集》35367拓片作:

並無“妣庚”二字,出處標注有誤。

78、1438:父庚

按:《甲編》摹錄《合集》22046的所謂“父庚”合文作,考原拓並未見“父庚”,但有兩個“子庚”合文,可能是誤標出處,待考。

79、1439:母庚

按:《甲編》收錄《合集》19965的“母庚”合文,這個“庚”字在1137頁“庚”字頭下已收,此重出。

80、按:黃類卜辭常見一種寫作形的“庚”字,其中下腹部內兩橫筆是平直的。但《甲編》在摹寫時往往摹成了彎曲狀,如《合集》35355(原拓作)、《合集》35730(原拓作)、《合集》35877(原拓作)等,這樣的例子還有一些,就不一一贅述了。

以上內容涉及《新編》21則,《甲編》80則。我們的校訂工作儘量追求鉅細靡遺,故有咬文嚼字、吹毛求疵之嫌。且很多字形只能根據拓片為說,限於學力,存在誤校、誤說之處,敬請指正。

 

转载自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647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