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颉刚全集》出版

发表于2011年-3月-16日  0条评论 

中华书局广告《顾颉刚全集》_cr

图一 书影

顾颉刚全集_cr

图二 《顾颉刚全集》发布会现场

(图片可点击放大)

由王煦华先生、顾潮先生、顾洪先生整理的《顾颉刚全集》(分八集,59卷,62册)已由中华书局于2010年12月出版,定价9800元人民币。

【作者简介】

顾颉刚先生(1893—1980),名诵坤,字铭坚,号颉刚,江苏苏州人。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文科中国哲学门,曾任厦门、中山、燕京、北京、云南、齐鲁、中央、复旦、兰州等大学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主任、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会主任、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主任、北碚修志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边疆学会理事长、中国史地图表编纂社社长、大中国图书局总经理等职。1954年8月,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先后主持《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及《清史稿》的点校工作。

【《顾颉刚全集》简介】

《顾颉刚全集》分八集,五十九卷,六十二册:①《顾颉刚古史论文集》13册,②《顾颉刚民俗论文集》2册,③《顾颉刚读书笔记》17册,④《顾颉刚书信集》5册,⑤《顾颉刚日记》12册,⑥《宝树园文存》6册,⑦《清代著述考》5册,⑧《顾颉刚文库古籍书目》2册,计2500万字。曾先后纳入国家“九五”、“十五”、“十一五”重点出版项目,并成为第一届国家出版基金重大资助出版项目。《顾颉刚全集》的出版,对我国古代史、历史地理学、民俗学、民族史、近现代学术史的研究都将产生举足轻重的作用,具有无与伦比的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顾颉刚全集》八集内容介绍:

《顾颉刚日记》十一卷,附人名索引,十二册。顾先生日记始于1913年10月,自1921年起至1980年12月17日(去世前八天),基本不间断。日记不仅是顾先生“生命史中最宝贵之材料”,更是近现代学术史、社会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顾颉刚书信集》五卷,五册。顾先生交往遍天下,一生留下大量书信,此次所收约一千八百通。其中一部分是原信(包括家书七百余通),另一部分是录副本,还有一些是底稿及为数不多的发表于报刊者。这些书信所反映的不仅是顾先生个人的历史,也是当时学术界、文化界众多学者的历史,更是当时社会、时代的真实反映。

《顾颉刚古史论文集》十二卷,十三册。《古史论文集》是《顾颉刚全集》最为核心的内容。其中卷一至卷四为“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观的论述和对于古史传说及夏、商、周至春秋史实的考辨;卷五、卷六为古代民族和疆域的探索;卷七至卷十一为古书真伪、内容和著作时代的考订,其中卷十(上、下)所收的《尚书大诰译证》,是顾先生晚年最为重要的著作;卷十二收入《现代初中教科书本国史》、《国史讲话》、《当代中国史学》、《中国史学入门》四部专书。

《顾颉刚民俗论文集》二卷,二册。顾先生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对大众文化积极态度的影响,把民间的歌谣、戏剧、故事、风俗、宗教和传统的经学、史学置于同等的地位上做研究的题材。此部分除收入《吴歌甲集》、《孟姜女故事研究集》、《妙峰山》三部专书外,还包括有关歌谣、风俗、民间文艺等的序跋与论述、探讨等。

《顾颉刚读书笔记》十六卷,附篇目分类索引,十七册。顾先生治学,勤于作读书笔记,从1914年起至1980年逝世,从未间断。六十余年积累了近二百册笔记,约六百万字。这些笔记是顾先生著述的重要组成部分,内容涵盖中国古代文化的政治、社会、经济、宗教、思想各个层面。此次收入《全集》,在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90年版的基础之上,又增加了两卷:卷十五,顾先生早年北京大学求学时代的笔记;卷十六,《浪口村随笔》、《史林杂识初编》及笔记拾遗。

《宝树园文存》六卷,六册。顾先生一生所写文章,除收入《古史论文集》、《民俗论文集》以外者,均收入该部分。宝树园原系顾氏先祖所建花园,先生苏州故居即建于此园旧址,故以名集。其中不免“琐屑之言”,甚至包括一些启事、广告、合同等。依照分类编年的原则,《文存》分为“学术编”、“教育编”、“边疆与民族编”、“文化编”、“政治及其它编”五编。

《清代著述考》五卷,五册。此书是顾先生早年为研究清代学术而作,对清代五百多位学者的著述、版本等作了辑录,并附相关的序跋及考证。其中一小部分曾经整理,陆续发表在《国立中山大学图书馆周刊》上。此次收入《全集》,将《清代著述考》原稿全部影印,另将排印的部分附于原稿之末。

《顾颉刚文库古籍书目》二卷,二册。《文库古籍书目》著录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颉刚文库内约六千部线装书,著录方式按经、史、子、集四部,外加丛书、新学,共分六大类。并将书中各家题跋汇为“题记编”。末附著者、书名、题记批校者四角号码索引。

【顾潮先生在顾颉刚《全集》首发仪式上的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朋友:

今天,中华书局、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国学院在此联合举办这样一个盛会,庆祝《顾颉刚全集》的出版发行,纪念顾颉刚先生逝世三十周年,作为全集的整理者之一,作为顾颉刚先生的女儿,我此刻心情无比激动!在父亲逝世三十周年之际,能看到他的全集出版,感到无比的欣慰——这是对他最好的纪念!激动之外,当然是感激,发自内心的感激!我谨代表我的兄弟姐妹们及顾家所有后人,表达我们真挚的谢意!感谢大会的主办单位中华书局、历史所和北大国学院!感谢在这严冬里赶过来出席今天会议的各部门各单位的领导、专家学者和朋友们,特别是哪些从全国各地远道而来者!顾颉刚全集能在今日面世,当然最应当感谢的是中华书局,还有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委员会和中国出版集团。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还要感谢教育界、学术界、出版界所有关心、支持、帮助顾颉刚全集整理编辑出版工作的专家、学者和朋友们,备受海内外关注的顾颉刚全集能在2010年除旧迎新之际出版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  

父亲1980年去世后,在历史所的支持下,王煦华先生、舍妹顾洪和我开始了先父遗著的整理工作。尽管我们将出版全集作为既定目标,但也深感实现这一目标的艰难:一是全集篇幅过于庞大,整理工作相当繁重,不是三年五载便能完成的;二是出版经费过于巨大,也不是哪一家出版社能轻易承受的。我们将全集工作分成若干部分,由各人分头收集整理,同时积极联系出版社,成熟一部分就先出一部分,最后再汇总成全集。至九十年代中后期,我们开始联系出版社,接洽出版全集。由于全集工作量巨大、出版经费预算投入过大,原先很有积极性的多家出版社退缩了。后来虽有家乡某出版社出手签了合约,终因种种困难而中途而废!此后又屡经转折……,在那段最困难的时期,曾得到了学术界、教育界和出版界许多朋友们的鼓励、支持和帮助,使我们始终没有放弃出版全集这一目标,直到2005年初,得到中华书局的援手,将《顾颉刚全集》纳入其出版计划,使这项工作得以继续。

我父亲一生中,与中华书局有过多次合作。在抗日战争期间,他主编的《文史杂志》曾由中华书局出版。1950年代以来,他的学术工作与中华书局可谓休戚与共。1965年,父亲因病手术,当时他已是七十多岁了,考虑到手术或有意外,在术前曾写一份“预立遗嘱”对身后诸事有所安排,其中关于自己文稿,他写道:“我一生写作,应悉交中华书局,请他们组织委员会整理。”这充分反映了他对于书局的深厚感情和极大信任。现在,全集的出版在经历多次波折之后终于在中华书局同人的积极努力下得以完成,实现了父亲当年的心愿。他若是九泉下有知,一定会倍感欣慰!

父亲生前常说,个人的生命历程很短,然而在学术事业发展的长路上,应该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迈进,同时也为推动后人超越自己作好准备。他的努力耕耘,比清代学者前进了一步;而他的研究成果,他在大学任教时所出的考试题目,在笔记中所收集的各类材料、提及的诸多未解问题,……都可以启发后人继续探索前行。我深深企盼《顾颉刚全集》的出版能为推进我国学术事业的发展有所贡献。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