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甲骨学>再說卜辭中的“咎”與“今繇巫九骼”

再說卜辭中的“咎”與“今繇巫九骼”

【首發】王寧(棗莊人民廣播電臺)

卜辭中有四個被釋爲“咎”的字,使用時期不同,用法也各有異,在這個問題上前人作了大量的解釋工作,不過仍有許多沒能解釋開的問題,故作此文略談拙見。

卜辭中被釋為“咎”的字有四個:1.“clip_image001[18]”,或寫作“clip_image002[4]”、“clip_image003[4]”;2.“clip_image004[12]”,或寫作“clip_image005[4]”、“clip_image006[4]”等形;3.“clip_image007[12]”;4.“clip_image008[20]”,茲分述如下。

一、第一個“clip_image001[19]”是从夂从人,隸定為“clip_image009[4]”,陳夢家、李孝定等已經釋爲“咎”[1],《說文》:“咎,災也。从人从各。各者,相違也”。甲骨文从“夂”,《說文》訓爲“從後至也”,許進雄認為“其字象人為足所踐踏” [2],其本義恐非災殃之意,根据《说文》对“夂”的训释,此字之本意应该是从后面靠近、迫及或追及于人的意思,卜辭用為休咎字當是假借。甲骨文之構形與許慎所言約略相似,許慎釋“咎”為“災”,則為名詞,但在卜辭中此字卻用為動詞,多見於殷墟一期卜辭,也就是武丁時期,第四期亦有之,然甚少見。如:

1.蝘甲[3]咎婦?蝘甲弗咎婦?《合集》795正

2.貞:不隹帝咎王?《合集》902反

3.貞:隹妣己咎王clip_image004[13](咎)?二告。貞:不隹妣己咎王?《合集》2252

4.貞:父乙咎王?《合集》2253

5.貞:隹娥咎王?貞:不隹娥咎王?《合集》5477正

6.貞:隹父乙咎婦好?二告。貞:不父乙咎婦好?《合集》6032正

7.王乩曰:隹父乙咎。《合集》6032反

8.貞:余有咎?二月。《合集》21362

9.隹季咎?《合集》21119

10.乙巳卜,祖己咎?《合集》21542

11.丁卯卜,司妣咎?《合集》21555

12.乙未卜,夢,妣丁咎?《合集》21666

13.囗卯子卜,貞:我亡咎?《合集》21835

14.戊申有咎?《合集》21839

15.辛亥亡咎?《合集》21951

16.辛亥丁子唯咎?

辛亥丁妣隹咎?

辛亥己妣隹咎?

辛亥庚妣隹咎?

己酉丁妣咎?

丁卯妣丁咎?

丁卯中母己咎?《合集》21879

這些都是武丁時期所卜。另有四期所卜者,然甚少見,如:

17.隹祖戊咎?《合集》32524

18.囗寅卜,……有咎在茲邑?《懷》1495

19.……咎……。《懷》1531

根據這些卜辭可以知道,這個从夂从人的“咎”字在卜辭中是用爲動詞,許進雄認爲“clip_image001[20]於卜辭有災害作祟之意”[4],是也,就是“降咎”的意思,殷人認爲神靈(如第2條的“帝”)、先人都可以“咎”,也就是降咎,卜辭言“某咎某”就是某神靈或某先人降咎於某人,如“蝘甲咎婦”、“帝咎王”就是蝘甲(即河亶甲)降咎於婦[5]、上帝降咎于王;如果單說某神靈或祖先“咎”,就是說該神靈或祖先降咎,如“父乙咎”、“季咎”、“祖己咎”等,就是貞問父乙、王季、祖己會降咎否;卜辭中的“有clip_image001[21](咎)”、“亡clip_image001[22](咎)”,和《周易》中的“有咎”、“亡咎”略異,謂有被降咎或沒有被降咎。降咎的對象不限於人,也用於城邑,如第18條“有咎在茲邑”謂茲邑有被降咎之事。《書序·西伯戡黎》曰:“殷始咎周”,孔傳、鄭注均訓“咎”為“惡”,由卜辭觀之,此所用之“咎”當為降罪之義,因當時相對于周來說,殷是上邦大國,周是下邦小國,周人自稱為“小邦周”,殷怪罪周故亦曰“咎”,猶上天的神靈祖先降災殃于人也。

這個“咎”在武丁時期使用甚多,四期偶有用之而甚少,二期、三期、五期卜辭中不見使用。

二、“clip_image004[14]”字一般隸定為“clip_image010[38]”,郭沫若初釋爲“繇”,後又改釋爲“冎”,讀爲“禍”[6]。按:此字釋爲“繇”是對的,于省吾先生已經做了詳細的分析,並引臨沂漢簡佚書《務過篇》殘簡“堯問許clip_image010[39]曰”為證,認為此“許clip_image010[40]”即許由,因古書中由、繇通用[7]。这個字本象卜骨上之兆文,兆現而生繇,實際上是象形兼會意,應該是繇辭之“繇”,因為繇、由音近而通假,《戰國策·趙策》中的“許由”,《漢書·古今人表》中作“許繇”,也就是臨沂漢簡中的“許clip_image010[41]”,斷無疑議。兆繇之“繇”也或作“由”,如《墨子·耕柱》:“乙又獻兆之由”,“兆之由”即“兆之繇”。卜辭中用為“咎”,于省吾先生已詳言之,則用為名詞,即《說文》训为“災也”的“咎”,《呂氏春秋·侈樂》:“棄寶者必離其咎”,高注:“咎,殃也”,災殃、災患之義。此字卜辭中使用多不勝數,一、二、三、四期卜辭均有使用,而以一期卜辭最多。在卜辭有如下用法:

(一)降咎

1.貞:……其降咎?……其有降咎?《合集》808正

2.戊戌卜,賓貞:茲邑亡降咎?二告。

貞:茲邑其有降咎?二告。

貞:茲邑其有降咎?二告《合集》7852正

3.癸未卜,賓貞:茲雹不隹降咎?十一月,二告。

癸未卜,賓貞:茲雹隹降咎?小告。《合集》11423正

4.辛亥卜,王貞:有其降咎?《合集》21300

這些卜辭均為武丁時所卜,“降咎”在後世典籍中習見,如偽古文《書·大禹謨》:“天降之咎”,又《呂刑》:“上帝不蠲,降咎于苗”,《鹖冠子·王鈇》:“家王不舉祭,天將降咎”,與此義同,即降下災殃之意。

(二)乍(作)咎

1.辛卯卜,內貞:王有作咎?二告。

辛卯卜,爭貞:王亡作咎?《合集》536

2.己丑卜,殻貞:王亡作咎?《合集》738正

3.壬寅卜,殻貞:不雨,隹茲商有作咎?

貞:不雨,不隹茲商有作咎?《合集》776正

4.庚申卜,殻貞:我有作咎?

庚申卜,殻貞:我亡作咎?《合集》3458正

5.壬子卜,殻貞:jgw_gong_kou方出,隹我有作咎?

壬子卜,殻貞:jgw_gong_kou方出,不隹我有作咎?五月。《合集》6087正

6.乙亥卜,雀有作咎?

乙亥卜,雀亡作咎?《合集》6577

7.囗囗卜,殻貞:洹其作茲邑咎?《合集》7854正

8.帝其作王咎?《合集》14182

9.丙寅其隹婦作咎?《合集》16464

10.貞:我亡作咎?

貞:我有作咎?《合集》16470正

11.王乩曰:吉,亡作咎。《合集》17683正

12.囗辰卜,王貞:妣隹作余咎?《合集》21295

凡言“作咎”之卜辭,均武丁時(一期)所卜,武丁以後無所見。有“作咎”者除了殷王之外,還有大臣,比如第6條中的“雀”;有婦,如第9條;有城邑,如第3條、第7條;有“我”,在卜辭中乃殷人自稱,猶言我們這一方;有“余”,在卜辭中乃商王自稱。能“作咎”者,有神靈,如第8條的“帝”;有先人,如第12條中的“妣”;有敵國,如第5條的jgw_gong_kou方;有河流,如第7條的“洹”,即洹水。“作”為製造、產生之義,“作咎”謂有產生災殃之事,卜辭貞問“有作咎”、“亡作咎”者,即貞問有無能造成災殃之事;“洹其作茲邑咎”是貞問洹水會不會給茲邑(殷人稱都城為“茲邑”)製造災殃;“帝其作王咎”為貞問是不是上帝給王製造了災殃,和“降咎”則意略同。

這個“咎”字,明顯和从夂从人的“咎”明顯不同,如上引《合集》2252片:“貞:隹妣己clip_image001[23](咎)王clip_image004[15](咎)?二告。貞:不隹妣己咎王?”二字同見于一條卜辭,則“clip_image001[24]”者為動詞,降下之義,“clip_image010[42]”為災殃之義,二者義有別。其“降咎”、“作咎”義則相當於“clip_image001[25]”字。

(三)隹(惟)咎

“隹咎”之辭在卜辭中也極常見,武丁時期的卜辭最多,武乙、文武丁時期偶然有用者,甚少見。如:

1.貞:隹咎?《合集》111

2.貞:王夢啟隹咎?

王夢啟,不隹咎?《合集》122

3.己未卜,亙貞:王聽,不隹咎?《合集》5299正

4.丁未卜,亙貞:jgw_gong_kou方出,隹我咎?《合集》6091

5.貞:不隹帝令作我咎?《合集》6746

6.辛酉卜,殻貞乙丑其雨不隹我咎?《合集》6943

這些是武丁時期所卜,然在武乙、文丁時期亦有這樣的卜辭,然僅見一條,乃與“萑”同卜于一辭:

7.丁亥隹萑、隹咎?

丁亥卜,隹萑、隹咎?《合集》33146

這裡面的“惟咎”,相當於今言“是不是災殃”?“咎”字仍然用為名詞。“jgw_gong_kou方出,隹我咎”者,為貞問jgw_gong_kou方出動了,是不是我們的災殃?“不隹帝令作我咎”是說不是上帝的命令給我們造成災殃吧?

卜辭中還有無數“亡咎”、“有咎”的卜辭,还有“旬亡咎”、“今夕亡咎”、“今夕有咎”等,數量太多,不煩備舉。其中一期最多,二期、四期次之,三期最少,皆用此字,而五期卜辭則無之。

卜辭還有一種辭例為“王賓某亡咎”的,亦用此字,如:

1.丁酉卜,行貞:王賓clip_image012[6](福),亡咎?……《合集》22606

2.甲戌卜,囗貞:王賓上甲,亡咎?《合集》22630

3.乙卯卜尹貞:王賓clip_image012[7](福),亡咎?《合集》25383

4.戊戌卜,口貞:王賓中丁,肜,龠,亡咎?十月。《合集》27178

此類的卜辭多見於祖庚、祖甲時期的卜辭,康丁時卜辭偶用之,如上引第4條,然僅此一見,其它時期的卜辭沒有這種辭例。

卜辭還有貞卜天干“亡咎”的,如:

甲辰貞乙亡咎?

乙巳貞丙亡咎?

壬寅貞癸亡咎?

癸卯貞甲亡咎?

丙申貞丁亡咎?

己亥貞庚亡咎?

庚子貞辛亡咎?

辛丑貞壬亡咎?

甲午貞乙亡咎?

乙未貞丙亡咎?

這10條卜辭見於《合集》34724,為武乙、文丁時所卜,殷墟卜辭為僅見,甚為獨特,乃分別貞卜十干日是否有災殃也。

(四)卜辭還用此字為地名,如:

1.丁亥卜,內貞:子商亡聯?才(在)咎。《合集》2940

2.貞:jgw_gong_kou方出,不隹刳(苦)?我在咎。《合集》6088

3.……至于……毓亡clip_image013[18](蚩)?才(在)咎。《合集》23035

4.……[亡] clip_image013[19](蚩)?才(在)咎。一月。《合集》26185

5.辛酉卜,有clip_image013[20](蚩)?才(在)咎。《合集》32778

6.丁未卜,貞:亡clip_image013[21](蚩)?才(在)咎。《英》2466

要之,“clip_image004[16]”這個“咎”字,作為災殃義之名詞在一二三四期卜辭中均有使用,是卜辭里較常見的一個字,而以第一期使用最頻繁,其次為四期,再次為二期,三期最少,唯第五期卜辭不用此字為有咎、亡(無)咎之“咎”(不是不用這個字,詳下)。

三、“clip_image007[13]”字从犬繇(由)聲,唐蘭、郭沫若釋為“猷”或“猶”[8],然卜辭自有“猷”字,唯見於殷墟四期的两片卜骨(《屯》2351和《懷》1638),作“clip_image014[6]”(《存》2.731),从犬酉聲,用爲方國或部族名,其辭恒言“執猷”,乃殷商之敵國。在周金文中之“猷(猶)”即从犬酋聲,作“clip_image015[4]”(牆盤)、“clip_image016[4]”(克鼎)等形。但竊意“clip_image007[14]”這個字仍然該釋為“猷”,銀雀山漢簡用“clip_image017[10]”為許由(繇)之“由(繇)”,而“由”、“猶”二字在古籍中是通用的,如《易·豫》:“由豫”,《釋文》:“由,馬作猶”;《左傳·莊公十四年》:“猶有妖乎?”《正義》:“古者猶、由二字義得通用。”故甲骨文从犬繇(由)聲之字可讀為“猶”或“猷”,从犬酉聲之“clip_image014[7]”當是此字之或體異構,但只爲國族名用字,與“clip_image007[15]”字之用法迥異。到了周代从犬繇(由)聲的字形被廢棄不用,唯用从犬酉聲的形體,且其“酉”又演變為“酋”了。

甲骨文“猷”在卜辭中亦用為有咎、亡(無)咎之“咎”,但僅見於殷墟五期卜辭,即帝乙、帝辛時期的卜辭,茲舉例如下:

1.旬亡猷(咎):

癸卯王卜,貞:旬亡猷(咎)?王乩曰:吉。在十一月又二甲辰,翌日代甲。《合集》35646正。

2.今夕亡猷(咎):

己丑卜,貞:王今夕亡猷(咎)?《合集》38835

3.才(在)猷、自猷,為地名:

乙酉王……丁酉余步……受余有不……亡clip_image013[22](蚩)?在猷(咎)。《合集》36359

癸未王卜,貞:酒,肜日,自上甲至于多毓,衣,亡蚩?自猷(咎)。在四月。隹王二祀。《合集》27836

通過卜辭的用法可知,這個用為“咎”的“clip_image007[16](猷)”和一至四期卜辭所用的“clip_image017[11](繇)”完全一樣,但這個時期凡“有咎”、“亡咎”之“咎”均寫作“猷”。

總之,在殷墟五期卜辭中凡言有無咎殃之“咎”不再用“繇”字,而是用“猷”字,包括原為“繇”的地名也用“猷”代替。

四、“clip_image008[21]”,隸定為“clip_image018[22]”,郭沫若在《殷契粹編》之考釋中釋為“咎”,但沒有解說[9],唐蘭先生認爲當讀如“各”,他說:

“以字論,則clip_image019[12]與各相近,由卟占之例推之,得變爲各。古自有各字,此特相混耳。《西伯戡黎》云:‘格人元龜,罔敢知吉’,格人舊不能解,余謂當作clip_image019[13]人,即占人也。《盤庚》云:‘非廢厥謀,弔由靈各,非敢違卜,用宏茲賁’,舊以‘各非敢違卜’爲句,不可通,各亦當爲clip_image019[14],弔由靈各,謂淑有靈繇或靈占也。clip_image019[15]之字象有足來至clip_image010[43]上,其本義或是卜而神靈來降于繇與?” [10]

按:竊以為唐說是也。請述理由如下:

這個字在殷墟一期卜辭中只一見,辭云:“……令……用clip_image008[22]”(《合集》19086),辭殘義不明,然武丁時卜辭甚多,再不見此字,二、三、四期卜辭也絕無用之者。這個字被大量使用是在殷墟第五期卜辭,也僅用於卜辭恒語“今clip_image017[12]巫九clip_image008[23]”,再無別的用法;這個時期的卜辭中,“clip_image010[44](繇)”字雖然不再用為有咎、亡咎的“咎”,卻被大量用在這句卜辭恒語上。凡是有此語之卜辭都比較長,敍事詳明。茲舉其卜辭數例如下:

1.丁丑王卜,貞:今clip_image010[45]巫九clip_image008[24],……典clip_image020[4](春)clip_image021[4]侯彈……尤暨二clip_image022[4],余其比……戔亡左右自上下……受有佑?不瞢clip_image023[6]亡……商亡clip_image013[23],在……。《合集》36344

2.囗丑卜,貞:今clip_image010[46]巫九clip_image008[25],作余奠邎曰告囗侯……。《合集》36345

3.……貞:今clip_image010[47]巫九clip_image008[26],隹余酹……clip_image024[4]……戔人方上下于囗示,受余佑……于大邑商亡clip_image013[24],在猷。《合集》36507

4.丁卯王卜貞:今clip_image010[48]巫九clip_image008[27],余其比多田……多白正盂方白炎,叀衣,翌日,步……左自上下于囗示,余受有佑,不瞢clip_image023[7]……于茲大邑商亡clip_image013[25],在猷……弘吉。在十月,遘大丁翌。《合集》36511

對於這個恒語,都是跟在“卜貞”後面的,然後才是說占卜的內容,而且辭都很長。唐蘭認為“余謂此語當讀為‘今卟巫九繇’,或‘今卟巫九占’,‘巫九占’當爲占法之一種也。” [11]又說:“‘巫九’當即‘九巫’,余謂巫者筮也,筮及醫同皆巫術,故字并从巫耳。則卜辭之‘巫九clip_image018[23]’,疑即《周禮》之‘九筮’也。”[12],于省吾以為“clip_image008[28]”可讀為“繇”,通“搖”,以為“搖謂搖舞也”,而將“今clip_image017[13]巫九clip_image018[24]”解释為“即今用巫九摇也。”但同時又說“一說:‘今clip_image010[49]’之‘clip_image010[50]’讀為‘繇’,即爻,謂爻辭也,於義亦通。”[13]

竊意于先生“今用巫九摇”之說不確,唐先生之說庶幾近之,然有未盡。

李學勤在《論新出現的一片征人方卜辭》一文中也提到了這個恒語幷加以論證,說:

“‘clip_image025[12]’字有時上下分開較遠,學者或以爲兩字,但相貼合的不少,參照下面的‘clip_image018[25]’字,我覺得釋爲一字較妥。上引《合補》11242是腹甲,辭雲‘clip_image025[13]巫九clip_image026[12]’,‘clip_image026[13]’是龜名,即《周禮》等書之‘靈’,與用龜甲呼應。由此推想,‘clip_image025[14]巫九clip_image018[26]’的‘clip_image018[27]’字,只見于胛骨,當從‘各’省聲,讀爲《說文》訓爲獸骨的‘骼’字。不管怎樣,‘clip_image025[15]巫九骼’、‘clip_image025[16]巫九靈’是關于卜法的習語,詳細含義雖不了解,但一定是卜法中一種特別隆重的儀節。”[14]

唐、李二先生的解釋,特別是李先生的解釋對我們理解這個卜辭恒語是有極大幫助的。

不過,首先要說明的是,李學勤先生認爲“今clip_image010[51]”是一個字筆者認爲值得商榷,卜辭常見其分書,有相貼合者殆因其爲恒語故或合書,不能釋爲一字也。在五期卜辭中,“clip_image010[52](繇)”不用為咎殃字蓋被用作它義,“今clip_image010[53]巫九clip_image018[28]”當讀為“今繇巫九clip_image018[29]”,其中“今繇”之“繇”當讀為“籀”,《漢書·文帝紀》:“占曰:大橫庚庚”,顏師古注:“李奇曰:‘庚庚,其繇文也。占,謂其繇也。’繇本作籀。”繇、籀古音幽覺對轉音近,故得通假。

《說文》:“籀,讀書也。從竹clip_image027[6]聲。《春秋傳》曰‘卜籀’云。”“clip_image027[7]”據《說文》即“抽”之本字,段玉裁注:“《毛傳》:‘讀,抽也。’《方言》:‘抽,讀也。’抽皆籀之假借。”“clip_image010[54]”字本義為“繇”,或用為“由”,皆與“抽”、“籀”相近。段玉裁又云:“《左傳》卜、筮皆云‘繇’,此言卜以該筮也。”桂馥《義證》云:

“卜籀,謂讀卦爻詞也。……《孝文本紀》:‘卜之龜,卦兆得大橫,占曰:大橫庚庚,余為天王,夏啟以光’,李奇曰:‘庚庚,其繇文也。’《索隱》引荀悅云:‘繇,抽也,所以抽出吉凶之情也。’杜預云:‘繇,兆詞也。音籀。’顏師古注曰:‘繇本作籀,籀書也,謂讀卜詞。’”

“今繇巫九clip_image018[30]”即“今籀巫九clip_image018[31]”,“籀”筆者認為就是“讀卜詞”的意思,讀卜詞同時也就是占斷吉凶休咎的行為,蓋在殷代,觀察龜兆之繇判斷吉凶曰“乩”,閱讀蓍筮之繇判斷吉凶曰“籀”,于字則假“clip_image010[55]”為之。

其次,筆者認爲“clip_image019[16]”字釋爲“咎”或“繇”的確不甚確當,當如唐、李二先生所言,它本是“骼”字,指卜骨,但在後來的傳世典籍中是被寫爲“格”或“各”了。《盤庚》中的“靈各”即卜辭中的“clip_image026[14]”(下以“靈”代)、“骼”,“靈”是指卜甲,“各(骼)”是指卜骨,故言“弔由靈各,非敢違卜”;《西伯戡黎》中的“格人元龜”,“格人”即“骼人”,本當是指司掌卜骨的卜人,這裏是指以卜骨占卜,與“元龜”幷舉,是說以卜骨、卜甲占卜俱“罔敢知吉”也。唯自周初以降,周人占卜漸不用獸骨,故《周禮》中只有“龜人”而再不見“格(骼)人”之職。

那麽,卜辭中的“巫九靈”和“巫九骼”是什麽意思呢?筆者認爲此和古人占卜程序有關。《周禮·占人》云:

“凡卜筮,君占體,大夫占色,史占墨,卜人占坼”,鄭注:“體,兆象也;色,兆氣也;墨,兆廣也;圻,兆亹也。體有吉凶,色有善惡,墨有大小,坼有微明。尊者視兆象而已,卑者以次詳其餘也。周公卜武王,占之曰:‘體,王其無害’。凡卜象吉,色善,墨大,坼明,則逢吉。”

古人占卜的程序,是先由巫史等命龜灼龜,現兆之後作出初步判斷,然後再“獻兆”給主要占卜者,即主持此次占卜的身份最高者,由他作出最後的判斷。如《左傳·襄公十年》:

“孫文子卜追之,獻兆于定姜。姜氏問繇。曰:‘兆如山陵,有夫出征,而喪其雄。’姜氏曰:‘征者喪雄,禦寇之利也。大夫圖之!’”

此次占卜者中定姜是身份最高者,孫文子占卜作出初步占斷,然後要獻兆于定姜,由定姜作出最後判斷;又《僖公四年》:

“初,晋獻公欲以驪姬爲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且其繇曰:‘專之渝,攘公之羭。一熏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必不可。’弗聽,立之。”

在這次占卜中,獻公是地位最高者,最後的判斷和裁决要聽命于獻公。

可見,其占卜程序是巫史先占,然後獻兆繇于地位最高者,最終的裁決權在此尊者之手,他要根據巫史的初步占斷來作出最終判斷。

因此,《周禮》中所說的“王占體”的“體”鄭玄以為是“兆象”,應當是整個占卜的最終占斷結果,應該是在“大夫占色,史占墨,卜人占坼”的結果上作出的最終判斷,因為王是國家政權的掌握者,也是地位最尊高者,故他做出的必定是最後的占卜結果。而商周時期時期占卜,每卜爲三龜,稱爲“一習”,即《書·金縢》“乃卜三龜,一習吉”是也。在卜辭中也有卜習龜的記載,在《合集》31699、31670兩片中均有辭云:“……卜,習clip_image028[4]clip_image026[15]、靈)一卜,五……”,辭雖殘缺不明,但“習clip_image026[16]一卜”之辭卻明白可讀,正與“乃卜三龜,一習吉”之說對應。那麽,以骨卜必也如之。

若果如此,則在王作最後的占斷之前,每一龜或一骨必先由大夫、史、卜人等巫者先根據色、墨、坼作出三種判斷,則有三繇,一習爲三龜或三骨,其數正九,稱為“九靈”或“九骼”,靈者,龜卜之兆繇;骼者,骨卜之兆繇。因由巫者先占所得,故冠以“巫”稱,故以龜甲占者稱“巫九靈”,以獸骨占者稱“巫九骼”。之後獻兆于王,王閱讀了“巫九靈”或“巫九骼”之後再作出最終的判斷。故卜辭言“今繇巫九靈”或“今繇巫九骼”者,謂王今者閱讀巫九靈或巫九骼進行最終占斷。

從卜辭觀之,凡言“今繇巫九骼”之卜辭,辭皆較長,當是比較重大的事情,殷王相當重視,占斷之後,將最終的結果刻署于卜骨或卜甲之上,亦不厭其冗長。因爲殷人占卜龜少骨多,故言“巫九骼”之辭常見,言“巫九靈”之辭則相對少見。

要之,卜辭中四個被釋為“咎”的字有正有誤,各有本義,在不同時期的卜辭中用法也各不相同,需分別對待。

2010年2月15日初稿

2010年9月19日修訂

【文章下載】

王寧2010年9月21日再說卜辭中的“咎”與“今繇巫九骼”.doc


註 釋:

[1]于省吾主編、姚孝遂按語編撰《甲骨文字詁林》(下簡稱《詁林》)中華書局1996年5月 第一冊P834引

[2]《詁林》第一冊P835引

[3] 關於“蝘”字之釋詳參拙文《釋“蝘”》 发布于复旦大学古文字与出土文献研究中心网站2010年2月16日

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083

[4]《詁林》第一冊P835引

[5]關於蝘甲為河亶甲之說,參拙文《釋“蝘”》。同注3。

[6]詳參《詁林》第三冊P2158-2159引郭說

[7]于省吾《甲骨文字釋林》中華書局1979年6月 P231-232

[8]《詁林》第三冊P2182引

[9]《詁林》第二冊P847引

[10]《詁林》第二冊P487-848引

[11]《詁林》P847-P848引

[12]《詁林》P847-P848引

[13]《詁林》第二冊P848引

[14]李學勤《論新出現的一片征人方卜辭》 載《殷都學刊》2005年第1期

共 5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1. ibuffalo Google Chrome 7.0.524.0 Windows XP

    可参考李学勤缀《辑佚》690一版。

  2. 王宁 Internet Explorer 6.0 Windows XP

    非常感谢。
    但不知哪里能够找到?先生能明示否?

  3. ibuffalo Google Chrome 7.0.529.0 Windows XP

    王宁先生,请点击查看这幅拓本

  4. 王宁 Internet Explorer 6.0 Windows XP

    谢谢ibuffalo 先生。
    拓片的字真小,我看那几个字是拙文里的所说的“今繇巫九骼”。

请发表评论


贴图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