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殷墟近出刻辭甲骨選釋》劄記

发表于2010年-9月-16日  3条评论 

【首發】 孫亞冰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劉一曼先生主編的《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以下簡稱《村中南》,此書年底將出版),收錄了1986-1989年小屯村中出土的305片甲骨、2002-2004年小屯村南出土的233片甲骨以及近年小屯村北、花園莊東地、苗圃北地、大司空村出土的17片甲骨(這17片收入“附錄”),全書將發表甲骨515片[1]、531號(經綴合後的數字)。《殷墟近出刻辭甲骨選釋》(以下簡稱《選釋》,發表在《考古學集刊》第18集上,科學出版社,2010年7月)公佈了《村中南》中的20片(實際只有19片,第18、19片為正反)。劉一曼先生對這20片的重要內容已經做了較為詳細的考證,可參考。筆者在研讀《選釋》時,也做了一些劄記,現提供給大家,不當之處,望批評指正。

下文按《選釋》號碼順序討論。

第2片(《村中南》228)

第4條,《選釋》釋作:丙辰貞:于□告□clip_image002

按,此辭應改釋為:丙辰貞:于clip_image004告衍。

關於“衍”字,筆者有專文討論。歷組卜辭中的“衍”寫作clip_image006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clip_image012clip_image014clip_image016諸形,以往學者多將它釋作“永”,訓為美善義[2],筆者認為這些“衍”都是指洪水漫溢的災害。本片也為歷組卜辭,辭中的“衍”,摹本作“clip_image018”形,與以前見到的諸形均略有不同,若摹本不誤,應是一種新見的字形。

第4片(《村中南》210):

第2條,《選釋》釋作:clip_image004[1]其雚,其冓又clip_image004[2],王受clip_image020

按,所謂的“又”字,摹本作“clip_image022”形,實為“乇”字。

第8片(《村中南》319)

本片出現了好幾個新字形,還有幾條辭例前所未見,難以解釋。

(1)clip_image024clip_image026clip_image028《選釋》:“(clip_image024[1]clip_image026[1])字形似用戈割一頭頂有長髪辮之人的頸部,……可隸為clip_image030,義與clip_image032clip_image034)同,clip_image032[1],表示以鉞砍殺人首,此字以戈代鉞,均表示殺戮之義。”“(clip_image028[1],隸作clip_image036)從戈從黑,新見字。其形象以戈砍劈人頭之狀。被砍之人作clip_image038形。于省吾將之釋為黑……唐蘭謂該字表示受墨刑的人……那麼‘clip_image039’字的原意是以戈砍一受過墨刑之人的頭顱,引申為表示殺戮人牲的一種方法。”

按,《選釋》認為“clip_image024[2]clip_image026[2]clip_image028[2]”都是表示砍殺人頭的意思,是正確的,但在對“clip_image028[3]”字的分析還需修正。甲骨文“clip_image040”字的寫法很多,參《甲骨文編》895-896頁。“clip_image040[1]”字中的人形多反剪其手,但也有從正面人形的,如《合集》810反中的“clip_image042”、《掇》1.136中“clip_image044”,這兩形中“clip_image046”很可能不是“黑”字,而是“天”字。試比較金文中的“clip_image048[1]”(《集成》4734奚卣)、“clip_image050[1]”(《集成》4812亞奚卣)與甲骨文中的“clip_image052”(《合集》6477正)、“clip_image054”(《合集》811正)[3]。通過比較,可知甲骨文“clip_image052[1]clip_image054[1]clip_image042[1]clip_image044[1]”中的構件“clip_image055”很可能就是“clip_image057”,前者的頭部虛廓,后者的頭部填實,二者實為一字。“clip_image028[4]”字應分析為從戈從天,意思是用戈砍人頭。

問題是表示砍人頭的“clip_image024[3]clip_image026[3]clip_image028[5]clip_image040[2]”字與同樣表示砍人頭的“伐”字有什麽區別?若以上對“clip_image038[1]”旁的分析不錯,那獨體“clip_image038[2]”和其他從“clip_image038[3]”的字又應該怎樣理解呢?這些問題有待探討。

(2)第1條辭中“clip_image059”字,《選釋》釋作“而”。按,摹本顯示此字與《集成》1758的族徽“clip_image061[1]”相似,非“而”(林澐釋為“馘”[4])字。

(3)第1、5條辭很可能是一條辭。應釋為:戊辰卜:彝,clip_image059[1]、行竟入,己巳甘來clip_image063。三月。三

(4)第12、14條辭,從文例上看也可能是一條辭。應釋為:“癸酉卜:即祊上甲clip_image026[4]屯。用,甲戌。臿上甲、clip_image065大乙、光大丁、□祖乙。三”其中的“甲戌”和“臿上甲、clip_image065[1]大乙、光大丁、□祖乙”都是對用辭的補充。“即祊上甲”即《合集》34372的“即祊于上甲”。與這條卜辭對貞的是第13條卜辭:“癸酉卜:即宗clip_image024[4]屯。三”“即祊”與“即宗”在同一版甲骨上出現,劉源先生已經指出過一例,即《合集》32848+《合集》34102[5]

(5)第7、9、10條卜辭中“不”是用辭,《選釋》均誤為命辭。第7條釋文有序數“一”,摹本未見。

(6)本片卜辭可與《合集》32187、《合補》10481+《合集》34113、《屯南》2534系聯排譜。本片卜辭上的“屯”就是指“侯屯”。

第9片(《村中南》340):

(1)第1條,《選釋》釋作:甲午卜:庚子十牢?用。昃雨,妹、clip_image067日啟。一

《選釋》認為“妹,即昧爽之昧,天將亮的時間。”按,“妹”應從李宗琨釋為否定詞[6],“clip_image067[1]”字應隸定為“clip_image069”。若按《選釋》的釋法,時稱“clip_image069[1]日”在“昃”之後,這與李宗琨、黃天樹等[7]把“clip_image069[2]日”定在中日之後,昃之前相左。《合集》20597云“clip_image070clip_image069[3]日大啟,昃亦雨自北,黃昃clip_image071”,說明“clip_image069[4]日”確在“昃”之前。故疑第1條辭中的“妹clip_image069[5]日啟”當屬另外一條卜辭,其上龜甲殘缺,可能上面還有辭,而“妹clip_image069[6]日啟”這幾個字也可能有另外一種讀法。

(2)第3條,《選釋》釋作:辛丑卜:匄妌,夙畀?一

按,第3條卜辭的對貞卜辭為“不其畀。一”。這對卜辭可與《合集》19983+《合集》21468的相關卜辭對照讀,後者釋作:

乙未卜:余匄小母[8],畀。二月。

乙未[卜]:不其畀。

二者句型類似,又同為師組卜辭,故第3條卜辭應改釋為:“辛丑卜:丼匄母,夙畀。一”

第10片(《村中南》341):

第6、8條中的“不”為用辭,《選釋》誤為命辭。

第11片(《村中南》342)

第8條所謂的“clip_image073”字,摹本作“clip_image075”形,其字應隸定為“叔”,也就是郭沫若釋出的“clip_image077”字,宋鎮豪先生將“clip_image077[1]”確定為時稱,并專文討論[9]。“叔”字,金文常見,甲骨文則屬首見。

第16片(《村中南》364):

第1、2條卜辭的序數相連,可能屬一條卜辭。

第18片(《村中南》451):

與第19片(18片的反面)都屬於歷一類。該版卜辭可與《合集》33747正(《寧》1.110、《掇二》159正)對照讀。

(1)第1、2條,《選釋》釋作:

癸亥:clip_image079禾?二

癸亥卜:弜clip_image079[1],受禾兮、河、岳?二

按,這兩條辭應改釋為:

癸亥:clip_image079[2]禾兮、何、岳。二

癸亥卜:弜clip_image079[3],受禾。二

從刻寫情況看,是先刻第2條卜辭,後刻第1條卜辭,故以上兩條辭的先後順序應互換。

(2)第4、5條,《選釋》釋作:

未夕雨?

于巫帝犬、三豕?

按,所謂的“未”字實為“牛”字,《選釋》說是“未”誤寫成

了“牛”,恐不確。這兩條辭應合併為一條辭,釋作:“于巫帝犬、三豕、牛,夕雨。”從其反面鑽鑿看,這條辭是圍繞著三條卜兆刻寫的。

(3)第10條,《選釋》釋作:尞岳羊豕?二

按,這條辭的卜兆未摹出,所謂的“豕”字懷疑是“目”(或“臣”)字,所謂的“羊”應是“clip_image081”的省寫,而“岳”(即“clip_image083”)則是“clip_image085”的省寫。

clip_image086”(或作“clip_image088”)与“clip_image081[1]”,陈梦家认为有区别,前者从clip_image083[1](或clip_image090),释作clip_image092,后者从羊,释作clip_image094[10]。“clip_image081[2]”、“clip_image085[1]”同見於一條卜辭的例子有:

clip_image070[1]clip_image096、河、clip_image088[1]clip_image081[3]、目clip_image070[2]《合集》22419

clip_image070[3]clip_image096[1]、河、史clip_image088[2]clip_image081[4]。《殷拾》4.3

其省寫體同見於一條卜辭的也有:

己丑卜:clip_image099clip_image096[2]、目、clip_image083[2]、羊。 《合集》34272正、33747正

這第10條卜辭也是省寫體同見於一條卜辭,應改釋為:“尞目、clip_image083[3]、羊。二”

(4)該版“河”、“岳”兩字均有同字異寫的現象。

【文章下載】

孫亞冰2010年9月16日 讀《殷墟近出刻辭甲骨選釋》劄記


[1]515片與三項甲骨總計555片不等,不知是《選釋》數字有誤,還是另有其他原因,有待查證。

[2]如刘钊:《释“clip_image002”“clip_image004”诸字兼谈甲骨文“降永”一辞》,《殷墟博物苑苑刊》创刊号,1989年。

[3]《合集》6477正與《合集》811正與“奚”有關的卜辭同文,故從手與不從手沒有區別,都可以釋作“奚”。

[4]參林澐:《商代兵制管窺》,《林澐學術文集》第148頁,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8年。

[5]參劉源:《歷組卜辭新綴兩組》,《故宮博物院院刊》2008年第4期。

[6]李宗琨:《論殷墟甲骨文的否定詞“妹”》,《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66本4分《傅斯年先生百歲誕辰紀念論文集》1995年12月。

[7]李宗琨:《卜辭所見一日內時稱考》,《中國文字》新18期,台北藝文印書館,1994年;黃天樹:《殷墟甲骨文白天時稱補說》,《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233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

[8]“小母”為合文,參裘錫圭《殷墟甲骨文字考釋(七篇)》之《“小”與他字的合文》,《湖北大學學報》(哲社版),1990年第1期。

[9]宋鎮豪:《釋晝》,《甲骨文與殷商史》第三輯,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10]陳夢家:《殷虚卜辭總述》第358頁,中華書局,1988年。

共 3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第九片第1條,我的看法是原釋文連讀不誤。妹,應如文中引李宗焜先生之說,為否定詞而非時段名。其後的“△日”,學者多以為時段名,似可疑。“△日”以前見於師小字類卜辭,觀察辭例較完整的《合》21021+、20957,均與否定詞“毋”連用;本片則是與否定詞“妹”連用。“△”的常見用法,是“否定詞+△”,這是大家熟悉的。顯然,“毋/妹+△+日”中“△”,與常見用法並無區別。
    “△”裘錫圭先生疑即《說文》萈字,讀為緩。可從。頗疑“毋/妹緩日”大概相當於今語“不多時”、“不一會兒”之意。如此也就可以解釋《合》20957“毋緩日”在“昃”和“黃昃”之前,而本片“妹緩日”在“昃”之後的矛盾,也就不用像《選釋》那樣說本片“昃雨,妹緩日”中“昃雨”是當天的氣象,而“妹、緩日啟”是次日的氣象了。


  • 武汶先生的解释于卜辞固然都能解释得通,但关键是“缓”能训为“多”吗?


  • 孙先生,我对这个字很感兴趣。
    有个问题请教一下:
    那个从戈从黑(或天)的字在卜辞中的用法和那个【奚戌】或【奚戈】字的用法是一样的吗?
    望先生能指教。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