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合集》綴合拾遺第五十九、六十組( 附說逐麋大骨綴合的問題)

发表于2010年-9月-2日  7条评论 

【首發】蔣玉斌(南開大學文學院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中國古籍研究中心)

第五十九組 合15526(粹1575、京2447、善6144)+合19031(契472、北大1800)+輯佚23

A:合15526(粹1575、京2447、善6144)。

B:合19031(契472、北大1800)。

C:輯佚23。

A、B密合;C之上辭與左側上辭隔中縫對貞,兆序均為“二”,當屬一版之折。

clip_image002

第六十組 合補10535反(安明2657b)+存補3.277.2(合35261甲中“乙”片的反面)

A:存補3.277.2。

B:合補10535反(安明2657b)。

蒋玉斌缀存补3.277.2加合补10535反

(上圖點擊放大)

按A即合35261甲中標記為“乙”的一片(鄴初下31.2、粹959乙、京4505)的反面。這些反面殘字,《存補》之前的著錄書中似乎未有發表。只有李學勤先生在《殷代地理簡論》中曾有一段描述:

例如京4505即萃959B,所拓較全,不過原骨背面有“己巳”三字,仍未拓出。將來善齋舊藏甲骨的全拓刊行時,此骨當有較好的拓本。[1]

存補3.277.2顯然就是李先生所說那片甲骨的背面。

這張反面拓本的價值,不單在於它與跟合補10535反密合形成“己巳”等字,更在於它有效解決了一版逐麋大骨版的綴合問題。

下圖是A的正面:

合35261甲之“乙”

(上圖點擊放大)

A之正面

與此相關的甲骨有十多片,其刻辭字體屬clip_image008類,內容主要是逐日卜問逐麋是否擒獲的。郭沫若先生最早對其中若干片進行拼合,見粹959即合35261甲乙。《粹》綴而外,學者們又提出另外兩種拼合方案:

一種是郭若愚先生綴合,見掇三370。據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殷契拾掇》的“總序”,《殷契拾掇三編》稿本成于1963年前後;

一種是許進雄先生綴合,見《明義士收藏甲骨》(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1972年。簡稱“《安明》”)附錄33、圖版277。

茲將《粹》、《掇三》、《安明》的三種綴合方案對比如下:

郭沫若綴合

1937年文求堂版[另參白川靜解說《殷·甲骨文集》(書跡名品叢刊)59,第38頁,東京:二玄社,1963年]

郭沫若缀合之一

(上圖點擊放大)

1965年科學版,收為合35261(甲、丁—庚編號為引者據《粹》添加)

郭沫若缀合之二

(上圖點擊放大)

郭若愚綴合(經水平翻轉。著錄號為引者添加,為便於稱說,拓本兩片編號為壬、癸)

郭若愚缀合

(上圖點擊放大)

許進雄綴合(圖中編號為引者添加)

许进雄缀合

(上圖點擊放大)

而對於B片,近年方稚松、林宏明先生曾將B之正面與合補10535正(安明2657a)、合35263(甲882)綴合[2](按,加綴兩片的遙綴,許進雄先生也曾做過,見上表中圖)。

綜合學者的綴合研究,根據本文第六十組綴合,可以對有關材料重新整理。因牽涉甲骨拓本、摹本著錄情況不同,誤綴與正確綴合交錯等因素,這個整理過程是非常複雜的。未免繁瑣,這裡僅提出三項結論:

(1)上面三種綴合方案中,應以許氏方案較好。只是許氏畢竟是靠接茬拼合,上下位置有些錯位;實際上安明2657a一片應再上移。

(2)《掇三》370左側兩張拓片之間的綴合(即表中標為壬、癸片者),當然是正確的;但它不能跟右側大版遙綴。

(3)在現有條件下,這版逐麋大骨比較可靠的綴合應如下圖:

反面(50%):

蒋玉斌缀存补3.277.2加合补10535反

(上圖點擊放大)

正面(50%):

蒋玉斌缀逐麋大骨

(上圖點擊放大)

【文章下載】

蔣玉斌2010年9月2日《甲骨文合集》綴合拾遺第五十九、六十組( 附說逐麋大骨綴合的問題).doc


[1] 李學勤:《殷代地理簡論》,第4頁,科學出版社,1959年;又《李學勤早期文集》,第163頁,河北教育出版社,2008年。

[2] 方稚松:《甲骨綴合十組》,第五組,載《北方論叢》2006年第3期;又方稚松:《殷墟甲骨文五種記事刻辭研究》,第255頁,首都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黃天樹教授),2007年6月。林宏明:《殷墟甲骨文字綴合新例》,第一組,載《古文字研究》第二十六輯,第135頁,中華書局,2006年11月;收入林宏明:《醉古集》,第238組。

共 7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Google Chrome 5.0.375.127 Windows XP

    據照片來看,輯佚23上兆序有三也有二,請問是如何區分的?


  • Google Chrome 7.0.503.0 Windows XP

    為何剔除郭若愚先生《掇三》370中的庚片,看上去庚片與丙片密合,可補足一個“未”字。 ❓


    • Internet Explorer 8.0 (Compatibility Mode) Windows XP

      @ibuffalo 給網站的是刪節本,因為裏面一些問題非常繁瑣,看起來會很累,於是只給出了結論。下面貼出與ibuffalo 兄提到庚片相關的一部份:
      值得注意的是G/庚片。舊拓右側是較直的豎邊;新拓則多出一大塊,但多白色殘泐痕跡。比較兩種拓本,頗疑新拓右側的殘痕為骨面上層剝落所致;這一部份在舊拓中沒有反映,可能是因為舊拓只注重骨面情況,骨面一層剝落的則不再拓。如果真的是這種情況,使用該片實綴時,就不應選用新拓,而應使用看似小一些的舊拓。在這一點上,《掇三》是做得比較好的。

      @ibuffalo


      • Internet Explorer 8.0 (Compatibility Mode) Windows XP

        @武汶 《掇三》使用G/庚片看似小一些的舊拓,把它實綴到C/丙片上,綴合處拼合出完整的“未”字。看起來這種綴法是對的。不過由於大版左側可以加綴許進雄、方稚松、林宏明先生綴合的[安明2657a (合補10535正)+合35274+甲882(合35263)],G/庚片會跟它們有些疊合:{原有圖,此從略}
        因此,G/庚片有兩種可能:一是不能綴入大版;二是該片左側也存在骨面上層剝離的情況,而甲882(合35263)一片的右側正好剝離了下層。實情如何,只能靠實物驗證。但從史語所“考古資料數位典藏資料庫”公佈的甲882反面照片(見http://ndweb.iis.sinica.edu.tw/archaeo2_public/System/Artifact/Frame_Advance_Search.htm)看來,該片似乎不存在骨層剝離的情況,後一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這裡暫不採用G/庚片的加綴。

        @武汶


  • Internet Explorer 8.0 (Compatibility Mode) Windows XP

    這篇小文最終提供的只是“在現有條件下,這版逐麋大骨比較可靠的綴合”,有些問題的徹底解決,恐怕有賴於實物驗證,或者是有比較好的照片或拓影。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