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間朱孔陽藏戩壽堂殷虛文字舊拓》出版

发表于2010年-3月-3日  0条评论 

朱孔陽舊拓書影small

插圖一:書影(點擊放大)

朱孔陽先生像small

插圖二:朱孔陽先生像(點擊放大)

宋鎮豪、朱德天編集:《雲間朱孔陽藏戩壽堂殷虛文字舊拓》上、下(中國語言文字研究叢刊第四輯),綫裝書局,2009年12月第1版,印數500冊。

【目錄】

序(宋鎮豪)

前言(朱德天)

殷虛文字

殷虛文字序

殷虛文字弁言

殷虛文字說明

殷虛文字

殷虛文字考釋校正

甲骨文集錦

殷虛文字拾補

殷墟文字之餘

附錄一

戩壽堂所藏殷虛文字考釋(王國維)

關於殷虛卜辭醫藥史材料輯錄(朱孔陽)

附錄二

朱孔陽舊藏戩壽堂甲骨拓本校訂(宋鎮豪)

甲骨文集錦校勘記(孫亞冰)

【宋鎮豪先生 序】

2006年8月余出席河南安陽“慶祝殷墟申遺成功暨127甲骨坑發現七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晚間晤友,上海朱德天先生由山西考古研究所陶正剛先生陪同相訪,出示《戩壽堂殷虛文字舊拓》兩冊。朱先生是上海已故著名金石收藏家朱孔陽的哲嗣。拓本冊係生宣紙款裝,高38l厘米,寬25厘米,上冊57葉,下冊51葉,甲骨拓片紙薄如綿,墨色淡古,字跡清晰,品相甚好,屬於所謂“蟬翼拓”,為原上海英籍猶太人哈同夫人羅詩氏迦陵“戩壽堂”藏甲骨舊拓。

戩壽堂甲骨最初為丹徒劉鶚鐵雲所藏。劉氏搜購甲骨文始於1901年,自稱 “總計予之所藏約過五千片”(《鐵雲藏龜》序)。1909年劉氏因買倉糧賑災民事獲罪流放新疆,客死迪化,生前所藏甲骨散失,其中近千片為其中表卞子休賣給羅詩氏迦陵。羅詩氏曾請王國維編集《戩壽堂所藏殷虛文字》(上海倉聖明智大學1917年出版;以下簡稱《戩》),選收甲骨655片。戩壽堂甲骨旋賣給上海武進同鄉會,又先後歸誠明文學院及上海文物管理委員會等藏,現主要為上海博物館、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中國國家博物館三家收藏。羅振玉《殷虛書契續編》(1933年影印本;以下简称《續編》)、《甲骨文合集》(以下簡稱《合集》)、《甲骨文合集補編》(以下簡稱《補編》)及沈之瑜、郭若愚撰《<戩壽堂所藏殷虛文字>補正》(《上海博物館館刊》1981年創刊號;以下簡稱“沈文”)等也都有著錄。

據朱德天先生相告,1952年夏其父朱孔陽從羅詩迦陵的後人處購得這批戩壽堂殷虛甲骨拓片,經由長期在羅詩氏哈同花園從事書畫摹拓工作的李慶霄之子李恩績先生幫助,依王氏《戩》書的體例編次,部分斷片有綴合,計凡639片,同時又附入李慶霄先生摹本,可相對照,輯成此兩冊《戩壽堂殷虛文字舊拓》(以下簡稱“朱本”),並對王氏《戩壽堂殷虛文字考釋》作了校勘,撰成《殷虛文字考釋校正》一冊。當年朱本還曾借給《甲骨文合集》編輯組供選片之用。

王氏《戩》是石印本,印製不精,所刊甲骨拓片大都模糊不清。余觀朱本,拓工精良,拓片遠較王氏《戩》或罗氏《續編》完整,甚至比《合集》和沈文還要上佳。如朱本8.9拓片完好超《戩》、《續編》及《合集》,多出十三字,“壬辰卜大貞翌己亥jgw_youimage00十二月。貞隹示。丁酉。”等卜辭可完整釋讀;朱本4.12,比《戩》及《合集》多出下半殘去的“王受又”三字;朱本9.6,比《戩》及沈文多“丁巳”“貞不隹多介害”八字,而《合集》竟然失收。不詳《合集》為何未采選朱本甲骨拓片。以朱本屬於戩壽堂原藏甲骨尚未殘損时的早期佳拓之编集,保存了不少甲骨文的奧蘊,細細品味,慢慢讀來,猶能膚切感受朱孔陽先生當年收藏與編集甲骨舊拓之用心,故余竭力策動朱德天先生,並向是時在場的綫裝書局劉建聰先生推薦,希望能出版此兩冊甲骨拓本集,立即得到雙方的惠允,真令人欣幸無任。

朱德天先生回上海後不久,即給我郵寄來兩冊的複印件。後又寄來了其父於1976年輯集的編餘甲骨文拓片、摹本《甲骨文集錦》二卷一冊的複印件,總凡20葉,上卷名為《殷虛文字拾補》(以下简称《殷拾》),收入135片;下卷名為《殷虛文字之餘》(以下简称《殷餘》),收入158片,合計293片。這批拓片雖不見於王氏《戩》,因有一部分顯然是《戩》甲骨的反版、正版或骨臼的拓本,祇是其間失聯而已,可知屬於原戩壽堂同批之物,我建議可與前兩冊合為一編同時印行刊佈,朱德天先生欣然接受。

《甲骨文集錦》中一部分拓片已著錄於羅振玉《續編》、《合集》和《補編》等,有的摹本被收入胡厚宣《戰後南北所見甲骨錄·誠明文學院所藏甲骨文字》(上海來薰閣書店1951年出版;以下簡稱《南誠》)。此批甲骨有的在後來的著錄書中破碎而分散多處。如《殷餘》18.6,在《南誠》析為43、62兩號,若不見此拓,真難知是一片之析。更可貴者,其中還有65版甲骨未見著錄,不少屬於大片,史料價值極高。如《殷拾》2.5之“二羈”,為瞭解殷商官方旅舍“羈站”設置增添了新資料。《殷拾》10.4“叀市日jgw_jiu”,與甲骨文“叀朝jgw_jiu”、“叀昃jgw_jiu”、“叀莫jgw_jiu”等文例相同,是知“市日”決為時間稱謂無疑,相當雲夢秦簡的“下市申”(下午15至17點間)。《殷拾》12.5可與北京国家图书馆藏原善斋兩骨(《合集》33246和33267)相綴合,行款自下而上,自右而左,糾正了過去“南受年”的不確讀法,使八條對貞卜辭完讀:“受年,東。不受年。受年,北。不受年。受年,西。不受年。受年,南。不受年。”以上請別詳我委託孫亞冰博士對《甲骨文集錦》作的校勘記,就不贅言了。

我們極為慶幸《戩壽堂殷虛文字舊拓》和《甲骨文集錦》能夠結集出版,這不僅僅樂見於往昔戩壽堂同批甲骨材料得到整體著錄,也不僅僅心繫於一宗甲骨文中涵藏的新知新識,更敬佩感念於朱孔陽與朱德天父子兩代人對甲骨文研究所凝聚的心血和貢獻。相信本書的問世,一定能夠嘉惠學林,為甲骨學的新發展助波推瀾。

宋鎮豪印

2008年12月29日

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甲骨文殷商史研究中心

【鏈接】

孫亞冰《殷虛文字拾補綴合三則》

Related Post

请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