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字旁觀02:釋頫、俯、府、付

发表于2010年-3月-2日  7条评论 

【首發】王甲金(古文字民間愛好者)

西周金文有一個字,其字形容易辨識,大概的字義也很清楚,出現頻率也比較高,但“此字從宋代以來,皆不得其解”(王輝 商周金文188頁)。本人一介業餘者,不懂聲韻,不諳訓詁,今僅就字形方面對該字略舒淺見。現將西周銘文所見該字字例臚列於下(表一)(《集成》是《殷周金文集成》的簡稱,《銘文選》是《商周青銅器銘文選》的簡稱):

table01

字形上,該字(image02)的右半部既明確且固定,一個人形,張著大口(欠),伸出雙手(丮或頁),有的字例裏畫出了腳,有些則是把腳畫到了膝蓋上方,變得和“女”字的雙臂難以區分,也因此《銘文選》裏隸定此字時在“丮”的下方又加上了“女”,作image03,而王輝在《商周金文》裏則僅作image04。這一部份字形固然似“丮”(image05金文編0448局部)或“欠”(image06金文編0957局部、image071068局部、image081823局部),但也很像“頁”,如仲夏父鬲裡的“夏”字就是“頁”字加上腳形的“夊”作image09。此外,這部份字形也出現在“婚”字里(金文編1955字頭,按語謂“假借為聞”)如image10

該字左下部通常為“井”字形,有的字例裏變為“口”或是一雙手,還有一例則是又有井又有雙手。

該字左上部是最重要的部份,也是最不明確的部份。該部份又可分為左右兩半,各自或作人形如image11或作手形如image12,有的字裏兩半都是手形如image13,有的都是人形如image14,還有則是人形手形各一如image15。按道理同一個字不該有這麼多差異,考慮到image11image12形近易混,吾人不免要猜測是否該字在傳習過程中產生了訛變。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訛變呢?原來的正確字形應當為何呢?我覺得首先可以考慮該左右兩半究竟是對稱(手-手形image13、人-人形image14)還是不對稱(人-手形image15)這一點。

按說人的天性應該是喜歡對稱形狀的,對稱代表了秩序,秩序帶來安定感,這點我們從上述學者各自將該字隸定為或就可以看出來。他們要嘛認為是兩個image11,要嘛認為是兩個image12,而沒有人認為是一image11image12。因此,依照常理,如果該字左上部原本是一image11image12而後訛變成兩個image11或兩個image12,這是比較容易發生的;反之,原本兩個或兩個後來被改為一image11image12,這就比較不容易發生了。順著這個思路,那麼像毛公鼎、逆鐘和盠方尊等器里所顯示的不對稱(image15)就反而值得我們注意了。

image15訛變為image14image13這種純粹的字形分析和邏輯推理當然不一定就是對的,我們還需要再進一步加以驗證。image15這樣的字形,一個人和一隻手,在古文字裏是什麽字呢?於是我們就想到了“付”、“府”、“俯”,現將這些字的字例臚列於下(表二):

 表二

很清楚,image15和“俯”字裏的相應部份image16image17字裏的相應部份image18都非常像,不同的只是手和人的朝向而已;於是在字形上我們已經初步鎖定了目標,就是“付”字族。接下來再看“俯”,金文編“俯”字按語謂「俯,說文作頫」,這對我們就很有啓發了。前面已經說過,image19字的右半部很像“頁”或“丮”或“欠”,現在這個“頫”字右半部剛好就是“頁”。再看它左邊的“兆”,在《睡虎地秦簡文字編》裏兆字作image20image21image22形,如果略去中央部份的S形,則它們將和上述“頫”字左上部之image15image14image13諸形剛好一一對應,分別作“人-手”形、“人-人”形和“手-手”形;因此,原本從付的image19被誤衍為“頫”字應該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此外,金文裏人形與手形相混的情況倒也不乏其例,如“坒”字作image23image24 (金文編2173),“叚”字作image25 或(image26 金文編0465)。

再看讀音,“頫”和“俯”音相同,因為都是從“付”。

既然字形衍變(訛變)有跡可循,字音又相同,那就接著再看字義。《說文》謂頫同俯,《小學鉤沉·古今字詁》亦謂「頫、府,今俯、俛也。」但問題並不這樣簡單,這恐怕不會是頫的原始義。底下我們先看image19這個字(以下直接用“頫”表示)在銘文裡的用法(釋文用寬式):

1,毛公鼎:命女(汝)頫image35(司)公族雩(與)參(三)有司:小子、師氏、虎臣,雩(與)朕褻事,以乃族干(捍)吾(敔)王身。

2,師克盨:令汝更乃祖考,頫司左右虎臣。

3,逆鐘:今余錫汝……用頫于公室僕、庸、臣、妾、小子世家。毋有不聞知。

4,諫簋:先王既命汝頫司王宥。

5,image27鼎:令image27頫司奠田。

6,克鼎:錫汝井、image28image29人頫。

7,師兌簋:令汝頫司走馬。

8,師image30簋:余令汝死我家,頫司我西偏東偏。

9,番生簋:王令頫司公族、卿事、大史寮。

10,伊簋:冊命伊頫官司康宮王臣妾百工。

11,盠方彝:王令盠曰:「頫司六師眾八師image31。」

12,image33簋:命汝作邑,頫五邑祝。

在這十二則銘文里,只有兩則是單用“頫”字,其它都是“頫”、“司”並用,其中有九則是“頫司”二字連用,有一則是兩字分開。由具體內容看起來,我們可以推導出下面幾點結論:

1,所有的十二則銘文內容毫無例外都是周王在頒佈人事命令,讓某位貴族大臣擔任某項職務,掌管某些部門和官員。這就表示“頫”這個字和官職、權位有關,而且是級別比較高的官,掌握比較大的權。“司”作動詞用是管理、管轄之意,作名詞是級別較高的官員,如《禮·曲禮》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寇,典司五衆。現在就看看上述第1則毛公鼎:“命汝頫司公族與三有司:小子、師氏、虎臣,與朕褻事,以乃族捍敔王身。”周王讓毛公掌管毛公自己的族,還命他掌管王室的三有司以及周王身邊伺候生活起居的官員,並且由毛公那一族的子弟兵擔任王室的近衛軍。這樣看來,動詞“頫”的性質是比“司”更高一級的“掌管、監督”。

再看第10則伊簋:“冊命伊頫官司康宮王臣妾百工。”周王讓伊去“頫官”,這些官的執掌是“司康宮王臣妾百工”。這就是說,伊是官上之官,他要做的就是俯察督導(頫)手下官員去管理(司)康宮王臣妾百工。這樣一來我們就明白“頫”爲什麽會有“俯”的意思了,官太大,無需事必躬親,只要俯察督導底下官員的工作成績就可以了。

2,既然是大官,那必定有官署,也就是府。《禮·曲禮》天子之六府,曰司土、司水、司木、司草、司器、司貨,典司六職。《書·大禹謨》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周禮·天官》大府,玉府,內府,外府。《前漢·食貨志》太公爲周立九府圜法。《廣韻》府,官府,公卿牧守道德之所聚也。這樣我們也就可以把“頫”和“府”聯繫起來了,官大才能“頫”,官大就有“府”。

3,再大的官也只是給主子辦事,周王讓他去“頫”就是把權位“交付”給了他。這樣一來,我們就又把“頫”和“付”聯繫起來了。王把權位“交付”給某個人,他才能去“頫”某些部門和官員。

4,既然官位是王交付給你的,哪天王要是決定把官位收回去那你也就享受不到高官厚祿了,因此官位是否保得住得看王是否一直對你寵信,這樣一來我們就又找到“附”字的來源了。“附”就是依附,王讓你去“頫”就是把官位“付”給你,而你的官位其實一直是“附”在王身上的。

5,祔:祭名,指古代帝王在宗庙内将后死者神位附于先祖旁而祭祀。這當然也是由“依附”義而衍生的字。

6,咐:吩咐、囑咐。這很容易理解,看上述銘文里周王在派大官去“頫”的時候對他們的吩咐就可以明白了。

7,跗:指腳背,又有“手腳伏地”義。《集韵》在釋匍字時謂“匐,《说文》:“伏地也。”或作跗。”把這兩點結合起來看,就又可以跟“頫”產生聯繫了。王給你大官做,派你去“頫”,那你可不得手腳伏地,把頭放在王的腳背一樣的高度,去謝主隆恩了嘛。

8,拊:體恤撫慰。《左傳·宣公十二年》“王巡三軍,拊而勉之。”顏延之《陽給事誄》“勉慰痍傷,拊巡飢渴。”比方說,某個地方發生了大災,越是位高權重的人去災區慰問災民,越能發揮安撫人心撫慰傷痛的作用,於是我們就又把“拊”和“頫”聯繫起來了。

9,腑:五臟六腑。如果把人體比作周王朝的話,周天子是大腦,官府就是人體的五臟六腑。這樣我們就把“腑”、“府”、“頫”又聯繫起來了。

以上這些都是在辨識出image36 字實為從“付”並將之釋作“頫”後所得出的合理推論,接下來我們就看看典籍裏的“頫”。《秋官·小行人》“存、頫、省、聘、問,臣之禮也。”《疏》“存、頫、省三者,天子使臣,撫邦國之禮。”這裏我們看到了“頫”與“撫”的聯繫,而“撫”通“拊”,於是“頫”和“拊”就有了聯繫,這剛好就給我們上面第8條推論提供了證明。

又《爾雅·釋詁》“頫,視也。”《註》“謂察視也。”“頫”有“察視”義,這就是我們上面第1條講的“俯察督導”了。

至於“頫”與“俯”相通的問題,我們不妨等先討論了“付”字族的字形字義後再接著說。

image37  付:一個人,一隻手,表達的是用手把東西(例如權位)交付給他人。

image36 頫:左上部表達的是王把權位交付給臣,右半部表達的是臣子感恩戴德,因此對著“付”張開大嘴作欽羨狀(欠),屈膝伸手作迎迓狀(頁或丮)。迎來了王的“付”,他就可以開始“頫”司下屬機構百官臣工了。

 image38 府   府:“付”上有宀或广。广是由宀省去右邊豎筆而成的,宀代表房舍,因此“府”就是行使王所交付權利的官署。由於府裏面積藏了錢餉稅賦,因此還可以加上“貝”字。

image40  俯:金文裏作人名,後來都做低俯解。上部是“府”,下部是一個人匍俯在地,可能是在表達對於王交付他權位這項恩德的感念。當他對王“俯”完之後,一轉身就可以去俯察督導他底下的官僚了,這時候就是另外一個“頫”了。所以,“頫”和“俯”都有低俯義,但性質卻相反;對上級要“俯”首感恩,對下屬要“頫”視督察。

但,西周青銅器銘文裏看到的“頫”都只作上對下的“俯察督導”解,後來的典籍裏才看到“頫”有了下對上的“低俯”意涵。《周禮·春官·典瑞》“頫聘。”《註》“大夫衆來曰頫,寡來曰聘。”又《秋官·大行人》“殷頫以除邦國之慝。”《註》“殷頫,謂一服朝之歲也。一服朝之歲,五服諸侯,皆使卿以聘禮來頫天子。”

“頫”字後來和“俯”混用倒也並不奇怪,因為字形上“頫”本來也就有“俯”的意涵,這點前面已經申論過了。其實“俯”和“頫”的字形原本就是相通的,都有“付”來交付權位,都有人低眉俯首感恩戴德。在“頫”字裏這個人作張口伸臂屈膝狀,表達了欽羨迎迓;在“俯”字裏這人作匍匐拜倒狀,表達的是類似的意思。事實上如果把“俯”字的匍匐人形搬到右邊去,那整個字形就跟“頫”很像了(見下圖)。

table03

結語

本文論證了西周青銅器銘文裡的image02 字應該就是“頫”,通“俯”,從“付”;“頫”字的“兆”字旁其實是由“付”訛變而成。由於有大量銘文可資參照,我們對這個字的字義可以做比較精確的聚焦。再跟字形聯繫起來考慮,就又順便解決了整個“付”字家族的字形字義問題。此字宋代以來即無人能解,今日破譯之後,它又像針線一樣把“付”字家族成員全部串了起來,彼此呼應,血脈相連。而所有這一切其實都是由最根本的字形分析開始的。

—————————————————————————————-

參考文獻

金文編(第四版),容庚編著,中華書局,1985

商周青銅器銘文選,馬承源主編,陳佩芬等編撰。文物出版社,1988

殷周金文集成,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中华书局,1984

商周金文,王輝著,文物出版社,2006

睡虎地秦簡文字編,張守中,文物出版社,2003

【文章下載】

王甲金2010年3月2日古字旁觀02:釋頫、俯、府、付.doc

共 7 条评论 | 现在就去评论


  • 文章下了一定功夫,值得肯定。陳劍博士考釋過此字,讀為“兼”,也是在字形分析上下了很大功夫,可參看,見氏著《甲骨金文論集》。[img]http://www.xianqin.org/images/88d8789eea5f_14FC6/image03.jpg[/img]這個字的確重要,但愚見不能止據左上部的[img]http://www.xianqin.org/images/88d8789eea5f_14FC6/image13.jpg[/img]來釋此字。[img]http://www.xianqin.org/images/88d8789eea5f_14FC6/image11.jpg[/img]是否人,[img]http://www.xianqin.org/images/88d8789eea5f_14FC6/image12.jpg[/img]是否又,似還有討論的餘地。其字形似與付無涉。另外,兆字也與付的字形結構不一樣,可參看沈培、蔣玉斌先生的相關文章。總之,能對此一難字,發起考釋,提出一家之言,難能可貴。


  • 刚发现,表二下方7行处出现了《金文裏》,我想这是编辑先生想要替我把8行的两处金文编加上书名号然后不小心加到第7行去了,麻烦再修改一下,谢谢。
    字形上,俯字从付,那个付字当然应该是人和手啦,然后对照现在讨论的这个字,二者字形上其实很像的。 頫字如果原本就从兆,那么读音会是俯就未免奇怪了。 战国时人其实已经都不知文字的原本字形字义了,所以讹变成了常态。睡虎地秦简里的兆字,如果拿掉中间的水流状S,那也就变得跟付字一样了。 这个字在西周被频繁使用,到了东周就奇迹般消失了;如果是因为字形讹变为頫了,那倒是可以给它的“失踪”提供了合理解释。
    此字释“兼”其实前贤高鸿缙早有此说,说是字形上有“手执同形之二物”。我实在是看不出来哪里有“手执同形之二物”,所以未引其说。陈剑先生的书我还没机会读到,不知他怎样看出字形上似“兼”。


  • 编辑同志:又发现一个编辑上的问题,在表二“府”字第二个字形(鄂君启舟节),图的右边被切掉了一部分,宝盖头的右边没了。原稿上是有的,麻烦再改一下。
    在底下討論“付”字族的字形字義时这个字形同样需要改一下。谢谢。


  • 俺這篇文章是錯誤的。當時本文刊出後沒兩天就看到又刊出蔡博士那篇談論夒、的文章,我當時就知道我的觀點錯了。本想等看誰來指出,結果沒人搭理,那俺還是自己坦白吧。又該字陳劍教授釋為“兼”也不對。我後來想出正解了,但該字牽涉較多,現在一時還顧不上寫它,等以後再另文論述更正吧。


  • 「又」和「丮」只是使力或用心力的程度不同。「又」作用在人背,按符號表意,應為捉拿,跟逃跑的人「頫」在邏輯上較合。

请发表评论